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7章 黄金楼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47章 黄金楼

陈六合慢悠悠的吸了口香烟,才接着说道:“既然决定在中海闯出一点名堂,那正好,这次就拿黄家来立威!” “哼!你这是在玩火,万一玩脱手了,你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吗?”秦默书问道。 “还能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被一脚踹出中海嘛,灰溜溜的滚蛋就是了。”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说的倒是轻巧!”秦默书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顿了顿,在电话中明显能听到秦默书深吸几口气的声音。 随后,秦默书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这次打算怎么办?黄银楼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黄银楼还死不了!至于怎么办,那可就要看我的心情和黄家的态度了!” 陈六合淡淡说道:“怎么着,这次也要跟黄家好好玩玩不是?至少要让中海的风云人看一看,动了我陈六合,后果会是怎么样?” “你啊,说你是疯子,似乎都是对你的一种抬举。”秦默书苦笑了一声说道。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陈六合非常委屈的说道:“我孤身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如果不一鸣惊人的话,怎么立足呢?” “你这是一鸣惊人吗?我看你小子是鸣鸣惊人!你到中海才几天?中海就已经被你搞得乌烟瘴气了!蛟龙会的事情刚过去没几天呢,你倒好,真不愿闲着,又开始打起黄家主意了,真是一浪高过一浪啊。”秦默书骂骂咧咧的说道。 “唉,大舅哥,兄弟也难啊,我这不是为了生活吗?”陈六合唉声叹气的说道。 “你大爷!”听到陈六合那委委屈屈的声音,秦默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恼火之下,破天荒的爆了句粗~口....... 陈六合哑然失笑,旋即整了整神色,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模样,道:“好了,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处境!把心放进肚子里吧,自掘坟墓的事情我可做不来!我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动黄银楼,肯定就有我自己的底气!不必担心!” “这里可是中海,无论是人力资源还是底蕴实力,你跟黄家比起来都相差一大截!他们要玩死你的方法太多了!”秦默书沉声道。 “没关系!局势我看的不见得没你清楚!我很清楚我自己该干什么,这盘棋该怎么下。”陈六合轻声说道:“风险肯定有,但值得去冒。” “既然你都清楚,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有什么事随时打给我!注意把握好分寸,别让事态真的发展到一个难以掌控的地步!”秦默书说道。 “嗯!”陈六合很诚恳的点了点头。 挂断了电话,陈六合脸上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这个年头,能这么一心为他着想的人可不多了,天好地好,到头来都不如自己媳妇的娘家人好啊。 没有着急离开,陈六合就这样坐在马路边,扬起四十五度角看着夜空上的星辰,吊在嘴巴上的香烟飘散出淡淡白烟,弥漫在他的眼前。 让他看起来跟云山雾罩一般迷~离,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深沉的沧桑感,味道十足! 电话再次响起,一看,竟然是蓝海星打来的,陈六合接通。 “六哥,黄银楼被人绑了。”蓝海星一开口就说道。 听着这充满试探意味的话语,陈六合不动声色的说道:“嗯,我也听说了。” “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吧?”蓝海星问道。 “没有。”陈六合说道。 电话中沉默了一下,随后蓝海星才说道:“哦,那就好。” 顿了顿,蓝海星忽然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六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在中海,还是有点资源可以用的。” “好的,有需要我会找你。”陈六合笑着点了点头。 挂断了蓝海星的电话,陈六合笑了笑,刚站起身要离开,揣进兜里的电话再次急促的响了起来,这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中海本地! 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个玩味的弧度,这次又会是谁打来的呢? 电话接通,陈六合没有说话,对面也没有说话,经过了两三秒钟的诡异沉默,一道沉稳的声音才传了出来:“陈六合吗?” “你是谁?”陈六合不动声色的问道。 “黄金楼!”沉稳的声音吐出了三个字。 陈六合的眉头微微一挑,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道:“呵呵,今天是刮得哪门子风?黄二爷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指使和吩咐吗?” 黄金楼,黄家老爷子黄云霄的第二个儿子,在黄家的地位,以及在中海的份量,都要略微超过了黄银楼,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陈六合,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三弟黄银楼今晚被人掳走,是不是你做的?”黄金楼的声音不蕴含丝毫的情感波动,厚重慑人。 陈六合表情不变,语调更是四平八稳,说道:“是吗?还有这种事?在中海还有人敢动黄三爷吗?这可就稀奇了!不过黄二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应该找警察才对,不应该找我吧?” “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干的?”黄金楼再次问道。 “自然不是。”陈六合当然不会承认了。 “很好,陈六合,我希望你如果知道了什么消息,可以第一时间告诉我!”黄金楼说道。 陈六合冷笑一声,道:“黄二爷,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提醒你罢了。”黄金楼说道。 “那就多谢黄二爷的提醒了。” 陈六合云淡风轻的说道:“如果我知道什么,肯定会知会黄家的!不过,我看这件事情悬,既然凶手敢动黄三爷,那绝对就是一个狠货了,怕是怕黄三爷这次会凶多吉少啊!” “这个没关系,不管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我们黄家一定会把凶手给揪出来的。” 黄金楼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人在陈公子手上的话,就放回来,没酿成大错之前,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好好商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