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报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511章 报恩

陈六合轻声说道:“但是老黄,有一点你一直想错了,我从没想过掌控你!就像我对小妹说过的话一样,成就一个人,并非要掌控一个人!” “哪怕是有一天,因为形势变换利益驱使,你要跟我反目成仇,成为我的绊脚石,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和决定!我们之间,便是敌人,没有更多的因素!”陈六合淡淡道。 “真有这一天,六哥,你先斩我!”黄百万沉声说道。 “呵呵,好了,别想那么多!人啊,达到一定的高度,很多事情都是会身不由己的,有些热闹,即便是不想凑,也必须要凑!”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好好在缜云经营,你说你想当缜云王,路还很长!” “六哥,以后让咱妹伺候你,老黄不能报恩,让咱妹报恩。”黄百万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陈六合昂头看着有些灰蒙的天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再次失笑了一声,这个黄百万,为了让自己放心,倒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不惜把最疼爱的妹妹送来! 这份心意,陈六合要是说没有感触,那是骗人的!至少能证明,现阶段的黄百万,还是没有任何异样念头的! 中午,为了给黄诗远接风,陈六合特意跑到菜市场买了几个好菜。 下厨的时候,陈六合掌勺,黄诗远就在旁边打下手,陈六合驱赶了几次都无果,最后也只能让这个闲不住的丫头在一旁洗菜切菜的帮忙了。 吃过午饭,陈六合打了个招呼,拿着黄诗远的有关证件,屁颠颠的跑去杭城大院帮她办理入学手续了。 凭陈六合跟杭大的关系,办这样的事情还不是轻松写意? 一个下午搞定,当他重新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黄诗远正坐在庭院的凳子上看书! 庭院内干净整洁,衣架上晾满了衣物,他陈六合的衣裤就占了大部分,其中包括他的内裤,这倒让陈六合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不过倒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如果不让黄诗远这个懂事的丫头帮他做些什么,心中一定会过意不去的。 第二天一大早,陈六合起床,却发现黄诗远比他起的更早,早饭都已经做好了,就等着陈六合一起吃呢。 这让陈六合有些哭笑不得,他还想着早点起来帮这个丫头做早饭了。 饭桌上,陈六合不由打趣了一声:“以后有了你这个田螺妹妹,看样子哥的春天要来了,可以当一个游手好闲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老爷了。” 黄诗远恬静的笑了起来,笑得很干净很踏实,看的出来,她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一定是个勤劳懂事开朗活泼坚韧的人! 吃过早饭,陈六合亲自把黄诗远送去了杭城大学,让黄诗远正式开始了大学生涯! 处理完黄诗远的事情,陈六合屁颠颠的跑到秦墨浓的办公室风花雪月去了。 秦墨浓也不例外的揪着陈六合,对特里普斯家族的事件做了一翻询问,可见,没有人能对这么震惊的事情保持一个淡定的心态,秦墨浓也不成! “六合,杭城算是彻底稳定,危机度过!但利弊同行,锋芒盛过头了,是不是要消停一段时间?张弛有度会好点。” 秦墨浓被陈六合强行拉坐在双腿上,她只好羞红着连,手臂勾着陈六合的脖颈,吐气如兰。 陈六合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秦墨浓那职业短裙上游走着,抚摸着那丰腴圆润的挺翘美臀,极佳的手感让得陈六合流连忘返。 “张弛有度?哪里有那么简单?” 陈六合失笑了一声,道:“别看我现在风平浪静,实际上还处于一个身不由己的阶段,况且时不待我啊!长三角是事情拖太久,必须尽快处理了,迫在眉睫,不然以后的变数和意外会更多!” “可你这样顶风大唱,也非常冒险!”秦墨浓时不时的看向办公室门,生怕有一个人突然闯进来,看到这让她羞愤的一幕。 “就是因为锋芒太甚了,很多人都已经有了陈六合威胁论,所以我才要更加的马不停蹄!在最短的时间内平定了现有的危机和变数!那样才没人可以跟我作怪!” 一边说着话,陈六合的手掌一边游走,已经探到了裙摆之间,整只手掌覆盖在了秦墨浓那光洁透亮又触感细腻清凉的肉~丝美腿上。 秦墨浓的娇躯都微微一颤,缩了缩身子,窝在陈六合的怀里,一只手掌按住陈六合使坏的大手,轻喘道:“你要加快速度的平定中盘,进入收官阶段,谈何容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会有办法的。” 陈六合轻声说道:“北边的人都以为,把清舞逼走了,就犹如斩断了我的左膀右臂,让我成了一只拐脚虎,我所具备的威胁力也大大降低!” “我偏偏还就要展示出空前的强势,我越强,清舞就越安全!”陈六合说道:“反之,如果我真的折在了长三角,那清舞的处境才会更加危险!” “你的思维,总是跟人与众不同。”秦墨浓无奈的道了一声,身躯又是一颤,她感觉到,陈六合的手掌已经探进了她的裙底,正在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边缘游走。 那种瘙~痒难耐的异样感觉,让她的娇躯如同电流划过一般,浑身无力,脸色娇羞绯红! “别......别乱来,坏蛋,在和你说正经事呢。”秦墨浓语气慌张的说着,媚眼如丝,简直要勾魂夺魄,手掌死死的按着陈六合的手掌,不让其动弹。 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个促狭而邪魅的弧度,道:“我也在很正经的跟你说话啊。” 说话同时,陈六合的手指轻轻一触,隔着肉色丝~袜与薄薄布片,触到了一处柔软至极的部位,秦墨浓登时倒抽凉气,浑身颤颠,随后绵软无力的倒在了陈六合的怀里。 贝齿紧咬的她脸色潮~红一片,就像是要渗出血来了一般的娇艳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