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不速之客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492章 不速之客

听到江兴航的话,陈六合洒然一笑,道:“不然你以为哥们怎么屹立在这块土地?虽然我喜欢装~逼,但那是哥们有足够资本,不然岂不是成了煞笔?” “你就吹吧你!”江兴航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的底牌现在已经亮出来了,虽然惊人,但也不要掉以轻心,对面若是还有后手,很难办!” 闻言,陈六合不以为然:“如果能被小风小浪就击垮,我也就不叫陈六合了。” 看着陈六合那副嘚瑟的样子,江兴航就失笑摇头,道:“你小子,总是喜欢把自己搞得这么神神秘秘,老子跟你关系这么铁,至今都摸不清你的底!” 陈六合轻笑的耸耸肩,顿了顿,又道:“这次没给你家老爷子添麻烦吧?” 江兴航翻了个白眼说道:“有没有麻烦都被你找上门了,还能怎么样?谁让我们江家欠你的人情?” “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其实你们这次不出手,我也不会多说什么。”陈六合轻声说道,这一次可不是仅仅帮忙的问题,而是牵扯到站队的问题! 江家帮了他陈六合,就等于站在了方郭谭薛四家的对面,这对江家的发展非常不利! 毕竟要比起政~治资本,江家还不是方郭谭薛的对手! 而江家跟李氏、邹氏、冯氏还有本质上的不同,江氏的根基是在大~陆,其他三家则是根基在香江,所以不用太在乎方郭谭薛的政~治能量! “你知道的,那种情况不可能出现,你只要开口,江家必定出力!” 江兴航说道:“老爷子说了,看形势而动,能不动用到江浙商会这张牌,尽量不动,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可以打出来!” “费心了。”陈六合轻声说道。 江兴航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我知道你肩膀上的担子,也知道你心里的苦,好兄弟,没得说!你只要有难,我江兴航必定赴汤蹈火绝不二话!” 顿了顿,江兴航打趣一笑,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到时候你北上入京,带着我一起耀武扬威就可以!让我也风光风光!” 餐后,一行人直接来到周氏集团的大本营,进入了紧张的作战状态,由于有强大的资金链做后盾,再加上李氏、邹氏、江氏的加入。 今天的形势已经彻底稳固,在缓慢的往上爬,能看得出,方郭谭薛的四家联盟,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吃力,很难再把慕家与周氏的股市往下压! 不多久,李泽彦、邹阅锦、冯玉成三个人也赶来了,大家坐在一起观察战局,氛围很轻松,丝毫不觉的凝重,形势虽然不算大好,但绝对值得振奋! “六子,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忽然李泽彦对陈六合说道。 “说来听听。”陈六合叼着一根烟,大大咧咧的坐在真皮座椅上。 “今天上午,我们李家收到了来自京城的警告.......”李泽彦脸上挂着笑意:“你说,这是不是非常有趣?” “邹家跟冯家也收到了警告。”邹阅锦轻笑的说道,显然,他们对这件事情,只是感觉有趣,并没有感觉到惧怕! 陈六合眉毛微微上扬,嗤笑道:“来自京城的警告?我看是来自方郭谭三家的警告才是吧?他们没那么大的本事,还代表不了京城!京城也不是任何一个家族可以代表的!” 周嘉豪开口说道:“他们这显然是害怕了啊,你们这几股力量参与进来,足以让他们忌惮!再加上他们现在骑虎难下的局面,坐不住是肯定的。” “哼,明刀暗箭的什么都用上了!真是一帮蹬不得大雅之堂的鼠辈!”陈六合讥讽的骂了一声。 “不过,他们想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知难而退,确实有些天真,如果怕了,岂会轻易站位?既然站位,又岂会怕了他们的警告?”李泽彦轻描淡写的摇了摇头。 “他们这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就凭他们也想只手遮天?贻笑大方,不知所谓!”陈六合不屑的道了声:“这一次,我必定要让他们颜面扫地!” 不多时,苏婉玥走进了会议室,脸色冷如寒霜,来到陈六合身旁,她道:“六合,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我刚刚收到消息,方郭谭薛四家有人南下了!已经抵达中海!” “他们这个时候南下,很显然,来者不善啊!”苏婉玥有些凝重的说道。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是微微一惊,慕建辉说道:“这就很古怪了,这个时候,他们不选择避其锋芒,还要往上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陈六合冷笑一声:“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来就来吧!不用搭理他们!” “嘿嘿,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很好奇他们有何目的啊!”李泽彦看着陈六合说道:“总之,跟在你这个家伙身边,总是少不了热闹跟刺激!这次大~陆行,我感觉会很不平凡!” “我也不希望太平淡,不然就太无趣了,也对不起我给他们摆出来的阵仗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游戏,总要激烈一点才更具备趣味性嘛!” 下午,股市收盘,偌大的会议室内传出了欢呼声,经过一天的苦战,最终以慕家和周氏的股票上涨了五个百分点而告终! 本该死气沉沉的局势,被彻底盘活了! 傍晚,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杭城最豪华的酒店,在这里举行晚宴,帮香江三大少接风,该来的都来了,人很多。 可还没等他们开席入座,宴厅外,就出现了一帮不速之客,同样的浩浩荡荡,一眼看去,八九个人,清一色的青年男女。 一个个富贵逼人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角色! 他们气场很强,气势很足,一出现,就吸引了陈六合等所有人的注意。 当看到这些人时,陈六合的眼睛猛的一眯,旋即嘴角划起了一个无比耐人寻味的弧度!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那些不速之客中,有一个穿着西装,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大步走来,目光直勾勾的盯在陈六合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