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残酷至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62章 残酷至极

听到秦默书的话,朱晴空和王江巍同时皱眉,朱晴空道:“默书,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陈六合今天晚上就要折在这里!” 秦默书摇摇头说道:“我了解陈六合,他敢这样做,就一定有他的底气!况且你们刚才没有听到吗?杜月妃入局了!” “杜月妃?你真的相信吗?怕就怕陈六合被激怒了,在虚张声势呢!”王江巍道,在他们看来,一个聪明的人是不决不可能在陈六合跟郝旭东之间选择陈六合的。 因为郝家的厚重,在中海是深入人心的,帮陈六合对付郝旭东?得罪了整个郝家的后果极其严重,谁都要掂量掂量! “我相信他!他做每件事情的时候,看似鲁莽,实际上都是步步为营、稳如泰山!” 秦默书说道:“以他这种疯狂狠辣的性格与手腕,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况且他活得还如此风生水起步步高涨!”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是好奇今晚的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朱晴空和王江巍两人的脸上皆是出现了讶然之色。 另一边,一脚把郝旭东踹飞的陈六合面不改色,他从酒车中拿出了一瓶红酒,看了看上面的牌子,道:“十年的康帝,市场价在五十万左右,啧啧,真是昂贵啊!” 而被陈六合踹到在地的郝旭东,先是惊怒交加,旋即强忍着痛苦的竟然笑了起来,他执狂道:“陈六合,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哈哈,好,真是好!今晚我亲手把你推入深渊!” “我很少看到你这么犯溅的人,一心求揍,这样的请求,我怎么忍心拒绝你呢?”陈六合笑得比郝旭东还要灿烂。 话音还没落下,陈六合手掌一甩,十年康帝就被他甩出去了。 下一秒。 “砰!”的一声闷响,红酒准确无误的砸在了郝旭东的脑门上,酒瓶整个炸裂开来,红酒和血水混淆在一起,顺着郝旭东的脑袋汨汨下淌....... 周围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就连秦默书等人都不能淡定了,陈六合下手太狠,这显然是有点不留余地的意思了! 仅仅这一下,就把郝旭东砸的头破血流! “陈六合,你他吗的神经病啊!”郝旭东用力的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他抬起手掌摸了摸额头,看到手掌上全是鲜血,他疯狂嘶骂。 陈六合米有理会郝旭东,直径走到了他的身前,居高临下道:“我本来以为,上次在杭城的教训,足够让你们铭记于心了,可现在才知道,我还是太天真了!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永远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非要把自己给玩死了,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与害怕!” “嘿嘿,陈六合,你以为你是谁?现在还想吓唬我呢?我告诉你,我的伤势越重,被你打得越惨,你等下的处境就会越惨,我就会让你死的越惨!” 郝旭东狰狞的说道,为了整死陈六合,他显然也是豁出去了! “好啊,我们就来试试看。”陈六合弯腰伸手,把郝旭东硬生生给提了起来! 让郝旭东站稳之后,陈六合松开了他,说道:“把鞋脱了!” “你想干什么?”郝旭东不明所以。 “啪!”陈六合一个很干脆的耳光扇在了郝旭东的脸上,冷漠道:“把鞋脱了!” “我脱你吗.......”郝旭东吼骂的声音还没落定,陈六合又是一个巴掌打了过来,响亮清脆,足以让酒吧内的所有人都心惊胆寒! “把鞋脱了!”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一下,郝旭东再也不敢废话了,乖乖的弯腰把鞋子蹬掉。 “袜子也脱了。”陈六合再次说道。 别说郝旭东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连其他人也不明白陈六合的用意! 郝旭东把袜子也拽了,他对陈六合吼道:“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陈六合,你时间不多了!你相信我,很快就会有人赶来,到时候,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万劫不复!” 陈六合没有理会郝旭东的叫嚣,他冷漠的说道:“后退一步!” 郝旭东自然不想顺从,但看到陈六合想要扬起的手掌,他连忙退了一步。 “再退一步!”陈六合说道。 于是郝旭东再退一步,可这一步下去,脚掌刚刚落地,郝旭东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痛哀嚎,因为地下有一片玻璃碎片,直接扎进了郝旭东的脚板,有一块较大的玻璃渣,几乎快把郝旭东的脚板给刺传了! 这一瞬间的痛苦,可想而知,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陈六合是什么意思,禁不住的毛骨悚然,这个陈六合,太凶狠了! “我草你.......”刺痛之下,郝旭东愤然大骂。 可话音还没落尽,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陈六合就一脚踹在了郝旭东的腿弯处,单脚站立的郝旭东哪里站得稳?当场就膝盖一弯,整个人跪到了地下。 无巧不巧的,膝盖正好跪在了玻璃碎片上。 这一下,比刚才那一下还要残忍,郝旭东的膝盖骨似乎都被扎裂了,当场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卷缩在地下打滚。 陈六合顿下身子,手掌捏着郝旭东的下巴,冷漠道:“怎么样?我到底敢不敢动你?现在是不是如你所愿了?你现在的伤势应该够重了吧?” “凭你郝家的本事,是不是打算把我抓进去,最好关个十年八年?然后暗箱操作一下,让我闷死在里面也不是没有可能?”陈六合脸上仍旧挂着笑容。 “陈六合,老子一定会宰了你!!!”郝旭东嘶吼道,声音沙哑凄厉,听的人头皮发麻! “呵呵,你这个蠢货!给脸不要脸的玩意,逼着我把你的脸撕破呢!真以为在中海我不敢动你?真以为在中海我动了你之后就一定万劫不复?”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承认在中海,你们郝家很牛,牛气冲天,比我陈六合势大力沉了无数倍!但那又如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逼急了我,我就整死你们!”

上一篇   第1761章 一个承诺

下一篇   第1763章 突来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