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2章 跨过海洋的通话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502章 跨过海洋的通话

谁知,陈六合并没有因为李泽彦的提议而做出回应,他点了根香烟,眉头深深凝着,手指在会议桌上轻轻敲击,传出了有节奏的轻响! 所有人都看着他,等他做出决定,可陈六合楞是没有说话,似在做着思考! 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而此时此刻,也没人敢去打搅陈六合,就这般安静的等着。 半响后,陈六合才摇摇头,他开口道:“这不是办法!我不能因为我的事情,把你们大家都拖下水!你们能帮我帮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矫情,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能坐在这里的,都不会跟你见外!”李泽彦翻了个白眼说道。 陈六合吐出几个烟圈,说道:“这一战,对面明显是抱着必杀的决心,继续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也没有耐心跟他们继续僵持在这里了!” 顿了顿,陈六合道:“最主要的是,你们的再次注入,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方郭谭薛四家,这次能拉拢夏商和华贸两大集团!谁知道他们还能打出什么牌?”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眼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就是被放在烈火上炙烤!只要坚持住了,还能有活路!一旦没抗住,将会功亏一篑!所有的投入跟努力都白费了!还要落下了一个笑柄!” 江兴航凝眉说道:“不行的话,我跟老头子商量一下,江浙商会这张牌,是时候可以打出来了!” “不行!我不可能让你们这般付出!我知道你们江家在江浙商会内的处境!并非一家独大,也有对手在虎视眈眈!” 陈六合直接否认:“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次战斗,不需要你们再出手!” 闻言,众人的神情都狠狠一怔,眉头皆是紧紧蹙着,苏婉玥说道:“六合,难道你想就这样认输了吗?我不允许!这一战对你来说,至关重要!” “认输?你们也太小看我了!”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隐忍弧度! 李泽彦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一变,惊疑的看着陈六合,道:“你不会还有什么后手吧?六子,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想法赶紧说出来!省的让我们跟着你提心吊胆!” 陈六合环视了众人一圈,狞笑道:“刚才周董说的一句话很对!这是一场谁都不愿意服输的战斗!唯一的出路就是展现出让对方无法匹敌的能量,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 “我的耐心已经被磨灭!没有再多的时间跟他们小打小闹!”陈六合轻声说道:“不就是找帮手吗?他们会,我也会!我还要直接将军!” 舔了舔嘴唇,陈六合的脸色变得凶狠:“我就要看看方郭谭薛四家到底有多大的魄力,敢不敢拿出全部的身家性命来跟我斗!我就要看看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摇旗呐喊的那些人,有多大胆量,是不是敢跟他们赌上身家性命!” 这话一出,众人惊疑,有些失色,不明白陈六合哪里来的底气,说出这等狂妄话语! “陈公子,你......”兰景旭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陈六合已经把底牌都给亮出来了,哪里来的底气说出这种话?香江三大家族,不就是他的底牌吗? 陈六合没有理会兰景旭的话,也没有去在意众人惊讶的表情,他掏出了手机,站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高楼大厦。 旋即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响了没几声,就被接通! 不等陈六合说话,就传来一道厚重的声音:“陈六合?我知道是你!如何?想要来求饶吗?告诉你,一切都晚了!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一次,你必败无疑!” “一旦慕家和周氏倒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底气可言!你在杭城的根基,将不攻自破!没有人会再大力支持一个失败者!兰家?他们会果断放弃你!” 电话中的声音讥讽的说道:“到时候直接影响到你在长三角的布局,会溃败千里!你必将成为落水狗!别说北上,在南方都再无立足之地!我们看你怎能死!” 等对方把话都说完了,陈六合才冷声道:“方亚洪,你想多了!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只是想提醒你一声,告诉另外几家的人,做好把棺材本拿出来的准备!有种,就跟我死磕到底!” “我看你们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你们要是敢退缩,就是我陈六合养的!”陈六合凝声道:“想让我陈六合崩盘?那就把你们的身家性命都拿出来跟我玩!” 丢下这句话,陈六合就挂断了电话,他脸上寒气毕露,让得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仿佛骤降了不少!所有人都无言以为,被陈六合的狂妄给震惊! 这家伙,如果不是疯了,就一定是要做出什么让这个世~界随着他发疯的事情了! 陈六合没有说话,在手机上快速按出了一个号码,号码不是华~夏的,而是大洋彼岸的某个国度!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快要传来忙音的时候,才被人接通,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我保证,上帝都无法救赎你!扰我清梦,我会送你去地狱周游!” “如果你不想屁股开花,被脱光衣服挂在十字架上的话,那么,我想你应该从床上爬起来,用凉水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再来跟我好好对话!”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个邪魅弧度,吐出一口及其流利的标准英语。 电话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旋即,一声惊叫发出,能预想到,一个正处于迷迷糊糊之间的人,受到了严重刺激,猛然从床上蹦起来的场景。 “老大?老大?是你吗?我的天!偶,上帝,我不是在做梦吗?”电话中的声音无比夸张,能听得出,语气都在颤抖,似乎处于一个极度亢奋的激动情绪当中。

上一篇   第1501章 应对之策

下一篇   第1503章 超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