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2章 危险了!(四更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62章 危险了!(四更到!)

其实也怪不得乔家胜会这样想,这倒不能说他和乔家之间离心离德,因为他也害怕,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所担心的是,别到时候他一时脑热把陈六合干了,事后出现什么祸端,乔云起直接抽身而退深藏身与名,把他一脚踹出去背黑锅。 那他到时候可就欲哭无泪、必死无疑了! 所以对乔家胜来说,一切都走正规程序,要更加稳妥太多,也能让他把风险降到最低,即便身后有乔家撑腰,但谁知道真出了事故,乔家愿不愿意对他鼎力相助?毕竟他只是乔家的旁亲,不是直系,隔了一层,却差了很多! “看来我猜对了。”陈六合非常笃定的说道,身上的伤痕没给他带来半点不适:“你不敢杀我,那么这个游戏我就愈发可以肆无忌惮了。”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别跟我扯一些云山雾罩的东西!”乔家胜低喝一声,一拳打在陈六合的肚子上,没让陈六合疼痛无比,倒是让他的拳头被震得有些生疼,让他怀疑这家伙的身体是不是铁铸的,怎会如此坚硬! 乔家胜掰过陈六合的头颅,狠狠道:“你觉得我不敢杀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吗?有种你就动一个看看,看我敢不敢打爆你的脑袋!” “呵呵,真动了,我又怕你吓着,反正你在我眼中也是一个死人了,现在动与不动,意义都不是很大,你的这点手段,在我眼中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区别,对我来说不痛不痒,我何必给你开枪的理由和机会?”陈六合说道。 “你倒是很有信心,也胸有成竹,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你?你觉得自己还有翻身的希望吗?”乔家胜凝眉问道。 “我从来就没有绝望过,为什么不可以翻身?你们这样的小伎俩也想把我一脚踩死?貌似也太小看我了,我敢来,就证明我能走!”陈六合笑言。 “你的依仗是什么?”乔家胜冷喝。 “对付你们这样的跳梁小丑,何须什么依仗?”陈六合不屑的说道,底气十足,但他到底是哪来的底气,没人看得透。 “不见棺材不落泪!”乔家胜恼火的骂了句,旋即道:“我提醒你一句,现在老老实实把你所犯下的罪行都交代清楚,我能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 “那我也提醒你一声,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去处理下自己的后事,因为你的时间不多了,即便你现在想抽身,也不可能!”陈六合冷声道。 “找死!”乔家胜一恼,一拳砸向陈六合的脸门。 同一时间,陈六合猛的一摆头,用脑门撞击在乔家胜的拳骨之上。 “砰”的一声,陈六合的额头安然无恙,而乔家胜却抱着右手拳头惨嚎了起来,只见他的拳头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不到片刻,肿的像个包子,那种锥心的疼痛,让他连抽凉气,他感觉骨头都裂了。 “别动,老实点!”审讯室内的众人慌张了起来,特别是用枪顶着陈六合的两人,惊声喝道,谁能想到,这家伙的脑门都这么硬? 你能想象当你用拳头去打一个人,反倒被别人用脑袋撞裂了拳骨的感觉? 除了莫大的羞辱,就是莫大的羞辱! “老实点!”一人抬起枪,用枪托去砸陈六合的脑袋,陈六合眉头一凝,还没等对方的枪托落在他的头上,他那双如利刃一般的目光就横视了过去。 这种目光太过凌厉,犹若两把锋利的刀剑带着寒芒,仅仅这一眼,就足以让人心中打鼓毛骨悚然,让得对方拿枪的手都是一颤,差点没把枪握住。 “看......看什么看?你......你老实点,别再动了。”想要对陈六合动手的青年拼命的咽了下口水,那股狠劲瞬间消散,剩下的只是胆战心惊,拿枪的手也很不争气的变得软绵绵,根本不敢把枪托砸在陈六合的脑门上。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恐怖的眼神,就像是看待死人一样的阴冷,他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怀疑,如果他这一枪托下去,自己是不是瞬间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老子一枪崩了你!”乔家胜怒不可遏,可奈何他左手断了食指,右手又严重骨裂,现在连握枪的力气都没有,他心中简直把陈六合恨到了极致,他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丢尽了脸,接连受到了极致羞辱。 然而带给他这些羞辱的,竟然是他抓回来的一个阶下囚! “你不觉的此刻的你就像是一个笑话吗?说你是废物,都抬举你了。”陈六合讥讽的说道,乔家胜在他的眼中,真的连一只小丑都算不上。 乔家胜怒道极致,对手下吼道:“用tt药剂,老子要让他立即招供!”乔家胜现在只想用最直接的办法让陈六合认罪,那样,陈六合就必死无疑,他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陈六合去死! 所谓tt药剂,就是一种特殊药剂,作用是能让人陷入一种无意识的半昏迷状态,能通过引导把心中的秘密都吐露出来,很多时候都是用来审讯一些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务与间谍。 看着一人拿着一支药剂走来,陈六合眉头一皱:“tt?你们国安竟然还有这样的特殊审讯药剂?”这种药物,陈六合再清楚不过了,在很多地方,都见识过,也是最为普遍的一种审讯手段。 两把枪顶在陈六合的头上,由不得陈六合去反抗,看着国安的人把针孔扎入他手腕的血管,眼睁睁的看着药水一点点打入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抗,陈六合只能紧紧的皱着一双眉头。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陈六合似乎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眼皮在缓缓磕下,那双眼睛也慢慢失去了神采,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了精气神...... “开始录音,做笔录。”乔家胜来了精神,快速吩咐,顿了顿,又道:“现在赶紧去做一份陈六合杀人叛-国的罪供出来,万一他等下不配合,好直接让他按手印认罪,对待这样穷凶恶极的犯罪份子,我们决不能给他半点侥幸的机会。” ------------ 求鲜花!兄弟姐妹,鲜花给大红顶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