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1章 惊变突起(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51章 惊变突起(求鲜花!)

“这个可以有。”陈六合色眯眯的笑道。 “你教我飙车,我带你去啊。”慕青烈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陈六合白眼直翻,重新蹬着三轮车,摆摆手道:“就你这样的马路杀手还跟我学玩车?你不是这块料,我也丢不起那人。” “大叔,你别这么小气嘛,看在我这么有诚心的份上,给次虚心求教的机会?”慕青烈不依不饶。 “我玩车的方式你学不来,除非你想英年早逝,墓志铭我都给你想好了,不作死就不会死。”陈六合撇撇嘴说道。 “大叔,你瞧不起谁呢?别人都说我天赋异禀。”慕青烈不服气了。 陈六合丢了个满是鄙夷的眼神给她,道:“你要是陪我睡一觉,我还会说你天纵奇才呢。” 旋即,他摆摆手:“别说那些没用的了,想跟我学飙车就甭想,该干嘛干嘛去,我到家了,好走不送。”说罢,陈六合拐进了漆黑的胡同口。 慕青烈皱着鼻子咬着牙,满脸不爽的看着陈六合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迟疑了一下,竟然开门下车,偷偷的跟了进去...... 今晚夜很深,胡同里唯一的几盏路灯早在12点就已经熄灭,此刻显得无比幽暗,基本上伸手不见五指。 八九月的天气很燥热,但今晚也不知道刮的哪门子阴风,一阵吹来,都让人觉得有些微凉。 在进入胡同的那一刻,陈六合忽然顿了顿,他眯了眯眼睛,随意扫了下漆黑的四周,嘴角莫名其妙的挑起了一个弧度。 旋即,他蹬着三轮继续前行。 一切都很安静,静的连虫鸣的叫声都没有,只有陈六合蹬着三轮的“咔咔”声,他摸出了一根烟,用火机点燃。 火苗窜动照亮了一丝半点的空间,陈六合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端倪的他,嘴角笑意却是更加浓郁了一些。 就在火机的火光刚刚暗下去的瞬间,陈六合的眼睛有略微的不适应,在进行强光和黑暗之间的适应转换。 就在这个时候,徒然,一道寒芒从他的左侧凭空划出,那是一把锋利到了极点的长刀,仿佛能把黑夜斩断,直奔他的脖颈而来。 这一惊变突起,来得太快,也太过突然,让人无暇反应与顾及,眼看那长刀就要斩断陈六合的脖子。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六合的腰身竟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倾倒,暗夜下,那把锋利刀口几乎是贴着他的下巴与鼻尖划过。 “我就说,难怪杀机四伏。”陈六合还有闲心说话,他的手掌撑在车斗边缘,轻轻一用力,整个人就腾空跃起,脚尖犹如闪电掠过,都不用眼睛去看,仅凭着经验与感觉,准确无误的点在了刀手的手腕上。 一声沉闷的痛叫传出,那柄锋利的长刀“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黑夜中的刀手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蛰伏了这么久的暗杀,选了个这么绝佳的机会出手,本该是一击必杀,却不曾想,不但被对方轻易躲过,而且还一脚踢裂了他的手腕骨。 这一切仿佛未卜先知,这一切发生的又是如此不可思议,他无法想像,在这种情况下的伏杀,怎么还会出现这种的结局。 唯一的解释,对手太强,强到了匪夷所思。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你很懂得把握机会,知道在光线转换的时候下手,但很可惜,我比你更懂得这些,所以一个漏洞,你必按耐不住!” 陈六合声音平淡如水,一击得手的他,四平八稳的站在了刀手面前。 “怎么可能?你如何知道有人在此伏击?”刀手骇然。 “呵呵,你们这种程度的伏杀如果都能对我凑效,那估计我早就在跟阎罗王那个老头聊天打屁了。” 陈六合不屑的说道,一股强大的自信散发而出,很是惊人。 而且他口中所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刀手没再说话,他动了,身穿一袭黑衣的他犹如融入了暗夜,但他并不是继续进攻,而是必杀一击失手后,便很有自知之明的想要闪退而去。 然而,陈六合如何会让对方全身而退?只见他猛然踏前一步,手掌成爪,向对方的肩膀擒去。 这刀手也不是等闲之辈,手底下有些本事,一个猫腰,身如泥鳅一般错过陈六合的指掌。 冷笑一声,陈六合神情不变,探出去的大手并没有收回,而是轻轻一翻,竟旋转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随后更加诡谲的牢牢钳住了眼看就要脱离而去的黑衣刀手。 “在我面前你还想跳脱?有些天真!”随着这句话,陈六合指爪一捏,一连串的骨爆声伴随着刀手的剧烈惨叫“啪啪啪”的响了起来。 这一爪,陈六合没留余地,直接把对方的肩胛骨捏了个支离破碎,他的指掌之力足以开金断石! “滚开!”刀手脸色惨白,豆子般的汗珠滚落而下,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直取陈六合的小臂。 “你想取我小命,我留下你的小命,不算过分!”陈六合嘴角挂着轻蔑笑容,手掌一晃,脱离了对方的肩膀,在错开匕首锋芒的时候,同时卡住了对方的咽喉。 只需轻轻用力,这个手底下貌似沾过几条人命,且有几分本事的刀手,便会一命呜呼。 “嗖!”刀手并未认命,匕首从下而上的再次划来,要切断陈六合的手腕。 “无谓挣扎。”陈六合嗤笑一声,空闲的左手探出,擒住了对方持着匕首的手腕,轻轻一扭,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只见刀手的左手腕呈现出了一个夸张且恐怖的弧度,直接被陈六合捏碎了腕骨。 “你身手不错,速度也够快,但很可惜,你找错了对手。”陈六合淡然说道,手掌在发力,刀手嘴中都发出了“呃呃”的窒息声,他惨白的脸色在发青,旋即发紫,随后发黑,不到几秒,眼球就在泛白。 这样一个丢出去或许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合格杀手的家伙,在陈六合面前却如一个儿童一般,毫无反抗的能力。 这还是在陈六合有意留手的情况下,不然真要轰杀对方,一个照面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