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4章 曾经辉煌!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64章 曾经辉煌!

其实很六合自己也知道,他这个做法相当于闯进了死胡同,挟持乔家胜,起到的效果也仅仅是拖延时间,并不会有任何益处,今天要是没有其他办法来破局,他的处境会很危险,逃不过累累罪行。 但陈六合并不着急,一切都仿若胸有成足,他从来不认为他会栽在这个小小的国安分局内,如果乔云起这点小伎俩就能把他踩趴下甚至是踩死,他那陈六合也未免太不中用了一点。 “赶紧把人放了,不然我们真的开枪了,在这种情况下打死你,也是白死!”国安成员一个个怒目而视,情绪有些激动。 “砰!”就在这个时候,徒然间,审讯室的大门被人一脚猛的踹了开来,力道之大,让大门撞在墙壁上都嗡嗡震响。 “都在干什么?统统把枪给我放下!”放眼看去,只见一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虎步生风的闯了进来,身材魁梧、国字脸,颇有一股浩然正气。 看到来人,国安众人皆是一惊,而陈六合则是翘起了一抹满含深意的笑容,竟然直接把乔家胜给放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家伙出现了,他基本上安全了。 “别动!双手举高!”看到陈六合松开人质,国安成员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快速把陈六合制服,枪从新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陈六合很配合的没有任何举措,只是轻笑的看着闯进来的中年男子,对这个人,他印象不是很深,但他却记得,这家伙貌似叫张跃飞! “你们想干什么?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吗?我让你们把枪给我放下!谁给你们的权力胡乱动用配枪去指着别人的脑袋?如果擦枪走火,这个责任你们谁担当的起?”张跃飞脸色森然的对着审讯室内的人吼道。 紧赶慢赶,一路借着特权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终于还是及时赶来了局里,当看到完好无损的陈六合时,他心中真的松下了一口气,那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才能踏实的落了下去。 “张局,你怎么来了?”乔家胜用力的吸了几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与杀气,才对张跃飞干笑了一声,在国安局内,张跃飞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我怎么来了?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不知道吗?乔家胜,你这个行动组的组长真是好大的胆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无需向局里报备,如果不是我收到了一个陌生举报,是不是等你酿成了大祸我还被瞒在鼓里?”张跃飞怒声呵斥。 乔家胜深深皱了皱眉头,道:“张局,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或者哪里出现了误会?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 他指了指陈六合道:“这是个杀人犯,是个穷凶恶极的危险分子,是个境外组织派遣入华夏的特务间谍,试图盗取国有机密,难道这样的人,不该抓吗?” 张跃飞神情冷漠的看着乔家胜:“我看你是被某些不得告人的利益冲昏了头脑吧?都不清楚自己在干些什么了,你这是在玩火自焚!” “张局,虽然你是我的顶头上司,但你也不能这样诋毁我吧?”乔家胜阴沉道。 “诋毁你?乔家胜,我是在救你!”张跃飞怒不可遏:“你说他是境外组织的特务间谍?你说他有盗取国有机密的倾向?我很想问问你,你凭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又是谁给你的情报?你到底是在公事公办还是在徇私枉法?” 张跃飞怒到极致,他就像是看待一个笑话一样的看着乔家胜,道:“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今晚所抓的这个人,是身负赫赫战功的民族英雄,军旅生涯所立下的军功章堆起来,比你整个人的体重还要重!” “你现在跟我说,这么一个人是境外组织的特务间谍?你是在跟我说一个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吗?我能以我张跃飞的党性和人格来担保,所有人都可能是间谍特务,唯独他绝不可能!” 张跃飞的话掷地有声,疾言厉色,听得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六合那张懒洋洋的脸蛋,这样一个人,真的能有这般辉煌的过往? 不是他们对张跃飞的话有所质疑,而是这么一件震撼人心的消息,让他们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也不敢去相信。 “乔家胜啊乔家胜,你真是被利益熏昏了头脑,什么事都敢做啊,你是要让我们国安分局不得安宁啊!不怕告诉你,如果你今天真敢把他办了,我敢保证,不用到明天早上,我们国安局就会鸡飞狗跳,参与人员,统统逃不过干系,全部都要跟着你一起遭殃,罪责难逃!” 张跃飞不断怒斥,可见他心里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与紧张,他现在都恨不得把乔家胜这个狗日的撕成两半! 但他也暗自庆幸,幸好他来得及时,不然国安分局这片天,真可能被捅破了! 因为他了解陈六合,所以他更加知道陈六合的恐怖之处,他丝毫不怀疑陈六合的影响力与能量! 听到张跃飞的训斥,乔家胜只感觉有些头皮发麻,显然也被吓傻了,满脑子都是关于陈六合那些震撼且辉煌的身份与过往,到底是真是假? “你还真别怀疑我说的话,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也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张跃飞沉声说道,一脸的肃穆。 乔家胜狠狠吞了口吐沫,他眼中的瞳孔都在收缩,他似乎感觉到,他真的闯了大祸?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不论张跃飞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就冲张跃飞这种激动强烈的反应,就足以证明,陈六合来头不小,背景颇大! 可是,是以如此如何挽回?他已经骑虎难下,箭在弦上了,就算生生的遏制住,让他从虎背上跌落,他就能逃离虎口了吗?显然不成。 沉凝了半响,他硬着头皮道:“张局,就算你说的都当真,但那也改变不了陈六合犯下重罪的事实,不能因为他的身份背景,就能目无王法吧?他是杀人凶手,一口气杀了三人的刽子手,我把他绳之于法,何罪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