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故弄玄虚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379章 故弄玄虚

现在的陈六合,算得上一只老虎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说他是一只落入江河快要被大水淹死的落水狗就不错了!还如虎添翼?显得可笑! “陈六合,我真的很好奇,你手中到底还有什么底牌,能让你拥有眼下这份底气!据我所知,在中海,你毫无根基一无所有!” 杜月妃说道:“赵东来也是吃定了这一点,才敢跟你把游戏玩的这么大!如果这里是杭城,我相信你可以全身而退!哪怕是在有夏正阳护你的京南,你也可以安然无恙!” “但是,这里是中海啊!你不要对夏正阳抱有太大的希望,各方角逐之下,他都不一定能使得上太大的力道!” 杜月妃紧紧的盯着陈六合,动人的眸子一眨不眨:“最主要的一点你自己也清楚,你身上的罪名太重了!谋杀要员之后,公共场合安放炸弹,三十多条人命被抓了现场!” “你心里很清楚,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就太大了,如果他们死咬着这点不放,你罪责难逃!谁都别想保得住你!”杜月妃说道。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说道:“你也知道,我是被陷害的!人不是我杀的,炸弹不是我放的,杀人,也只是为了正当防卫!” 杜月妃冷笑的说道:“陈六合,还这么天真吗?很多时候,原因和过程,甚至是真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相信你没有用!” 陈六合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关键问题在哪里,但是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担忧,他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些事情不着急处理!这是一场博弈,等外面的斗争有了个结论,定罪的事情才会提上议程!主要还是看博弈的胜负,其他,都是后话!” “但这是把你置于死地的关键所在!”杜月妃皱眉说道:“陈六合,你是胸有成竹,还是在装腔作势,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担忧!” 陈六合还是不紧不慢不急不缓,他摇摇头,再次说道:“不着急!先让平静表面下的斗争再激烈一点吧!也好让我把中海的局势看得更清楚一些!至少要分清楚谁是人谁是鬼!” 他看着杜月妃,咧嘴一笑道:“至少这对我来说,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 “你真是狂妄自负!”杜月妃哑然失笑了起来,被陈六合的笃定给逗笑了:“如果你有办法,脱身要趁早,拖得越久,不见得对你就有利!” “这是一场被掩盖在表面下的博弈和较量!博弈的大势没有奠定,我就不可能帮自己脱罪!即便能脱,也会被万般阻挠,得不偿失,甚至适得其反!只有事态明了,才能走这一步棋!风吹草动的时候,更不能打草惊蛇!” 陈六合缓声说道,显然,他的心中,早就把很多事情都盘算得一清二楚了! 两人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约莫半个小时后,杜月妃才告辞离开,没有给出陈六合什么承诺,像她这样的人做事,从来不会把话说死! 陈六合也压根不知道这个娘们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打着什么主意!就犹如杜月妃也不知道陈六合的葫芦里在卖的是什么药一样! 坐在自己的座驾里,杜月妃静气凝神,一身唐装的曹姓老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他回头:“小姐,你觉得陈六合说的话,有几分可以当真?” “几分?”杜月妃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说道:“一分都当不得真!” 顿了顿,她又道:“这就是一条成精的狐狸!他说的话真真假假,但让人无法清晰分辨出来!所以他的话一分都不能相信!” “即便没有我的帮助他也能全身而退?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隐藏了太多太多的底牌!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杜月妃说道。 “陈六合这次的情况确实很凶险!”曹老说道:“但从他的神态上,看不出一点的害怕情绪!这一点很让人疑惑!” “我也试图想看清他的内心想法,可他隐藏的太深了!”杜月妃嘲讽道:“他这是在跟我玩心理战术啊!但不论他是故弄玄虚还是胸有成足,这个局,我们都要入!” “如果败了,将对我们造成很大影响!假设陈六合最终还是难逃一死,甚至会让我们伤到元气,出现很糟糕的局面!”曹老说道。 一向从来都不管这些是非纷争的他,今天也忍不住鲜有的与杜月妃讨论了起来,可见这件事情的确非常严峻!至少是让他都感觉到进退两难! 杜月妃望向车窗外的风景,古井无波的说道:“无妨,我们随时都可以抽身而退!丢车保帅的事情并不难!陈六合若是无能,随时都会被当成弃子!” 顿了顿,她又道:“当然,于情于理,我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很久没看到中海有这么热闹了!但愿陈六合不要太让人失望才好!” 另一边,自从杜月妃离开后,陈六合也收敛起了脸上的轻佻神情,变得略显凝重了起来,在脑中飞快的盘算着所有的事情! 从杜月妃透露出来的细腻看,外面的争斗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峻一些! 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那将对他非常不利,甚至,他很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吃大亏,也不派出折戟沉沙的可能性! 毕竟一个黄家加上一个洪昊,再加上京城那些阴魂不散的混蛋,这是一股足以让陈六合都心颤胆寒的力量!拧成一股,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陈六合头疼的捏着脑袋,在极力想着破局的方法,显然,他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轻松自如,刚才在杜月妃面前表现出来的自信,恐怕有一大半都是佯装出来的吧! 现在最关键的,不是看他陈六合有着多大的能量,藏着多少的底牌了!而是看黄家、洪昊、京城那帮人,有多强的手腕,愿意在这件事情上下多大的决心付出多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