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6章 谁能弄死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46章 谁能弄死谁?

“你!”慕青烈气急:“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别以为我怕了你,别人怕你们姓乔的,我慕青烈可不怕!” 乔云峰被人从地下扶起来,用纸巾擦着脸上的血迹,他恶狠狠道:“难道你就以为我乔家会怕了你们慕家?今天是有人要动我在先,如果你要为了这样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出头,那也别怪我发狠,就看看闹大了以后是谁占理!” 一句话,说的慕青烈有些迟疑,的确,不管怎么说,都是破烂大叔打人在先,就算占理,也无济于事,敢当众动乔家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件事情很棘手,就算她要尽力帮陈六合,恐怕都于事无补,毕竟不管对乔家还是对慕家来说,陈六合太过无足轻重。 就在慕青烈有些为难的时候,一只宽大的手掌贴在了她的臂膀上,旋即把她推开,只见陈六合缓缓上前几步,笑眯眯的看着乔云峰: “别叫嚣的那么厉害,我没想过让谁来保我,我也不需要谁来保我,区区一个乔家,区区一个二逼纨绔,我不认为你们能翻出太大的浪花,还是那句话,今天你要是不光着屁股跑一圈,我保证你离不开这里。” “大叔!”慕青烈疾声喊道。 “老实待着看戏!”陈六合头也没回的说道,乔云峰既然要咄咄逼人,那他自然没有不接招的道理。 “给我弄死他!”乔云峰脸色阴鸷的说道。 登时,那十多个人就一拥而上,陈六合风轻云淡的前进几步,对着第一个冲过来的人就是一脚,把他直接踹飞了出去。 接下来的过程很显然,完全处于虐打当中,陈六合就跟一只饿狼面对一群鸡仔般,举手抬足就有人惨叫飞出。 这是一场人数悬殊,但战力更加悬殊的打斗,不到半分钟时间,十多个人全都被陈六合干翻在地。 爬不起来的就躺在地下痛苦呻吟,还能爬的起来的也躺在地下装死,面对陈六合这样恐怖的变态,他们哪里还敢再爬起来动手?装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从始至终,陈六合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面不改色,甚至连呼吸都没有变化,就像是做了件及其微不足道的事情。 所有人再一次看呆了,惊诈的瞪着一双眼睛,有些人嘴巴都张开了,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这特么的也太变态了吧?十多个人就这样被他放倒了?而且放倒得如此轻松写意,简直比电视上所看到的动作片来得还要赏心悦目。 在场的都是一些富家子弟,见过市面,能打的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一些专业的保镖和退伍军人,也是一个能打七八个的主,可却完全做不到像那破烂大叔一样波澜不惊啊,直让人感觉他的战力值快要逆天! 慕青烈也是满脸呆滞,眼中满是惊奇和骇然,隐隐还闪过一丝惊艳,她的小脑袋似乎都觉得不够用了,她真不知道一时的心血来潮,从大街上捡了个什么样的变态回来。 不但车技如神,惊世骇俗,而且还这么能打,似乎战力值也深不见底! 她怀疑,即便是家族内供养的一些外家拳高手和一些牛逼哄哄的退役军人,都不是眼前这个破烂大叔的对手! 乔云峰同样吓傻了,惊惧的看着陈六合,呐呐道:“你还敢还手?” 陈六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当我傻?我不还手难道还站在那里让你们抽?”他正在一步步的向乔云峰走去。 “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冷静点,别乱来,我是乔家人,知不知道乔家是什么地位?知不知道乔家有多大能量?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杀你全家都不费吹灰之力。”乔云峰心中恐慌,不断的后退,退到了车旁。 “啧啧,乔家真是好厉害啊,动不动就要杀人,还杀人全家。”陈六合摇头赞叹的说道,但任谁都听得出来语气中的嘲讽之意。 “可我这个人就是不信邪,怎么办?越是碰不得的人,我就是越是要碰。”陈六合逼近了乔云峰。 乔云峰吓的脸色煞白,周围的人也是被吓得不轻,不敢相信陈六合还要对乔云峰动手?他是不想活了吗? “大叔,算了吧,你斗不过乔家的,给自己留点余地啊。”慕青烈疾声说道,眼中很是担忧。 陈六合头也没回的耸耸肩:“余地我早就给这个煞笔留了,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 说着话,在乔云峰杀猪般的声音中,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下,陈六合拽住了乔云峰的头发,抓着他的脑门狠狠的往玻璃窗上撞击了过去。 “咚”的一声,乔云峰发出惨嚎,脑袋被撞得头破血流,他嘶喊道:“你会死的,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那我是不是要先让你不得好死?”陈六合的笑容变得有些冷然,再次把乔云峰的脑袋撞击在玻璃窗上。 “咚咚咚”一下两下三下,乔云峰脑袋上的鲜血越来越多,那惨叫声也是渐渐削弱了下去。 看到这惨不忍睹的一幕,所有人在倒抽凉气,他们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疯子,什么叫疯狂,在杭城,还有人敢这样对待乔家人?他们到现在都还不太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慕青烈已经绝望了,她哀叹了一声,似乎已经放弃了陈六合,她敢断定,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眼前那个猖狂神秘的破烂大叔,基本上就是有死无生,即便是他能逃出杭城,乔家人也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付出代价。 “别......别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不知道什么人轻唤了一声。 陈六合低头看了眼鲜血淋漓的乔云峰,这才松开了手掌,乔云峰顿时如死狗一样的瘫坐在车轮旁,似乎都有些抽搐,那模样凄惨到了极点。 “啪!”点燃一颗香烟,陈六合风轻云淡的吸了一口,蹲在了乔云峰身前,一口浓烟吐在对方脸上,轻声道:“好玩吗?” 乔云峰满眼恐惧的看着陈六合,手脚并用要挣扎,要离陈六合远一点,可越是慌乱,他就越是爬不起来。 -------- 我要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