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7章 老实一边呆着去!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47章 老实一边呆着去!

看着乔云峰的样子,陈六合的笑容很灿烂,咧着一口大白牙,道:“很害怕?别怕,你们乔家不是很厉害吗?有个那么厉害的家族给你撑腰,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别乱来,再打就要死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此情此景,陈六合在乔云峰的眼中就像是个魔鬼一样,这是个地地道道不计后果的疯子,当家族背景无法吓人的时候,他的内心世界是崩溃的。 “呵,这可不像是乔大少说的话,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啊,你不但要弄死我,还说要杀我全家呢,怎么?这一转眼,就变样了?”陈六合讥笑着问道。 “我......我我错了,你离我远一点,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乔云峰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没有人在面对陈六合这样的疯子而不害怕的,他乔云峰更是怕到极点,因为他怕死。 陈六合淡漠的摇摇头,又吸了口香烟,才道:“我本来是不想跟你这样的二逼小纨绔一般见识的,可你为什么非惹我呢?现在好了,你把我惹急了,你却又玩不起了,那多没劲?” “不,我不是故意的,别......”乔云峰吓破了胆,语无伦次,不敢再放任何狠话,他现在只想认怂,只想让眼前这个魔鬼赶紧离开,离他越远越好。 “不是故意的有用吗?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陈六合冷笑的摇摇头,道:“你们乔家的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样欺善怕恶?一张嘴巴永远要比手段厉害了千百倍。” “你不能对我怎么样,否则乔家不会放过你的,我爷爷是乔建业。”乔云峰心惊胆寒的报出了自己爷爷的名讳,一个地地道道的杭城名宿,乔家家主! “乔建业......”陈六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顿了顿,又道:“但是我现在已经动了你,要怎么办?反正乔家也不会放过我,似乎把你打成这样和把你打残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我为什么不把你打残?甚至把你打死?至少等乔家找上门的时候,我还不算太亏!” 闻言,乔云峰吓得惊慌失措起来,一个劲的挣扎,双手攀着轮胎,双脚在地上蹬着,想要起身,可还没等他站起来,就被陈六合一个巴掌盖到了地下。 “别,求求你放了我,我保证不找你麻烦了,我保证不跟我爷爷说今晚的事情,只要你能放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别杀我,千万别杀我。”乔云峰痛哭流涕,你不能奢望这样养尊处优惯了的纨绔能有什么骨气,那都是扯淡。 “你这样的屁话我已经从无数人口中听到过,可惜他们都不聪明,一转头就变了嘴脸,无比怨毒,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但很不幸,他们的下场往往要比之前更惨,甚至拖累了整个家族。”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我......我不会,你放心,我真的不会。”乔云峰保证道,眼泪鼻涕和鲜血全都混淆在一起,模样惨然。 “其实你会不会跟我秋后算账,对我来说根本没多大关系,既然我敢动你,我就不会怕了一个乔家。”陈六合摇着头:“只是我觉得你们乔家人是不是太过养尊处优、骄纵惯了?怎么一个个走出来都是一副找抽的面相?” “求求你放了我吧......”乔云峰在哭求。 陈六合无动于衷:“我为什么要放了你?成王败寇很正常,如果今天是我被你踩在脚下,我估摸着我的下场会更惨,可能会被你玩废了,就算不死也得被整个半死不活,我现在又为什么要可怜你?” 见求饶无用,乔云峰嘶吼:“我劝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你死定了,你必死无疑,你全家都得跟着死!” 陈六合点点头,没有说话,狠狠吸了口香烟,然后取下烟蒂,在众目睽睽之中,把烟头按在了乔云峰的脸上。 “啊!”乔云峰痛苦哀嚎,撕心裂肺,听得人头皮发麻,所有人都有点毛骨悚然,看向陈六合的目光彻底变了,变得惊骇与畏惧,这真是一个狠人啊,乔家子弟这个名头,似乎在他的眼中没有半点震慑力,还只能落到个下场更惨! “继续吠,你吠的越凶,就会死的越惨。”陈六合神情淡漠的吐出两个字,笑容犹如魔鬼一般的可怕。 乔云峰一脸的惊恐,急剧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在抽搐,捂着被烟头烫焦的伤口,他拼命的往后靠,似乎想要钻进车底。 “别别别......”乔云峰慌乱的摇着头,他怕极了陈六合。 慌乱间,他对着站在远处的慕青烈嘶吼道:“慕青烈,你快让他走开,快让他住手,我如果被玩死了,你也别想脱开干系,你知道后果!”求饶和威胁都无果,他把希望寄托在了慕青烈的身上。 慕青烈娇躯微微一颤,一双绣眉深深皱着,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道:“大叔,差不多就收手吧,这样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陈六合回了一下头,斜睨慕青烈一眼:“我现在收手就能全身而退吗?” “不能!”慕青烈很诚实的说道,顿了顿又道:“但我保证,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你。” “能保我无忧?”陈六合又问。 慕青烈还是很直接的摇摇头:“不能,但我尽量!” “既然什么都不能,你又什么都管不了,那就老老实实待着别出声。”陈六合不轻不重的丢出一句话,让的慕青烈脸色一怔,努了努嘴唇,还是没有再说出什么。 低头打量着六神无主的乔云峰,陈六合眯了眯眼睛,淡淡道:“你呢,收起侥幸的心里,除非我同意,不然没人可以从我手中救走你,即便是你们乔家的人来了,也没用!”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乔云峰被吓破了胆,觉得空前的无助和恐惧。 “其实你这样的人,真宰了,也没多大意思,扑腾不起来什么浪花,太过无趣,不过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比我还无耻,既然比赛前就立了赌约,你是不是应该先把赌约履行?其他的我们等下再谈。”陈六合轻笑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