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1章 皮肉之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61章 皮肉之苦!

陈六合微微皱眉,环视了一圈,看着那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他显得较为淡定,轻声道:“枪多没用,吓不住我。” “记住了,如果罪犯份子胆敢有一点轻举妄动的嫌疑,就给我开枪击毙!”乔家胜对着手下沉声一喝,不像是开玩笑。 “看来你这次是跟我玩真的了。”陈六合眯着眼道。 “我从来也没说过跟你玩假的啊,对待你这种罪犯人渣,还想让我心慈手软吗?”乔家胜冷笑连连的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你想清楚了吗?乔云起想要动我,都得用这样低劣的手段才能凑效,你甘愿充当他的马前卒,就不怕被我一脚碾死?” “别一口一个乔家,乔云起的,你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懂,我现在只是在依法办案,将所有一切对这个国家产生威胁的人绳之于法。”乔家胜大义凛然。 陈六合冷笑道:“看来在你眼中,我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你宰割了,不会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嘿嘿,不要太天真,你犯下的罪,足以让你死!还想脱罪?你无疑是在异想天开!”乔家胜提着电棍再次上前,两名国安成员先他一步,用枪顶着陈六合左右两边的太阳穴,以防万一。 “砰!”随着话落,乔家胜手中的电棍也挥舞了下来,这次被枪顶着的陈六合没有去反抗,手臂被结实的砸了一下。 “嘿嘿,陈六合,你不是很牛逼吗?再动啊,再反抗一个我看看,老子让人一枪打爆你的头!”乔家胜无比得意的狞笑了起来,这一棍子委实让他心中的憋屈得到了宣泄口,很是顺畅。 乔家胜又一电棍砸在了陈六合的胸膛,按了下出电开关,登时一股电流传递到陈六合身上,陈六合身躯一震,神情都是一凝。 这股电流很强,但并不足以致命,却能给人带来极大的痛苦,不过陈六合从始至终并没有哪怕痛哼一声,就那般冷冷的看着乔家胜,看得乔家胜心中有些发毛。 “不痛是吧?草,你还瞪我,老子让你瞪!”乔家胜接连挥舞着电棍,一下接着一下的抽打在陈六合身上。 可任他奋力抽打,陈六合也没有出现丝毫痛苦神色,就跟木桩一样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冷到可怖,让人感觉这审讯室内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许多。 不到一分钟,陈六合的身上已经多了许多横条淤青,触目惊心,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众人也禁不住倒抽凉气。 并不是因为陈六合身上的伤痕,而是因为陈六合那恐怖的忍耐力,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这特制的电棍拥有多大的电力,足以把一个处于亢奋中的人电晕。 然而,眼前那个并不魁梧的家伙硬生生挨了这么多下,不但没有晕厥过去,连丝毫的痛苦神情都看不到,更没有痛哼一声,跟个铁人一般木然。 让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痛”这种知觉,不得不让人惊诧! 乔家胜还在抽打,但他的情绪却在发生极大的转变,从开始的兴奋解气,渐渐变成了心惊胆战,特别是每当跟陈六合四目相对的时候,他都会没来由的心生恐慌,也越来越没有底气,直到心中发怯。 这是一种让他快要抓狂的感觉,明明是他在抽打陈六合,陈六合现在明明是他的阶下囚,可为什么他会如此惧怕这个人?并且这种情绪越来越浓烈,挥之不去,按奈不下! 这种令他快要发疯的情绪波动不但没有让他收敛,反而让他变得恼羞成怒,他再次挥舞电棍,直接往陈六合的脑袋砸去。 就在挥舞在半空中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人赶忙拦了他一下:“头,千万别冲动,你这一棍子下去,会直接把他砸死的,他现在可是连罪证都没交代!” 乔家胜这才冷哼了一声,丢掉电棍。 陈六合嘴角翘起一个阴冷的弧度,道:“不敢吗?你们乔家出来的人还真都是废物,我坐在这里让你打,你都不敢下死手,你说你们还能干点什么?” “草!老子让你狂!”乔家胜气得一脚踹在了陈六合的胸口上,但这一脚对于陈六合来说,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他冷笑说道:“力气这么小吗?怎么跟个娘们一样?”千万不要怀疑陈六合对痛感的忍耐能力与麻木程度,比这惨痛了上百倍的经历他都没少试过,这点小打小闹小痒小痛算得了什么? 这是一个在任何方面,都不能用常理来评判的变态! “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乔家胜被气得怒火中烧,掏出配枪就顶在了陈六合的脑门之上。 “别拿着几把破枪就觉得能吓住人,你们要是真敢现在杀我,就不会在我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陈六合轻蔑的说道:“如果按照乔云起的意思,或许他是让你最好在审讯室里就宰了我,至于一些子虚乌有的罪证,可以事后再拟便是。” 陈六合看着乔家胜淡淡道:“但你这个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量,不敢先斩后奏,毕竟我是乔云起要对付的人,你也会害怕万一我有什么背景呢?所以你心中不是非常有底气,所以想要先逼供,再用正规手续致我于死地,这对你来说会安全很多。” “当然,最主要的是,如果你按照乔云起的安排来做,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害怕乔云起会把你当做弃子不管不顾。” 陈六合嗤笑的看着神情接连变换的乔家胜,轻声道:“我说的没错吧?” 乔家胜内心无比震惊,因为陈六合的猜测,竟然猜到了他的心坎里,的确如陈六合所说,乔云起的意思是让他直接要了陈六合的命,是枪杀也好,还是误杀也罢,只要陈六合死了,一切都能万事大吉。 但乔家胜他有自己的小心思,乔云起越是着急,就证明他越是重视,对陈六合这个人也越是难以把控,这不得不让他留个小心眼。 ------ 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