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各怀鬼胎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16章 各怀鬼胎

张永福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旋即脸色难看的扭了扭酸疼的脖子,扫了扫那几个身负重伤的保镖,冷哼一声:“几个废物,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待在这里倒我胃口,别影响了陈老弟和秦总的食欲。”六人顿时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包间。 等人走后没多久,一道道菜式才被端了上来,张永福不愧为老江湖,很快就从刚才的事件中镇定下来,笑道:“陈老弟,刚才的事情别介意,就当是一个玩笑,我们哥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只要张老大能这样想就好。”陈六合含笑说道,压根就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心上,他也没想过要张永福的小命,不然张永福不可能还活着。 “哈哈,好,爽快,吃了这顿饭,我们就是好兄弟了。”张永福大笑说道,他端起一杯红酒,对秦若涵说道:“秦总,希望刚才的事情没吓着你。” 强忍着心中的反胃,秦若涵礼节性的端起就被抿了一口,顿了顿,就直奔主题:“张老大,你看我那会所的事情怎么协商?” 张永福笑着摆摆手说道:“好说,既然我和陈老弟一见如故,就什么都有的谈。” 张永福看着两人说道:“本来吧,就冲陈老弟的面子,你那个会所我也不该继续强取豪夺,但你也知道,为了你们会所,我手下的兄弟倾注了不少人力物力精力,如果没一点收获,我也不好交代不是?我看就按照陈老弟的提议来吧,只要金玉满堂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听到这话,秦若涵心中的恼火是腾腾的往上翻涌,藏在桌子底下的小拳头都紧紧的捏着,张永福口中的所谓人力物力精力,就是把她父亲害死,给她制造多起恐吓与麻烦。 张永福简直无耻到了极点,强取豪夺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反倒像是她秦若涵受了多大的恩惠一样。 这口恶气,可想而知,秦若涵忍得有多么辛苦。 陈六合似乎看出了秦若涵心中的痛苦,他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掌,在秦若涵的的大腿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 大腿上传来的温热让秦若涵清醒了一些,同时心中也生出一股羞恼,悄悄的瞪了陈六合一眼,没好气的把他的手掌从自己的腿上甩开,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言不合就占便宜。 天地良心,陈六合可没有任何乘人之危占便宜的龌龊心思,不过这娘们腿上的触感,真他娘的带劲,柔软温嫩、弹性十足。 “呵呵,难得张老大这么有诚意,看来今天这顿饭我们没有白吃。”陈六合顺着张永福的话往下说,顿了顿,他看向秦若涵道:“秦总,就按张老大说的办,你看怎么样?” 深深吸了口气,秦若涵咬着牙点头同意,这一顿饭吃的也算是惊心动魄有惊无险了,饭后是张永福亲自送两人离开饭店的。 坐上车,秦若涵才发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全是汗水,她回味起刚才的经历,还有些恐惧与后怕,今天她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她相信要是没有陈六合的话,她很可能要死在那个包间内,或者是比死更惨的下场。 不过想到当时的那一幕,她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内心满是震惊,看着陈六合那副依旧散漫的神情,她怔怔发愣。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在赤手空拳的情况在,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陈六合是怎么把六个枪手给解决的,这种恐怖的战斗力直接颠覆了她的世界观。 “是不是被我帅气迷人的气质给深深的吸引?不过你可别异想天开,我一向卖艺不卖身,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陈六合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头也没转的启动轿车。 “陈六合,你到底是谁?”秦若涵怔怔问道。 “我?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抱负的跨时代三有优秀青年。”陈六合脸皮极厚的说道,车子缓缓离开酒店,他还不忘对着窗外目送的张永福等人挥手告别。 “陈六合,你能不能有个正经的时候?刚才我们可是差点死在酒店里,难道你心里就一点都不害怕吗?”秦若涵恼怒的瞪着陈六合。 “可我们不是没死吗?”陈六合漫不经心的笑道。 “陈六合,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秦若涵轻声叹道。 陈六合能感觉到秦若涵对自己产生的好奇,他不动声色的斜睨了一眼过去,道:“劝你一句,不要试图走进我的世界,那对你不会有半点好处。” 