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3章 如何破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63章 如何破局?

张跃飞做为杭城市国安分局的副局长,每天的工作无疑异常忙碌,忙到凌晨一点多,他才放下了手头上的一些加密文件,走进卧室准备休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发出了一阵铃声,是一个的陌生的号码给他发了一段视频。 点开一看,张跃飞的脸上先是惊诧,旋即发沉,到最后,不知道他在视频中看到了什么令他大惊失色的场景,差点让一向沉稳严肃的他没惊呼出声。 这段视频不短,但也不长,才十几分钟而已,心境起伏的按奈着躁动,强制性看完了整段视频,张跃飞脸上的疲倦瞬间消散一空,抓起床头柜上的外套,急急忙忙的就冲出了家门。 他此时此刻脸上的紧张神情,比他抓捕潜入华夏的境外危险分子时,还要严峻,还要迫切,还要紧张。 ...... 另一边,国安局审讯室内,陈六合已经陷入了无意识的半昏迷状态,乔家胜大马金刀的坐在他的身前:“陈六合,我现在问你,今晚你杀了三个人,情况是否属实?” “是的,我杀了他们。”陈六合眼睛半磕着,空洞无神。 闻言,乔家胜心中一喜,知道药效起了作用,他继续问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境外某组织派到华夏来的秘密间谍?目的是为了盗取国有机密?” 这一下,陈六合迟疑了起来,直到几秒钟后,才有气无力的说道:“不是,他们那些人都喜欢称我国之重器。” 听到这话,乔家胜是怒极反笑,一巴掌就拍在了陈六合的脑门上:“都特么这幅德行了,还不忘吹牛逼,他们那些人都是什么人?” “国家机密,无可奉告。”陈六合浑浑噩噩的说道。 包括乔家胜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蹙起了眉头,他们都想不到陈六合这个家伙的心智还挺坚韧,在tt药剂的药效下,还能保持着一份坚守,这样的人鲜有。 “头,这家伙吹牛吹习惯了吧?就他这副尊容,肚子里还能有国家机密?我看他就是把胡扯当成了潜意识里的习惯,张口即来。”有人不屑的说道。 在陈六合半昏迷的状态下,他们都难得的放轻松了一些,用枪顶着陈六合脑袋的两人也都把枪收了收,那一直抬着的手臂,确实有点酸。 其他人都是嗤笑一声,对这话很是认同,乔家胜也是半信半疑的点点头,旋即又问道:“我问你,你今晚和那三个人之间,是不是存在机密情报交易?” “没有,他们要杀我,我属于正当防卫。”陈六合说道。 乔家胜的脸色猛然沉了下去,低喝道:“陈六合,你到现在还在狡辩?机密文件我们都搜到了,不是你们的交易还能是什么?你就是和对方条件没谈拢,故此恶从胆边生,要杀人越货,对不对?” “是你们栽赃陷害我的,我是一等良民,相当无辜。”陈六合道。 “注射了tt还如此的油嘴滑舌,我看你也是死到临头了。”乔家胜失去了耐心,把准备好的罪供书放在桌上,对手下道:“没时间跟他浪费了,直接让他按手印定罪,刚才的录音回头稍微修饰一下,也可充当证据!” 然而,他这句话刚刚落下,徒然就看到刚才还昏昏沉沉的陈六合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戏虐的笑容,并且无比明亮,哪里有半点浑噩可言?他的面部表情也是神采奕奕,嘴角都挂着一抹嘲弄弧度。 乔家胜大惊失色,暗道一声不好,心脏都差点跳出了嗓子眼,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惊呼、更没来得及逃跑,就感觉后脖颈被一只大手掌牢牢扣住,紧接着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整个人都前扑了过去。 这一幕,吓的所有人大惊失色,这正是他们最为放松警惕的时候,谁能想到陈六合在注射了tt的情况还能突然发难?这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也导致了,他们没有任何准备,根本无法给陈六合施加压力,造成威胁。 一把擒住了乔家胜,陈六合并没闲着,离他最近的两人正要抬起持枪的手,也被陈六合一连两脚踹去,人飞出去了,手枪也掉了。 等众人彻底回神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陈六合已经把乔家胜扣在了身前,五指如铁钊一般扣在乔家胜的咽喉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脑子快要转不过来,不明白陈六合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他不是应该处于半昏迷的无意识状态吗? “你......”乔家胜面无血色,满脸惊恐。 陈六合则是笑意盎然,眼睛都笑眯了起来,淡淡道:“你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被tt控制?根本没有任何自主的行动能力?” 陈六合自问自答:“你们还真以为tt是什么牛逼药剂?凭一瓶破药水,也想控制住我的意识?想法太天真了。”陈六合满是不屑,别说tt这种级别不高的药剂,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化学药剂,都不可能控制住他的思维。 类似的意志训练,他早在多年前就不知道已经承受过多少次了,次次都在承受非人折磨与锤炼,早就让他的意志变得坚如磐石。 “那你刚才......”乔家胜惊恐交加,话音都变得不利索了。 “如果我不表现出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怎么能够让你们放松警惕?一直被两把枪顶在脑门上,这感觉我并不喜欢。”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本来我也懒得跟你们大动干戈的,不过你们还想强制性的让我画押认罪,这就不可原谅了。” 乔家胜吓的胆寒欲裂,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冒出,他道:“陈六合,你别乱来,你这样是在自寻死路,你敢在国安局挟持我?这是罪加一等,要掉脑袋!” “掉脑袋?你们不是本来就想让我掉脑袋吗?临死前拉你垫背,又不亏。”陈六合吓唬着。 “你最好还是冷静冷静,即便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里,你这只是在做无谓挣扎,把我挟持了,改变不了你的任何处境,只会让你罪行累累。”乔家胜道。 “是吗?那我们就这样干耗着,时间一长,总会出现转机,总比被你们逼着认罪来得要强。”陈六合淡淡说道。 “陈六合,赶紧把我们头放了,不然我们随时都会开枪,你现在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知道吗?你现在罪责难逃,劝你乖乖束手就擒,诚心伏法。”国安成员怒声喝道,纷纷拿枪指着陈六合。 一时间,审讯室内的气氛再次变得无比紧张与压抑,空气中似乎都被灌上了铅,变得沉重,呼吸都需用力。 --------- 还有三章,跟昨天一样,下午陆续更出,六点之前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