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最险危境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664章 最险危境

妖刀斩落空中,在空气中斩出了一道红色的刀芒,刀芒划过了陈六合的胸口位置,在他的胸口划出了一刀长达五公分的口子。 鲜血急促的顺着陈六合伤口流淌而下。 陈六合与宫本葬天两人都是各自跌退了一步,显然,在刚才的连串高能拼斗中,两人都使足了力气,光是那种碰撞带来的反震,就足以让他们心血翻涌,双足难稳了! “陈六合!你太让我吃惊了!没想到在这种状态下的你,竟然还拥有这般强悍实力!你身上的伤势,难道是假的不成!” 宫本葬天双目惊疑的盯着陈六合,内心的波澜如浪腾一般巨大! 他知道陈六合很强,这一点他从来不敢否认,他甚至不得不去承认,陈六合比他还要强了那么一些,因为上次在华夏杭城一战,就让他吃足了苦头,受到了教训! 可是,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陈六合,还是免不住让他感受到了震惊! 要知道,此刻的陈六合可是身负重伤啊,他身上的伤势绝对做不得假,那是被地狱犬佣兵团亲自重创的! 并且从陈六合的状态也能看得出,在刚才拼斗之际,他的确有些施展不开,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的状态,无法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极致。 而从陈六合衣衫上印出来的血痕,也能清楚的知道,陈六合的确是身负重伤,因为他的旧伤口,已经在剧烈的拼斗中撕裂,开始渗血,染红了衣衫! 可即便是在这种无法施展手脚,战力值严重受到影响的状态下,他仍然表现出了这么强悍的战斗力,这就太过让人匪夷所思了! 很难想像,如果是一个全盛状态下的陈六合,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宫本葬天的眼神惊疑难定,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他今晚要重新定论一下眼前这个恐怖的对手了! “人皇!你果然强悍,如外界传闻那般,曾经的你,一直在隐藏实力!今晚,终于要暴露出来了吗?!”宫本葬天深深吸了口气,厉声喝道,妖刀被他横在胸前,红芒闪闪。 陈六合脸色苍白,面容严峻,他舔了舔嘴唇,无惧无畏道:“今晚你们想要斩我,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不可抗衡,难如登天!” 他藏在身侧的手掌,在微微颤抖着,虎口有一道狰狞的裂痕,鲜血顺着乌月滑下,最后滴落在地,那般的刺目绚烂! 他心中都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这个宫本葬天,真的很强,似乎比上次跟他在杭城一战时,还要强了一些! 他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瀛国第一武道天才真的很恐怖,这种提升速度,令人惊颤! “哼!人皇,你休要得意,刚才对拼,我们势均力敌,谁都没有占据上峰!我仍然还是那句话,今晚你必死无疑!你状态不济,旧伤发作,撑不住多久!” 宫本葬天狞声道:“我仍然相信,今夜我一人便可斩你!纵然你的真实实力远远超出我们预估也枉然!!!” “你一人?莫不要让人笑掉大牙!坐井观天的短目牲~畜,若今晚只是你一人,我就是借你一百个狗胆,你敢来寻我吗?若今晚就只是你一人,我杀你如屠狗!” 陈六合霸气恢弘,一脸的凶怒之色,让人心惧无比! “信口雌黄!你死期将至,也就只剩下嘴皮工夫!”宫本葬天眼角跳动,狰狞至极,再加上红芒奕奕的妖刀,让他显得更加的渗人。 “不要与他磨蹭!我们合力,速战速决!除去这个变数太多的心腹大患!”地皇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宫本葬天的身旁! “呵呵,你们早该两个人一起上了!不然根本不够看!”陈六合的脸上没有惧意,反倒战意更浓,这就是属于他陈六合的霸气! “杀!”宫本葬天再次怒啸,提着妖刀,他大步跨前,再次对陈六合展开了凶猛攻势! 而这一次,地皇也不再观看,毫不犹豫的提着双节矛,同时间向陈六合极冲而去! 两大顶尖强者的合力围攻,具备着多么汹涌的骇人气势,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也是难以形容的,充满了狂暴,人还没到,就已经像是要把人吞噬一般! 面对地皇和宫本葬天这两个绝顶高手,陈六合也是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更是感觉到了惊涛骇浪般的凶猛! 他的神色无比凝重与严峻,浑身肌肉调整到了一个极致的状态,整个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与松懈。 他知道,今晚这一战,可能是他近年来,最艰苦最危险最严峻的一战了! “嗖!”率先而来的,是宫本葬天那把长五尺六寸的瀛国圣刀! 妖刀村正散发着凛冽红满,像是要把人的目光给刺穿一般,在暗夜中划出了一道血色刀光,从天而降,从上而下,横斩而来,横跨陈六合的胸口方位,像是要把他切成两半! 陈六合足下暴退两步,闪开这致命一刀,然而,他的身侧又有厉风呼啸而来。 地皇的攻击也紧随而来,两把尖锐的短矛就像是两道闪电一般,划破了黑暗,要把陈六合的身躯刺穿! 陈六合的眼目暴睁,厉色乍现,他低吼一声,右臂挥舞而起,乌月凛凛生辉,锐利的刃口划出了一道道银色的寒光,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分别击在两把短矛的矛头之上! “锵锵!”的震响在黑夜中炸开,陈六合的身形跌退一步,地皇足下也是难稳,微微一晃,攻势竟被陈六合抵挡。 但陈六合并没有喘息的余地,因为那把猩红的妖刀,再次袭来,劈斩而下,同样的致命! 陈六合千钧一发的猫腰闪过,妖刀顺着他的后脑斩去,斩断了他的几缕发丝。 同时间,一把短矛从下而上,刺向陈六合俯下的脸门,瞬间逼近,速度迅猛! 然而陈六合的速度同样的令人咋舌,他左臂抬起,抓住了短矛的矛身,阻止尖锐的矛头势要刺穿他头颅的冲势。

上一篇   第1663章 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