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0章 是人是鬼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00章 是人是鬼

“跳下去?你们跳啊!死了正好一了百了,下去陪陈六合,也不错!”郭子豪狞笑道,今晚来,他们就没打算息事宁人! 王金戈跟秦若涵两人心脏狠狠一颤,手掌已经抓住了窗沿,她们的眼中都有着一种烈性的坚毅,她们不可能被陈六合之外的人玷~污!哪怕一死!!! 眼看郭子豪等人越逼越近,两女都是紧咬牙关,她们已经打定主意,主要这帮畜生再敢往前一步,她们就直接跳下窗户,哪怕死,也不会让他们碰到一根头发! 虽有惨然、绝望,但秦若涵与王金戈,更多的,是一种坚守! 哪怕那个男人死了,她们也要为自己,为那个男人,坚守住最后的一丝尊严! “你们这帮人,我今天要是让你们安然无恙的走出了杭城,我陈六合可就真成了一只猪狗不如的畜生了!” 就在这个气氛无比紧张的时刻,突然,一道充满了阴鸷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响起。 这道声音,让得所有人大惊失色,就像是一道雷电闪过他们的神经一般,惊得他们心脏都狠狠一抽,差点跳出了嗓子眼! 因为这道声音太过熟悉了!!! 所有人第一时间望去,却看到一个青年站在他们的身后,不远,也就五六米开外。 青年的脸色,此刻恐怖到了极致,让人看之一眼就足以头皮发麻,特别是那种眼神,阴冷到就像是魔鬼一般的慑人,直透他们心底! 陈六合!!! 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竟然是已经死了的陈六合?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这个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明亮的灯光下,他们当真会以为,这是不是见鬼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就像是脑袋当机了一般! 秦若涵跟王金戈这两个已经处在绝望边缘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 她们惊骇的瞪着一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一直看着,足足三秒钟,一眨不眨,直到看到陈六合对她们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笑容,她们才被惊醒了! 这一瞬间,一股如洪流般的情绪,狂涌而来,两女下意识的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唇,眼中的泪水都决堤一般倾泻而下。 她们都哭出了声音,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梨花带雨! 根本没人能够想象得到,她们到底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与煎熬! 她们都万念俱灰了,都世界坍塌了,她们心中仅仅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 谁曾想,这个被外界认为绝无生还可能的家伙,竟然真的没死,在她们最需要他的时候,从天而降一般,出现了! 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惊喜感,彻底冲垮了她们死死强撑起来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一刻,她们再也压制不住这两天来所承受的压抑与痛苦,崩溃了! “别哭,我会心疼......”陈六合的眼神无限柔和,目光穿过方文赋等人,落在两女的身上,心脏,真的在抽痛! 谁知,陈六合这句话刚刚落下,王金戈跟秦若涵哭得更加汹涌了! 秦若涵撞开了还未回神的郭子豪,扑进了陈六合的怀里,一边带着哭腔大骂着,一边用粉拳捶打着陈六合的肩膀与胸膛。 泣不成声的她到底在骂些什么,陈六合也没有听清楚,但他就那样站着不懂,任由秦若涵发~泄着心中的压抑情绪! 王金戈也来到了陈六合的身旁,她没有秦若涵那么疯狂,她只是一边流泪,一边看着陈六合,直到这一次事件,她才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个男人,对她到底有多重要。 她抓起了陈六合的手掌,感受着这个男人那真实的温度,她用力的握着...... “陈......陈六合,你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人是鬼?”足足过了半响,谭志毅等人才回过神来,谭志毅惊恐失声。 陈六合拍了拍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的秦若涵,秦若涵泪眼朦胧,但还是很乖巧的站在了一旁,纵然有千言万语,只知道这个时候无法倾诉。 目光抬起,望向了这几个大纨绔,陈六合的眼神再一次变得冰冷透彻。 “就算你们全族人都死光了,我都不会死!”陈六合凝声说道:“连我的尸体都没看到,云说亦云的事情,都能让你们拿出这般勇气来对我釜底抽薪,你们的胆子很大!” “放屁!陈六合,你明明已经死了!飞机爆炸,空难失事,你怎么会有生还的可能?”郭子豪还是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质问道。 “呵呵,一帮蠢货!老子现在站在你们面前了,还需要争议什么吗?”陈六合讥讽道:“你们以为,京城的风云变换,诸葛家的必杀态度,就真的可以断定我必死无疑?” “我只能说,你们的智商太过欠缺了一些!难道你们不知道,诸葛家这次走了一步很臭的棋吗?赔了夫人又折兵,非常沉痛!”陈六合说道。 几人的脸色都是接连变换,京城的事情他们当然知道,诸葛家遭受重创的事情他们也知道! 可是,他们并没有收到陈六合没死的消息,他们还一直认为,陈六合已经死了,因为那场空难太惨烈,不可能还有人能够活下来! 要不然的话,他们怎么敢亲自跑到杭城来作威作福,又怎么敢对陈六合的女人下手? “无耻小人!你竟然用这种低劣的手段骗了所有人?”方文赋怒不可遏的说道。 “要怪只能怪你们太愚蠢了!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知道你们原来有这么恨我?” 陈六合舔了舔嘴唇,阴狠道:“你们和诸葛家真是配合的不错,他在京城对我小妹赶尽杀绝!而你们却联合龙殿,对杭城下手!就这么想把我连根拔起吗?” “难道诸葛家没告诉你们,我其实没死吗?他们应该知道才对!”陈六合轻蔑道:“看来你们也并非诸葛家指使的,而是一味的对我怨念深重了!”

上一篇   第1699章 怒火中烧

下一篇   第1701章 拿命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