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1章 死前体悟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691章 死前体悟

说着话,陈六合迈步向两人走去,道:“你们以为,以前跟你们随便玩玩,你们就可以真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人物了?只能说你们一直活在梦里!” “不可能!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有这么强悍!从头到尾,你一直都在向世人隐藏实力!”玄武语无伦次的说道。 “就算隐藏实力,也不可能隐藏到这种程度上,今晚的你,跟以前的你,天差地别!”青衣质疑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嗤笑连连,道:“两只井底之蛙,又岂能看到真正的浩瀚天空?不是我隐藏实力,而是很少有人值得让我用出真正实力!” “多说已无益,我这就送你们去见阎王!”陈六合大步跨前,来到玄武身前。 “陈六合!你要杀我们?你真敢下杀手吗?”青衣厉声喝道:“我们身为龙殿之人,身后有一个庞然大物,今晚若是死在你手,你定然无法脱身!” “呵呵,从你们决定赶赴京城对我沈家起杀念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已经是死人了!”陈六合无动于衷的说道,一足抬起,狠狠踏向玄乎的头颅! 玄武当然不会认命等死,他一个极快的翻身,躲过陈六合这一脚,然后跃身而起,再次展开了狂猛的反击! 陈六合眼神一凝,厉色闪闪:“垂死挣扎,螳臂当车!” 暴怒之下的陈六合到底有多可怕?具备了多么恐怖的危险性?今晚就是最好的诠释! 一个天榜排名第二十的强者,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可能具备什么威胁,连伤他都及其困难!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玄武的拼死一搏,在陈六合的手中没有坚持过十几秒,就被陈六合硬生生的折断了双臂,最后,被陈六合生硬可怖的掐住了脖颈,狠狠的提在了半空当中! 无法想像这一幕的场景,天榜高手,在陈六合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你们本来不会死的这么早!不触碰我的底线,我也没打算取你们性命!但是恭喜你们,你们这次真的激怒了我!” 陈六合的神情一片阴鸷与冷漠,双腿悬空的玄武还在做着最后挣扎,可是在陈六合的擒制下,他的一身彪炳,显得那般微不足道! 玄武的嘴唇在蠕动,眼睛在暴突,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去阎王爷那里忏悔!”随着这句话音落下,陈六合的手臂猛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轻响,玄武的脑袋一歪,脖子被陈六合当场捏断。 松开手掌,玄武软绵无力的瘫倒在地,已经没了气息,一双眼睛,还是瞪得老大,尽显惊恐狰狞之色! 一个天榜排名第二十的顶尖强者,就这样死了,死在了陈六合的手中!死的是这般波澜不惊,不能给对手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威胁与伤害! 这种差距,是足以冲击到人的灵魂深处,让灵魂为之颤栗! 这一幕,同样也把青衣的胆子快要吓破了!这个一向冷漠的强者,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他浑身冰凉,战意全无! 在玄武身死的那一刻,他从地下爬起身,转身就在过道上飞奔! 陈六合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无法战胜的存在,他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现在还想跑?痴人说梦了!”陈六合歪头一睨,嘴角翘起一个冷笑,他足下一点,身形便如鬼魅一般的追击而去! 身负重伤的青衣那里会有陈六合的速度快?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要追上! 青衣魂飞魄散,在奔跑中出击,要阻拦陈六合的追击! 然而,他与陈六合之间的实力差距,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巨大一些的! 当他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他今晚无路可逃了! 当然,即便他不反抗只逃跑,也难以改变今晚的凄惨命运! 数十招的拼斗过后,青衣在预料之中的被陈六合一巴掌拍在了地下,陈六合没有给其任何反抗的余地,一脚,直接就把对方的膝盖骨给踩碎了! 凄厉的惨叫声从青衣的嘴中嘶吼了出来,在这个夜下,显得那般的凄凉森寒! “陈......陈六合,你......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鬼谷,他饶不了你!”青衣面孔扭曲的说道,在死亡面前,谁都畏惧! “呵呵,像你这种人也会知道害怕吗?原来你也怕死!”陈六合冷笑一声:“杀了你正好,让你师父来找我!因为我正愁找不到他呢!” 说着话,陈六合手掌一翻,一把乌黑的弯月断刃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闪烁出了比这黑夜还有让人畏惧的乌芒! 随后,青衣都没看到怎么回事,就身躯一颤,惊恐万分的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心脏位置,已经被那把乌黑的刀刃,整个刺透了,有鲜血在往外流淌....... “陈.......你.......欺骗了全世界,你......你不是无......无名氏.......”青衣用尽最后的余力,吐出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眼中有着无与伦比的震惊! 他死亡的最后一刻,才突然蹦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因为天榜排行第十二的无名氏,不可能强到了陈六合这种变态的地步! 即便他和玄武两人的联手不能力敌,也不可能败的如此的轻易与彻底!!! “一个死人,何必知道太多?到阴间了去问阎王爷,他或许会告诉你真相!”陈六合狞笑说道:“下辈子投胎,记得把眼睛擦亮一点,不要再如此愚昧的活着!” “噗~”陈六合拔出了乌月,鲜血如柱涌出,青衣的生命气息也在快速的流逝,很快,便消失殆尽,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同样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眸! 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两大天榜高手,就这样葬身在了陈六合的手中! 而他,从始至终却没有受到任何的生命威胁,从头到尾,除了几处皮外伤外,再无他恙! 低睨了两具死相凄惨的尸体一眼,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抹冰冷刺骨的弧度,最后回身望了眼京城方向,轻声呢喃:“等我,没有太久的时间了!很快,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