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小月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349章 小月月!

这一招,对陈六合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非常致命!直接就让他落到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不得不说,洪昊够狠! 陈六合继续说道:“洪门当真是越来越回去了,竟然会跟你们瀛国人勾结在一起!这个洪昊,难道忘记了血的仇恨与战乱吗?” 宫本葬天说道:“谈不上勾结不勾结,大家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我们想杀你,而他也希望让你死!大家不谋而合!” “冠冕堂皇!”陈六合嗤笑一声。 “今晚,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瀛国长埋皇室祖宅之地,永远受皇室族人践踏!生生世世永无休止!”神仆说道,手掌轻轻一晃,一把长剑落入手中,杀机凛然! “那你们可就得拿出惊艳的实力来了!”陈六合轻声说道,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沉着,双目也变得锐利如电,炯炯有神!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突然,有一道人影,缓缓度进了广场,远远看去,人影修长而纤细,曼妙至极! 慢慢接近,她一袭长裙胜雪,发丝如瀑,浑身上下有出尘气息缭绕,脚步轻盈飘逸,五官美艳绝伦! 三个人看到次女,解释眉头一皱,没人搞得清楚她的来意! 还是陈六合第一个回神,他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娘们,你怎么还没有回去?一个人在大年夜孤苦伶仃,真是可怜!” 飞歌如月轻轻瞥了陈六合一眼,没理会他的风言风语,她立足在战圈之外的十米左右,就宛若皓月下的仙子,盈盈生辉! “飞歌如月,你来作甚!”神仆沉声问道,脸色不太好看,一旁的宫本葬天的双眉也是紧紧的凝在一起,他们不知道这个站在圣山之巅的圣女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目的也足以值得耐人寻味,有传闻,她与人皇的关系不清不楚! 不等飞歌如月说话,陈六合就咧嘴直笑,道:“我觉得这娘们肯定是眼看她的男人被你们欺负,心中有气,前来给她男人撑腰了!” 闻言,宫本葬天跟神仆二人脸色再次骤变,宫本葬天凝声道:“飞歌如月,你是瀛国民众信仰,由瀛国香火养育,受瀛国民众虔诚爱戴!切不可做出耻辱之事!有损国体,必将万劫不复!” 飞歌如月没有因为陈六合的放肆话语而动怒,也没有因为宫本葬天的威胁话语而不悦! 她仍旧是那般的波澜不惊,用那双琉璃般妙不可言的清澈眸子扫了宫本葬天一眼,道:“我做什么,你们无权指手画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今晚当真要帮陈六合度过此劫?” 神仆脸色巨变,阴森至极:“你别忘了,安培邪影也是势杀人皇之人!你若阻挠,回国后,邪影大人必定容不得你!捣你圣山、毁你庙宇、斩你头颅!” 闻言,飞歌如月仍旧没有出现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她犹如一潭静谧的湖水一般,眼波如烟,微微轻转,不温不火的说道:“不用抬出安培邪影来威胁我!” 陈六合也是十分不乐意的说道:“那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有什么好怕的?我家小月月天纵之姿举世无双!一个死~人~妖哪里吓的住她?你们太天真了!” 这句煽风点火的话,有点挨千刀的意思,陈六合还不忘对飞歌如月挤眉弄眼道:“是不是,小月月?!” 飞歌如月轻轻摇了摇头,那根稳如磐石的心弦无法被陈六合拨动分毫! 她只是看了陈六合一眼,没有多言,而是转头对宫本葬天和神仆说道:“你们放心,我没有兴趣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今晚前来,只是为了观摩你们的精彩对弈而已!至于担心我影响战局,大可不必!” “当真?”神仆凝声问道,盯着飞歌如月。 飞歌如月莲足轻移,胜雪裙摆随风飘扬,一头长发轻轻飞舞,颇有一种让人虔诚膜拜的出尘架势,她退了几步:“我飞歌如月说话,何时有过食言?” “我~靠,娘们,你没病吧?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这两个家伙欺负?”陈六合有些气恼的瞪着飞歌如月:“我若死了,你受活刮!” “今晚来,其实我就是看你会不会死的,你若死了,倒也好,断我心魔!”飞歌如月的面孔在月光下美轮美奂,那般的动人心魄! “你大爷的,想看我笑话是吧?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把你压在身下好好的驰骋鞭挞!”陈六合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这时,宫本葬天和神仆两人战意滔天,杀机激荡,没有再浪费时间,两人同时身动,足下一点,身形快到极致,如魅影一样的向陈六合冲击而来! 他们的实力,可不是地榜上的那些人能够比拟的,瀛国的武圣榜,足以跟华~夏的天榜媲美,能登榜的人,无一不是变态到极致的家伙,无一不是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一席之地的狠人! 可以说,他们是在某个领域,能站在这个世~界上金字塔最顶尖的人! 对这一点,陈六合深有体会也不可辩驳,即便瀛国武圣榜上的强者还无法跟天榜前列的那些怪物相比较,但也绝对不遑多让多少! 两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在月色下,就像是幻化成了两道虚影,速度已经快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地步,以肉眼根本就很难看清楚他们的一举一动! 劲风厉啸,衣诀炸响,那风啸之强劲,就像是一把把锋刃一样刮在脸上,不但刺骨,而且锐利,像是要把人的肌肤给划破一般! 神仆一剑挑起,犹若要斩破黑夜,直逼陈六合的咽喉而来! 这一剑看似普通,却只有内行才知道,到底蕴藏着多么大的杀机和惊人的造诣! 剑刃未到,寒气率先席卷而来,凌厉得让人浑身发寒! 面对这一剑,陈六合不敢有丝毫大意,事实也正是如此,他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他早就收起了所有的轻佻与随意,达到了精神紧绷高度戒备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