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0章 被人白玩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50章 被人白玩了!

“刚......刚才那个电话是乔云起打来的?”慕青烈脸色惊骇的问道,虽然知道,但她不敢确定。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回话,而是蹲在了乔云峰的身前,淡淡道:“今天收拾你,其实跟你嚣不嚣张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因为你是乔家人,你姓乔,我踩的就是姓乔的,以后别披着乔家的外衣来我面前装逼,不然我打断你五条腿。” “如你所知,刚才正是你眼中最了不起的乔云起给我打的电话,结果你看到了,然并卵,回去告诉乔云起,今天我踩的是你乔云峰,下一次,说不定就轮到他乔云起了。” 陈六合站起身,嘴角挂着一丝不屑,杭城顶尖贵公子?有名的青年才俊?在他眼中狗屁不是! 转过身,陈六合又想起什么,回了下头,道:“对了,你回去以后,要找我报仇抱怨都可以,最好有多大劲使多大劲,不然我都瞧不起你们乔家老小!” 说罢,陈六合对慕青烈勾勾手,走向了那辆红色法拉利,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慕青烈开着车,浑浑噩噩的绝尘而去。 法拉利驶离了郊区,进入了市区,尽管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但做为大都市的杭城,仍旧霓虹四射,一些主要街区还是有不少行人往来。 慕青烈的心情到现在都还没平缓下来,这短短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她看了陈六合至少不下二十次,一双灵动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惊奇与好奇。 “大叔,你到底是谁?”慕青烈最终还是没忍住的问道,她心中对陈六合简直太过惊诧了,这样一个貌不起眼的人,却拥有着与形象天差地别的能量,这种反差,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陈六合的身上每一处都充满了神秘色彩。 “你陪我睡一觉,我就告诉你。”陈六合笑着说道,没个正经。 慕青烈翻翻白眼:“你们男人还真是一丘之貉,开始你不还说你不是个随便的男人吗?一转眼,就恨不得舔我脚丫子了?” “男人说的话你都会相信,可见你有多单纯。”陈六合说道。 慕青烈撇撇嘴,道:“你真不告诉我?那回头别怪我让人去调查你,哼哼,在杭城我想知道的人和事,还没有查不到的呢。” 陈六合瞥了她一眼,道:“看的出来,能跟乔云峰正面叫板,显而易见,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慕青烈不答反问:“大叔,你今天真是让我涨见识了,真看不出来你是个能跟乔家叫板的牛人,这算不算是真人不露相?” 打着转向灯,慕青烈道:“难怪你能那么胸有成竹,原来是真有底气,害得我还好一阵为你担心。” 陈六合耸耸肩,懒得搭茬,慕青烈却有些喋喋不休,她从头到脚打量着陈六合:“我想破脑袋也没想到,杭城什么时候有你这么个狠人啊,你这扮猪吃老虎的调调也玩得太凶了一点,谁能想得到一个骑着破三轮、不修边幅的家伙,会是个不把乔家放在眼里的人?” “所以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只会狗眼看人低。”陈六合放下车窗,让夜风吹打在脸庞之上,很是舒爽。 不一会儿,到了他们相遇的十字路口,陈六合开门下车,扶着他那辆拉风的破三轮,来了个标准的一步上位。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慕青烈把脑袋伸出车窗,对陈六合喊道。 “自己查!”陈六合头也没回,蹬着三轮缓缓前行,而慕青烈显然难以抑制对陈六合的好奇心,不想让这场邂逅这么快就结束,她开车在后面跟着陈六合。 “大叔,你真的能对付乔家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撑腰啊?”慕青烈喊道。 “废话那么多,赶紧去坐台吧你。”陈六合仍没回头。 “我今晚坐你的台吧?你要钱。”慕青烈吊在三轮车后头,一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 陈六合停车回头:“去开房?” “除了开房。”慕青烈道。 陈六合没好气的撇撇嘴:“除了开房你对我来说还有屁的用处?对于那些不给我日的女人,在我眼中就跟衣橱柜里的橡胶模型没啥区别,还不如充气娃娃来得有诱惑力,赶紧滚犊子。” 慕青烈没有生气,反倒“咯咯”笑了起来,一双眼睛都笑成了月牙湾:“大叔,你说话可真粗鲁,也真有意思,以前可没几个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陈六合继续蹬着三轮车,颇有股归心似箭的感觉:“这就算粗鲁了?我动起手来更粗鲁,不让你欲-仙-欲-死都不收钱,要不要试试?” “戚,男人都喜欢吹嘘自己,到了正场长,没几个是中用的。”慕青烈有些不屑的说道。 “呵,好像你试过很多一样。”陈六合蹬着三轮车奋力前行,一时的心血来潮,一不小心就整到了一点出头,估摸着小妹都该担心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慕青烈理所当然的说道。 陈六合没再回答她,慕青烈死缠烂打:“大叔,商量个事呗?” “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今天晚上已经让你白玩了一次,你还想干嘛?”陈六合骂骂咧咧。 “谁白玩你了?”慕青烈喊道。 陈六合有点气恼的停下了车,回头道:“这还不算白玩?给你当了一回苦力,还帮你踩了一个傻逼,说好的睡一炮呢?说好的过夜费呢?” “呃......”慕青烈竟然发现自己有些哑口无言,她撇撇嘴,说道:“大叔你要真憋的难受,大不了我请你去嫖啊,地儿随你挑,就算要杭城四大红倌人,我也有办法帮你预约。” 闻言,陈六合来劲了,双眼贼亮:“四大红牌?杭城还有这种振奋人心的调调?” 慕青烈翻了个白眼,一脸鄙夷:“你们男人怎么都是这幅德行?”顿了顿,她接着道:“杭城四大红牌可一个美过一个,个个都是大美人,很有搞头,要不要去试试?”慕青烈双眼狡黠的诱惑道。 -------------- 鲜花鲜花,月底了,鲜花最是激烈,眼看菊花又要不保了,兄弟们,别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