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天降奇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575章 天降奇兵!

似乎,这一切,还没有超出陈六合的掌控之中,似乎这一切,并不能让他有太多动容。 陈六合没有去看洪萱萱,他的目光盯着窗外天际,忽然低声道:“还没结束,不用着急!” 闻言,洪萱萱的娇躯狠狠一震,眼神惊疑的看着陈六合,可她却不能从陈六合的脸上看出任何端倪,只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还有他嘴角挂着的那一抹如恶魔般的冷冽弧度! ...... 另一边,山路上,血腥弥漫,神罚小队仅存的三名队员正在清理道路上的尸体,好让张青海的车子能够畅通前行。 李姓老者,则是与张青海坐在车内,默默关注这一切。 “砰!”突然之间,一声枪响再次传来,在这片空间之中猛然炸开,犹如晴天惊雷一般差点吓的众人魂飞魄散! 但是,现场的人,没有出现任何伤亡! 他们大惊,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向枪声起源地张望而去。 当他们看到周围的景象时,一个个的脸上都彻底变了颜色! 在山路两边的密林中,不知何时出现了数道人影,他们分散四处,看似散落,其实已经把这条山路给包围封锁了起来! 仔细一数,他们不多不少,刚刚好九个人! 那一枪,就是九人中,那个身材最矮小估摸着只有一米五左右的青年开的! 他朝天开枪,不为杀人,似乎只为提醒张青海等人,他们的存在! 这是何等的自信与张狂? 这一刻,别说神罚小队仅存的三个人了,就连坐在车内的李姓老者,都是心脏骤跳,一双老眼中,乍现除了一抹无比凝重的神情。 仅仅一个照面,他就敢万分确定,这突如其来的九人,皆是高手,并且皆是不可多得的高手!其实力,一定要在神罚小队之上。 甚至,远远超过了神罚小队! 因为李姓老者能从这九个人身上感受到一股气息,让他都感觉无比危险的气息! 他们不像是狼群,更像是虎群! “皇一,你个白痴!明明能偷袭取胜,为什么还要鸣枪惊敌?”站在那名不足一米五个头青年不远处的一名高挑女孩冷声轻叱,她便是皇族中唯一女子,皇九! 皇一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说道:“皇说过,每一次战斗,都要享受其中的乐趣!不然,才不会觉得杀人其实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 “没有皇的实力却妄想拥有皇的霸气,你无疑是皇族中最蠢的一个人,如果因为你的愚蠢行径而导致了我们有人员伤亡,我相信皇会把你剁碎了喂狗!”身材高挑修长的皇二道。 “不不不,如果这样的战斗都能让你们的小命受到威胁,那你们也太无能了,无能的人,是不能待在皇族之中的,那是对皇的侮辱与亵渎!”皇一咧嘴笑道。 没有人去回应他,只是皇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而已! 皇一的目光掠过神罚小队的三人,最终透过车窗玻璃,落在车内的李姓老者与张青海的身上。 皇一抬起了一只手掌,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了勾,用洪亮的声音说道:“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主动去见上帝!二,我们送你们去见上帝!” “白痴!”皇九再次冷哼一声,似乎受不了皇一模仿人皇臭屁时的模样,她直接动了,身形一闪,向山路奔袭而去,带着凛凛杀意! “真是一个不懂得幽默的丫头!”皇一轻叹一声,足下一跨,也动了,而皇族其他成员,自然也不再停顿。 九个人,化成九道魅影,同时涌向山路,他们就像是一头头凶悍的猛虎下山,一个个都迸发出了让人骇然失色的彪悍气势,舍我其谁,铁血杀伐! “如何?”车内,张青海的脸色阴沉难言,他似乎也感受到了空前危机! “凶多吉少!我去阻他们!我若不死,比便无恙,我若战死,你......能逃便逃!”李姓老者深深看了张青海一样,一个闪身,蹿出轿车,气势狂暴的向皇族成员冲杀而去! 沉寂了没多长时间的山路上,再次变得呱噪了起来! 但是,并没有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惊雷声响,只是有鲜血洒向长空,有气爆不断炸开! 皇族到底有多强?这一点,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每一个与皇族交战过的对手,提及这个名词时,都会禁不住的肃然起敬! 他们的整体实力,值得任何人去尊重! 在这种情况下,皇族天降奇兵般的出现,会造成怎么样的毁灭打击,可想而知! 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神罚小队的三人,没有坚持过几个照面,就被活生生的斩杀当场,戾气最重的皇九仍然拔得头筹,先杀一人! 然后,九人围攻李姓老者一人,其结果,也是预料当中的惨烈! 当然,惨烈的是李姓老者而已,纵然他实力再强,能媲美天榜高手,但独自面对全盛时期的皇族九人,还是有些螳臂当车的意思! 况且,还是在李姓老者身负重伤的情况下,结果不言而喻! 在激斗了长达数分钟的时间过后,皇族付出了些许轻微的代价后,就用人海战术,把李姓老者强势的轰杀当场! 随着皇九一个极具观赏性的闪身划过,手中匕刃抹过李姓老者的脖颈,这一战,就正式落下了帷幕! 当李姓老者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中时,也预示着,一个恐怖的强者,就此陨落! 引擎轰鸣声传来,李老一死,张青海就知大事不妙,立即让司机开车逃亡,心中那最后一死侥幸也随之破灭而去。 然而,皇族九人,岂会让目标人物逃之夭夭? 皇八直接掷出一个手雷,丢进轿车地盘,一声巨大轰鸣,防弹轿车被炸得腾飞而起。 最终,张青海还是难逃厄运,被皇一一枪打穿了脑袋,了结了他的性命! 山路上,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再无一个活人,只有一地的尸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