第0175章 引爆!(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75章 引爆!(求鲜花!)

章鑫越来越激动,越说越来劲,丑陋嘴脸彻底暴露。 “两年时间,我约了你不下一百次,你一次面子都不给,我还真以为你有多洁身自好,今天不还是约个老男人出来吃饭?还带上一个沈清舞,怎么?掩人耳目呢?一边想做婊子,一边还想保持贞洁牌坊?想保持你圣洁女校长的威严与名誉?” 章鑫指着陈六合,对秦墨浓讥讽道。 再次被殃及池鱼的陈六合无言以对的摸了摸脸颊,自己有这么老吗? 秦墨浓已经失去了跟章鑫对话的兴趣,她从包里掏出了电话,就要拨打,可还没等她按出号码,就被章鑫劈手夺去了手机。 “你还想报警吗?”章鑫一看电话号码,冷笑说道:“你真是太天真了,秦老师,你以为报警就有用?你不是很清楚我的身份吗?你觉得那些警察敢动我一根毫毛?别说我现在没对你做什么,就算真对你做了什么,凭我的身份背景,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章鑫,那就把电话拿过来,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只手遮天。”秦墨浓沉声说道,伸手去拿电话,却不料手掌都被章鑫拽住了,拉扯力让她重心不稳,要不是沈清舞伸出手搀扶了一下,她差点都要跌倒在地。 这下,秦墨浓都有些恼怒了,她冷冷盯着章鑫:“松手!”拽了几下,都没能挣脱开章鑫的手掌,秦墨浓的脸色愈发冰冷。 “哼,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跟你好好玩玩,我看你有多大能耐。”说着话,章鑫就是用力一拽:“你今天就要乖乖陪老子睡。” 顿时,巨大的拉扯力传来,秦墨浓终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里有章鑫力气大?由于她身前是坐在轮椅上的沈清舞,这就让她无法向前跄踉,导致她整个上身都向沈清舞的身上扑去。 就在秦墨浓暗自惊呼,担心要砸到沈清舞的时候,突然,一只宽厚的手掌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中,紧接着稳稳托住了她的下巴,止住了她的坠势。 出手的当然是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陈六合,只见他托住了秦墨浓之后,另一只手探出,在章鑫的手背上轻轻一弹。 章鑫就像是被毒蛇咬了口一般,惊跳了一下,捂着手掌发出一句痛叫,同时也松开了秦墨浓的手腕。 “狗操的,你敢跟我动手?知不知道我是谁?不想活了吗?”章鑫暴怒不已,他也不明白刚才那轻描淡写的一下怎么会那么疼,让他的手背都出现了一块淤青。 陈六合抬起双手摆了摆,说道:“你们之间的恩怨跟我无关,只不过你们别殃及池鱼就行,我和我妹妹都是无关人员,你要是敢伤到她,我当然要管。” “我看你就是活腻了,装逼是吧?敢管我的事,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给我弄死他!”章鑫恼火,让身后的两个富家子弟动手。 “够了!”沈清舞吐出了两个字,不轻不重,却奇怪的拥有很强大的气场,震得章鑫和他身后的两名富家子弟都是一楞。 “要么离开,要么报警。”沈清舞说道。 章鑫回神,脸上满是怒极反笑的神色:“呵,今天真是见鬼了啊,什么人都敢在我章鑫面前装大是吧?信不信我让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沈清舞平淡如水的拿出手机递给秦墨浓:“不用跟他废话了,报警吧。” “草你吗的,沈清舞,别他吗的给脸不要脸,老子看得起你叫你一声才女,看不起你你就是个残废,瘸子,还敢在老子面前装腔作势?识相的就给我老实滚到一边去,不然我让你坐轮椅的资格都没有!”章鑫怒声骂道。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余音还没落尽,徒然,他就感觉一股巨力从他腰间传来,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就飞了出去,一头撞在了透明的钢化玻璃上。 那头与玻璃之间的碰撞,震响不已,“当”的一声很是瘆人。 章鑫躺在地下,头晕眼花,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眼神都有些涣散。 这一脚当然是陈六合踹的,只见刚才还满脸笑容、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陈六合,此刻已经是脸色阴沉,就跟六月的天气一般,上一秒还阳光灿烂,这一秒就已经是乌云密布。 两种神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甚至都能看到他眼中的杀意,让人感觉寒气凛凛、无法适应。 这一幕,可把所有人都惊呆了,秦墨浓也不例外,她怎么也想不到,就陈六合这样没有血性、不要尊严的懦弱渣男,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生猛? 动起手来这般的干脆果断,连废话都没有一句,毫无征兆的。 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狠,那一脚,明显快要了章鑫半条命,让他十几秒过去了,都还没回过神来,也没爬起身来。 她凝着绣眉,嘴唇微张,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陈六合,似乎是在重新审视着这个男人,仅仅一瞬间的举动,就让她把以前对这个男人的认知全都推翻了,就像是一栋成型的高楼大厦,瞬间倾塌。 聪明如她,从一个人的某一个突出表现,就足以窥到一个人全部性格的冰山一角,所以她敢断定,她很可能把陈六合看走眼了,这个男人藏的很深。 当然,这也仅仅是她的猜测,并不排除陈六合有神经质的嫌疑。 “鑫少!”那两名富家子弟总算回神,连忙上前要去搀扶章鑫,然而还没等他们跑过去,陈六合就是毫无道理的两脚踹出,把他们都踹翻在地。 “再敢扶他,我打断你们的腿!”陈六合神情冷漠,面无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刀锋,吓人寒栗,让这两个富家子弟心脏都是一抽。 嚣张的他们在此刻的陈六合面前,甚至连狠话都不敢放出! 强势,狠辣,果断!没有人明白,这个看上去本该是一个软蛋没脾气的老好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一个可怕的狠人了! 在场的,只有沈清舞一人知道原因! 她淡漠看着用力晃着脑袋要让自己清醒一些的章鑫,毫无怜悯,敢当着他的面对她喊出瘸子、残废这两组词汇,你是有多大的胆子?都可以熏天了! 这恐怕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无法容忍的事情,没有之一! 她同样也知道,既然哥出手了,那么这件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能结束了。 想怎么玩,玩到什么程度,甚至章鑫的下场是重伤垂死还是半死不活亦或是终身残疾,从这一刻开始,将会由她哥全权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