秦若涵抿嘴不语,现在的陈六合在她心中,就像是蒙着一块面纱,让她有种忍不住想要去揭开的冲动。 这真的只是个当过几年兵的青年?这话就算拿去骗鬼,鬼都不会相信吧...... 酒店外,直到陈六合驾车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内,张永福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阴沉。 不可否认,陈六合今天展现出来的战力委实让他震惊无比,也给他带来了无限恐惧,他很讨厌这种感觉,讨厌一切能威胁到他的事物,也会尽可能的剔除一切对他会产生威胁的事物。 “秦若涵这个小娘们,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没想到请来了这么一尊鬼神。”张永福眯着眼睛望着车子消失的街道。 “爸,你真答应了那个小贱人的要求?只要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周云康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心里也不平静,不明白为何那六个枪手都去了医院,而陈六合与秦若涵却安然无恙的离开了,还是张永福亲自送别。 张永福冷笑了一声:“千万不要小看了那个叫陈六合的年轻人,他今天可是给我上了非常生动的一课,这可是一条过江龙。” “他有这么厉害?”周云康咽了咽口水,他可是非常清楚张永福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可见陈六合有多么不简单。 张永福没有理他,而是对手下说道:“派人给我去查陈六合的来路,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查出来,还有,去西南境外给我顾几个狠角色过来,钱不是问题,可能会派上用场。” 说罢,张永福丢掉手中的香烟,用脚尖狠狠碾了碾:“过江龙终究是过了江,管了你不该管的事情,就要做好被沉入江底的准备!” 陈六合的确是生猛,表现出来的战力也非常恐怖,对付这样的人,硬碰硬显然不算明智,但要让这样的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办法却有很多种。 他张永福能走到今天,靠的当然不仅仅是一身狠劲,更主要的还是脑子,他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没错,但并不代表他不怕死,所以他决不允许像陈六合这样能威胁他性命的隐患继续活下去。 ...... 车内一片沉默,秦若涵不时的歪头看着陈六合,仿佛想看出陈六合身上的秘密,但结果注定了只能让她泄气。 说实话,这个青年长得并不算太好看,跟英俊两个字更没有半毛线关系,再加上他穿着低廉,不修边幅,还留着胡渣,整一个邋遢大叔的模样,及不讨人待见。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越看,似乎越觉得这家伙身上有股神秘的气质,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 车内缭绕着刺鼻的烟味,让的秦若涵不由皱了皱眉头,看着一边开车一边抽烟的陈六合,动了动嘴唇,但终究还是没说出什么,只是打开车窗,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暗啐一声,这真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 想到这里,秦若涵禁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巍峨双峰,又看了看裙摆下的修长黑丝美腿,她对自己的美貌和身材一直都很有信心,她每次能都感觉到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中有着欲望,难道对身旁这个家伙就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殊不知,她身上只要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每一寸都已经被陈六合品味完了,只不过以陈六合同志的道行与贼眼,岂是这个小妞能够洞悉到的? “你回去让人打印一份合约吧,把股份转让给张永福的事情你自己应该就能处理,不需要我了。”陈六合懒懒的说道。 秦若涵微微一怔,才点头说道:“好的。” 陈六合笑了笑:“别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实力不如人家,就得忍受这份欺凌,能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保你小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陈六合打着转向灯:“最起码,会所还是你的,也不算对不起你父亲。” “这件事情真的就这么解决了?张永福会这么轻易的就善罢甘休?”秦若涵终归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人,她心中还有些担忧。 陈六合伸手谈了谈烟灰,道:“呵呵,像张永福那种人,除非把他弄死,不然想要他老实起来,没有这么容易,你以后和张永福算是合作关系了,不亚于与虎谋皮,处处都得小心谨慎一些才行。” 秦若涵直直的看着陈六合:“张永福该死,周云康也该死,他们都该死,你有让他们去死的能力!”

下一篇   第0017章 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