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没有余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443章 没有余地

听到兰文州的话,陈六合眯了眯眼睛,一双眉头紧紧拧在一起,道:“像你这么说的话,前有公安部的邓锦俞施压,后有范兴河坐镇观望,王金彪这次已经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兰文州点点头说道:“基本上可以这样说!所以我开始才会跟你说,或许退一步,会有海阔天空的效果!在邓家身上吃个亏,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这个建议在陈六合的脑袋中只是稍微一过,陈六合便直接否决了,道:“退一步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次是王金彪,我就让了一步,那下一个会是谁?我是不是又要让一步?” “我不可能给对方看到丝毫能够蚕食我击垮我的机会!”陈六合语气铿锵的说道:“这个头,坚决不能开!” 于公于私,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陈六合都不愿意放弃王金彪这个棋子的! 于公,王金彪是最早追随他陈六合的人之一,跟着他陈六合一路走来,劳苦皆有! 于私,王金彪还是王金戈的亲哥哥,无论这兄妹两感情如何,就算是看在王金戈的面子上,陈六合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王金彪玩完! 听到陈六合的话,兰文州沉默了下去,用力的吸了几口烟,两杆老烟枪坐在小小的雅座内,使得这里烟雾缭绕,氛围沉凝。 “这就很难办了啊。”兰文州说道。 陈六合道:“我自然知道很难办,不然也不会来找你了不是?” “我可以帮你斡旋此事,但作用太小,主要关键还是在于邓家的态度!”兰文州说道:“其实打掉王金彪,对大局势来说,并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让杭城发生震动。” 陈六合点点头,道:“邓家那边我会想办法搞定,其余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特别是看住王金彪不能出什么差池,我担心邓家还会在暗中玩什么黑手。” “这点你尽管放心吧,吴志军那个人你不是不知道,这点职业操守还是有的。”兰文州说道。 顿了顿,他又有些担忧:“你打算怎么对付邓家?可不能再出什么恶劣的事情了,矛盾激化只会让邓家的怒火更旺,对你来说不是好事!” “呵呵,邓家这么高明,我又怎么会太过卑劣?这次我要让邓旺华心服口服的把王金彪给我放出来。”陈六合凝声说道。 两人走出茶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陈六合一个人走在相对冷清的大街上,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王金彪的事情。 别看他嘴上说的那么笃定,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无比头疼,想要让邓家退让,放了王金彪,谈何容易? 从邓家的做法来看,显然是要跟他陈六合争锋相斗了,一出手就是狠招,没有留余地的可能性!这样的邓家,是怨念深重杀心坚决的! 如果真能把邓旺华给绑起来充为人质,那倒也省心省事,可这样无疑于是把自己推入万丈深渊,陈六合可不会做也不敢做! 来到医院,陈六合陪王金戈坐了半个多小时,他能察觉到王家人的忧心忡忡,王金彪的事件显然对他们影响很大。 陈六合没有信誓坦坦的安慰什么,也没给予什么承诺,只是在临走前,他对王金戈说道:“放心吧,王金彪不会有事的,过几天就出来了!” 回到庭院,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看到小妹的卧室内还亮着灯光,陈六合轻笑一声,他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探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沈清舞正巧放下一本书籍,静静的看着他。 “这么晚还没睡呢?”陈六合笑了笑。 “等哥。”沈清舞话语简洁的说道。 陈六合走进房间,在床榻边坐下,道:“不用等我啊,可以先睡嘛。” 沈清舞不答反问道:“兰文州那边怎么说了?” “还能怎么说?邓家出击,定然不会是雷声大过雨点,兰文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 陈六合淡淡说道:“况且邓家很聪明,知道在江浙地区跟我掰手腕,并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故此率先让京城的邓锦俞施压,在高度关注下,总是没人敢乱来的。” “现在的王金彪,就像是被邓家架在火上烤,想帮他脱身,不容易啊。”陈六合叹了一声说道,在沈清舞面前,他没必要遮掩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愁绪与棘手。 “这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吗?昨晚就跟哥说过,邓家不会善罢甘休,邓旺华更会有所动作!眼下形势,才实属正常。”沈清舞泰然自若的说道。 “是啊,邓家的反应很快,反击更快,几乎没给我们喘息的时间!”陈六合淡淡说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的真正关键,就在邓家身上,想要破局,也只有从邓家身上入手!不然纯粹的政~治资源较量,很难救下王金彪,因为主动权全在邓家手中!” 沈清舞说道:“并且王金彪不得不救,这件事情,战略意义已经大过实际意义!说白了,王金彪本身不重要,但他在整个局势内所会掀起的效应很重要!” “没错!”陈六合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 沉凝了一下,沈清舞说道:“哥,从邓家身上下手吧。” “这个我何尝不知?但我却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找邓旺华谈判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越示弱,邓旺华就越嚣张!不但不会峰回路转,恐怕还会变本加厉!” 陈六合说道:“以暴制暴的对付邓家?这更加是一个行不通的手段了!估计邓家就等着我恶从胆边生呢,真到那时候,他们就有了给我致命一击的理由!” 陈六合揉了揉太阳穴说道:“邓家不同于普通人家啊,牵一发而动全身,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根源的!” 沈清舞轻轻点了点头,显然,她也知道事态中的严峻程度,她凝眉深思,低声道:“要针对一个家族,并不一定就要暴力横行的,极端手段不可取!或许还会有别的制衡方式?”

下一篇   第1444章 老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