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你算什么东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09章 你算什么东西

陈六合手起手落,“啪啪啪”的脆响在这个空旷的场地中传荡不已,只见陈六合一连五六个耳光扇在了谭志毅的脸上,看得人是心惊胆寒,那声音都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场面之残忍,让人都不敢去看了! 谭志毅已经是面目全非,脸蛋上被陈六合抽的是鲜血淋漓,牙齿也不知道掉了多少颗,鼻子和嘴巴都有血水急促淌出。 瘫倒在地下的他,已经是神志模糊了,卷说着瑟瑟发抖,就像是一条死狗一般。 “跪好!”陈六合半蹲在谭志毅面前,淡淡道。 或许是因为脑袋昏沉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谭志毅并没有什么动作。 陈六合二话不说,手掌成爪,准确的抓住了谭志毅的左腹的一根肋骨,用力一扯。 “咔嚓”一声,谭志毅的肋骨就这样被陈六合给掰断了,谭志毅发出了杀猪般的惨烈嚎叫,整个人当场就快要晕厥了过去! “如果你敢晕过去,我就让你这辈子再也醒不来!”陈六合不蕴含半点感情色彩的说道。 这句话,宛若惊雷一样灌进了谭志毅的脑袋,让他打了个机灵,竟然真的奇迹般清醒了过来,根本就不敢让自己昏死过去! 一个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至少能让一个半昏迷状态的人强行打起精神,凭借着恐惧的意志而支撑! “跪下!”陈六合再次吐出两个字。 此时此刻的谭志毅,根本就没了烈性与脾气,只有惊恐,他不敢忤逆陈六合,乖乖的跪在了陈六合的身前。 “啪!”陈六合不由分说的又是一个巴掌抽了上去。 谭志毅整个人歪倒在地,能清晰的看到鼻血与牙血纷飞。 歪倒在地的谭志毅用力的晃了晃脑袋,都不需要陈六合说什么,他就自己乖乖直起了身躯,再次正跪在陈六合身前,因为他害怕若是晚了一些,他会遭到更惨重的伤害! 这就是陈六合所带来的震慑力! “陈......六合,放了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谭志毅口齿不清的求饶着,血水顺着他的鼻子与嘴巴不断淌下。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道歉,道歉在很多时候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打量着谭志毅的凄惨模样,陈六合继续冷漠开口:“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惨?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着一个噩梦一样?今晚这个回忆,应该会让你永生难忘吧?” 不等谭志毅回答,陈六合摇头道:“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惨,这些还远远不够熄灭我心中的怒火!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今晚没有出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陈六合盯着谭志毅:“我的女人将会沦落到什么下场?恐怕最好的结果,也是从窗口跳下去,至于是躺进医院还是躺进太平间,就真的谁也说不准的事情了!” “试问在,在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放了你?” 陈六合声音阴鸷无比的说道:“其实你应该庆幸我今天晚上出现了,没让你们酿成大祸!不然,我会杀了你们全家的,你知道吗?现在也只是你一个人倒霉而已!!!” “陈......六合,我.......”谭志毅颤颤巍巍开口,还没等他说完,就被陈六合的一个巴掌给抽了回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晚这个局,就是你跟郭子豪两个人组的!”陈六合的一句话,直接让谭志毅的心狠狠沉到了谷底,恐惧情绪更加的蔓延。 “现在,郭子豪已经躺倒急救室里面去了,你以为你还想全身而退吗?我告诉你,别说今天谭云晨没出面帮你求情,即便是他出面了,也救不了你!”陈六合厉斥一声。 谭志毅手脚冰凉,差点没瘫软在地,他惊恐说道:“陈六合......饶过我这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与你为敌......” “饶过你?想的太美好了!谭志毅,我已经给过你们谭家很多次机会,可惜你不懂得珍惜啊!” 陈六合说道:“你们谭家,就是一帮不知尽退不识好歹的狗玩意!当初在京南的时候,那个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谭志杰的小命跟你们谭家几口人命,难道还不足以让你们吸取教训吗?你还敢接二连三的南下寻事,这么喜欢作死,我是不是该成全你?” 陈六合再次一个巴掌狠狠甩到了谭志毅的脸上! 谭志毅的神智真的模糊了,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要死了一般! 站在陈六合身后的秦若涵王金戈等人,也是禁不住的有些焦急担忧起来,看这个模样,再打下去,谭志毅恐怕就要被陈六合活活打死! 拽起谭志毅的头发,让对方的脸面靠近自己,陈六合阴狠道:“当真以为老子虎落平阳,不敢对你们下什么狠手是吧?一帮蠢货!恭喜你们这次撞到枪口上了!” 陈六合今晚的暴怒是难以想象的,他的老窝根基差点都被这帮人给掏了!秦若涵跟王金戈两女都差点被这帮狗畜生给祸害了! 这道怒火,有多旺盛,简直难以形容,陈六合当真是起了杀心的! “六......六合,电......电话。”秦若涵的身影从陈六合的身后传来。 陈六合舒缓了口气,冷哼一声,松开了谭志毅的头发,谭志毅登时就瘫倒在地,再让他跪着,已经是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了! “陈六合,我是谭云晨!”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陈六合接过秦若涵递过来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被溅到脸上的血迹,他道:“原来是谭老,你的架子可真大,我还以为你这么能沉得住气,不会打出这个电话呢!” “放人吧。”谭云晨的声音阴沉到了极点,显然在强压着怒火。 “放人?谭老,干嘛?你以为谁的年龄大就谁说的算呢?你开始一声不吭的,现在一个电话打来,就要让我放人?” 陈六合嗤笑道:“你是谁?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你真有本事,就一直把气沉住,就别给小爷打这个电话啊!”

下一篇   第1710章 强势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