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急转直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597章 急转直下

“一百个死了的人中,就有九十九个是死不瞑目的,这并不稀奇!” 陈六合看着洪昊,缓缓说道:“不甘也改变不了你最终的结局!从你跟我站在对立面的那一刻起,其实这一天,已经注定,我已经不止一次让你准备好棺材了!” “凭什么?凭什么是洪萱萱?凭什么你要帮她?论能力论威望论手段,她哪一样都不如我!我才应该是洪门大势,我洪昊才应该是洪门门主!” 洪昊嘶吼道,在死亡面前,他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理智,变得狂躁不安,俨然没了以往的气定神闲。 “正是因为你什么都比他强,所以我才选择了她。”陈六合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她是什么都比不过你,但你少说了一点,论出生,她才是洪门正统,你顶多就是个庶子,是个私生子!还有一点,因为她是我的女人,这足够吗?” “陈六合,想杀我?不可能,我不会输的!我不会输给你,输给洪萱萱的!”洪昊对着那几个还站着的洪坛高手吼道:“上,你们给我杀了陈六合!” 陈六合嗤笑摇头:“大势已去了洪昊,不必做垂死挣扎,那都是徒劳!” 说罢,陈六合对着那几位神色惊疑的高手道:“你们都是洪门的中流砥柱,是洪坛的顶尖强者!每一个人都是洪门重器!杀了你们太可惜,你们也没必要跟着洪昊一起去死!” 陈六合轻声说道:“你们要忠于洪门,而不是忠于洪昊!” 洪萱萱这个时候也很适时宜的开口道:“你们束手就擒,我保证既往不咎,洪昊已经无力回天,你们不要跟着他执迷不悟,那是愚忠!” “相信眼下的情况你们都能看得清楚,凭你们这三五个人,能够帮洪昊翻盘吗?执迷不悟只有死路一条!你们的死,是对洪门的损失!”陈六合继续蛊惑道。 被他和洪萱萱这么一说,拥护洪昊的几名强者登时犹豫了起来,旋即,有一人率先倒戈,默默的走到了一旁,紧接着这五个还站着的强者,全都默然无声的放弃了洪昊。 看到这一幕,陈六合露出了笑颜,这五个人里,有三个老头,可都是顶尖高手,是那种能跟付老拼的旗鼓相当的存在。 陈六合并不想杀他们,因为陈六合心指洪门,以后,这股恐怖力量,是要为他所用的,死一个,都会让他肉痛一下! “好了,洪昊,你现在可以死得安心了!”陈六合冷厉的笑了一声。 洪昊脸色惨白至极,放声怒骂,一脸的悲凉与绝望。 洪萱萱的眸子中,也透发出了一股凛冽的熏天杀意,她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一步步向洪昊走去:“洪昊,你这个畜生!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十九年,整整十九年!今天我要亲手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 “洪萱萱,你别乱来,我是你弟弟,我是你亲弟弟!”洪昊害怕了,他慌张道。 可回应他的,是一声枪响,洪萱萱果断的开了一枪,打在了洪昊的大腿上,洪昊登时痛叫倒地! 洪萱萱走上前,一脚踩在洪昊的脑袋上,枪口指着洪昊的心脏位置。 她居高临下的说道:“想不到吧?你也会有今天?亲弟弟?你身体内流淌着跟我一样的血液,对我来说是最大的耻辱!洪昊,去地狱向我母亲忏悔!” 说着话,洪萱萱神情一沉,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一枪,洞穿了洪昊的心脏,洪昊没有挣扎几下,当场就气绝身亡。 这一刻,随着洪昊的死,也预示着,洪门动乱,彻底平息,洪门大局,已经尘埃落定! 洪门从今以后只有一个大势,那就是洪萱萱!再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地位! 静,整个偌大的议厅内,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沉寂,看着血泊中的洪昊,都默然无声,这对姐弟两,终究,还是有一个人倒下了! 这对洪门来说,谈上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但终归,大局已定,洪门的血雨腥风,终于可以平息下去,这场令人心惊肉跳的内斗,可以结束了!!! “呵呵,恭喜,从今以后,洪门就只属于你洪萱萱了!多年夙愿总算得尝!”站在洪萱萱身后的陈六合笑了起来,第一个开口,打破了这种沉闷! 洪萱萱没有说话,胸口在起伏着,她徒然转身,出乎众人意料的,她用手枪指着陈六合的脑袋。 陈六合都是微微一怔,道:“娘们,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枪可不能乱指,容易走火!” 然而,洪萱萱却不为所动,一双眸子仍旧死死的盯着陈六合,里面的冷厉很刺目。 “陈六合,你居心叵测,你也该死!”洪萱萱冷声喝道,嗓音嘹亮,十分凌厉! “洪萱萱,你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扶你上位救你走出险境,对你有大恩大德的功臣的吗?”陈六合蹙了蹙眉头问道,不慌不忙。 “呵呵,陈六合,你少在那虚情假意了!你把我洪萱萱当成傻子吗?” 洪萱萱深吸了口气,肩膀都在轻颤,她轻叱道:“这一切既然都是你安排的,你为什么不直接帮我杀了洪昊?你为什么要跟黄百万把双簧唱到现在?你为什么要让我洪门力量损失如此惨重?” 说道激动处,洪萱萱手臂抖动,斯声道:“你看看地下那些尸体,都是因为你的叵测居心而亡!他们都是我洪门的中坚力量!如果你和黄百万一开始就亮牌,不会如此惨烈!” 洪萱萱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你这是在故意削弱洪门的力量,你这是在给我下马威!你害怕我解决了洪昊以后,就调转枪口来对付你吧?” 陈六合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洪萱萱。 洪萱萱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阴鸷的冷笑,眼中恨意浓烈:“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做,我就越发的恨你?我就越发的想要除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