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3章 麻烦来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73章 麻烦来了

很快,陈六合和沈清舞都发现了秦墨浓的异样,他们顺着秦墨浓的目光望去,只见餐厅大门处,走进了三个青年。 这三个人看上去都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得体油光粉面,脸上清一色都挂着些许倨傲的神情,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富家子弟一般。 陈六合略微打量,嘴角轻轻一挑,阿尼玛、范哲思,这三个小子身上穿着的都是牌子货啊,并且还不是世面上轻易能买到的定制款,手表除外的话,光是这一身行头下来,估摸着都得上了六位数。 当然,陈六合也不会不认得他们手上带着的手表,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卡地亚,无一不是世界顶尖品牌。 在对一个人不了解的时候,只要眼力够毒辣,往往都可以做到以貌取人,显然,这三个青年不是一般的货色,能穿戴着上百万巨款招摇撞市的人,非富即贵。 沈清舞的眉头也是不易察觉的蹙了蹙,若有若无的瞥了秦墨浓一眼。 陈六合来了兴趣,问道:“认识?” 秦墨浓没说话,视线收了回来,轻轻搅动着杯中咖啡。 沈清舞说道:“杭城大学大三学生,杭城本土的权贵子弟,其中有一个人叫章鑫,老子是正厅级高官,并且好像是实权派,在杭城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了。” 陈六合笑意更浓:“听你的意思,这里面好像有什么故事?” “章鑫这个人在学校里的风评很臭,为人跋扈,嚣张无度,也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大少,没少干出一些把人肚子玩大就弃之不顾的事情来。” 看了秦墨浓一眼,沈清舞接着道:“他一直在追求墨浓姐,听说已经追求了一年多?上次就是他搞了个车队求爱,不过被墨浓姐视而不见,让他当众颜面扫地,好像有些恼羞成怒。” 闻言,陈六合失笑了起来,笑的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他赞叹道:“啧啧,我就羡慕你们这些读大学的人,就是有激情有活力,求个爱都能花样百出,而且还有玩不完的妹子搞不完的肚子,主要是搞完了以后还能拍拍屁股不认账。”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陈六合敲着脑袋苦思冥想。 “事了拂衣去?”沈清舞试探的道了声。 陈六合一拍桌子,道:“对,就是这个,事了穿衣去、深藏屌与情。” 听到陈六合的调侃,秦墨浓脸都黑了下来:“少在那冷嘲热讽可以吗?有女士在旁边也不知道注意说辞,别忘了清舞也在。” 陈六合无所谓的摆摆手,脸皮极厚道:“不用担心清舞,她早就在我的熏陶下培养出了无与伦比的免疫力。”沈清舞坐在那里不动如山古井无波。 “不知廉耻。”秦墨浓鄙夷了一句。 陈六合耸耸肩不以为然,也没继续去调侃秦墨浓,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也没什么好稀奇的,陈六合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几个官二代富二代身上的习惯。 可是,他不去在意别人,这并不能代表有一些麻烦不会找上门来。 章鑫今晚本来正打算跟两个富家子弟一起约几个美女大学生出来嗨皮嗨皮,谁知车开到半路准备去接妹纸的时候,正好看到秦墨浓的车开到了喜来登,他立马就跟了过来。 如众人所知,章鑫迷恋秦墨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见到秦墨浓的第一眼起就对这个倾国倾城气质绝佳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爱慕之意。 常年追求无果下,这种爱意更加深厚,甚至有些疯狂,他很多时候在和其他女孩做那事的时候,都会把身下的女人幻想成秦墨浓,这能让他更有快感! 这也是应正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也是最有诱惑力的! “哎呀,秦老师,真巧,你看,我就说吧,我们两个其实挺有缘的,在茫茫人海中,即便走出了学校,也能不期而遇。”一眼就看到了秦墨浓,章鑫心中一喜,带着两个富家子弟就走了上来。 秦墨浓没什么反应,陈六合笑得差点没把口中的红酒喷出来,他连忙拿起餐巾胡乱擦拭了一下,摆手道:“不好意思,失态失态,一下没忍住,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 章鑫转过视线,不悦的看着陈六合,那一身打扮,不由让他嘴角露出轻蔑:“这位朋友,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陈六合忍不住脸上的笑意,摇头:“也不算非常好笑,只不过我觉得你这泡妞的手法好像有点老套,你应该多去找些言情剧看看,或许会有些收货,这手法真的有些过时了,该学习学习先进的泡妞技术。” “你这是在嘲笑我,还是在觉得我和秦老师之间没有缘分?”章鑫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有震慑力的凌厉表情。 陈六合无辜的摊摊手,道:“哥们,你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吧?我只是好心给个建议而已,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相互交流下泡妞经验也能促进大家的共同进步啊,你说是不?如果你实在不乐意,那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同道中人?就凭你也配?”章鑫打量陈六合,嗤笑了一声,那种横行惯了的嚣张狂傲感自然流露,有着很大的优越感。 “你说不配就不配呗。”陈六合无辜的摊了摊手,一点气恼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陈六合这么怂包,章鑫就更加自得,也更加没把陈六合放在眼里,他不客气道:“我和秦老师有些话说,不如你让个位置,怎么样?” 陈六合没说话,秦墨浓就皱眉道:“章鑫,你这是干什么?我和朋友在一起吃饭,你凭什么来我这里赶人?我们之间似乎还没那么熟悉吧?” 闻言,章鑫拍了一下脑门,笑道:“唉,差点没注意,我们学校的大才女沈清舞也在呢,这更好了,我正好有几个学术上的问题想要讨教秦老师,清舞在的话,也能给我解惑啊。” 秦墨浓的修养还是极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她激怒的,面对如此不敬的章鑫,她也没有失态,只是脸色不悦,道:“有什么问题开课以后再说,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请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