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轰动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325章 轰动

翌日,一则无比惊人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杭城的大街小巷,各大媒体都争相报道,这件事情,堪称是近年来杭城市内,最为轰动的事件之一了! 大早上的,陈六合跟沈清舞正坐在院子里吃早饭,仍旧是清淡的咸菜清粥,由陈六合亲自做的! 每天能吃到陈六合亲手做的早餐,这个待遇,全世~界,也只有沈清舞一个人可以拥有了! 陈六合一边喝粥,一边看着一份刚刚从巷口报摊处买回来的一份杭城早报,头版头条就是这件足以让杭城轰动的大事件! 版面上配着一张非常大的图片,图片上,正是一个七旬老者,被一帮警察带上警车的照片,而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在江浙地区叱咤风云了几十年的卢啸塚! 这个有着卢半城狂称的地头蛇!恐怕谁也没有想到,卢啸塚在晚年,竟然会落到这样一个田地! “呵呵,很有效率,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了一些!我本以为,至少要到今天晚上才会有动静!却不曾想,只是昨天一个晚上的时间,卢啸塚什么动作都来不及做,就被逮起来了!”陈六合放下报纸,笑吟吟的说道。 沈清舞瞄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轻描淡写的说道:“哥,可不要高兴太早!卢啸塚也只是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而已!至于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还不能定论!” 听到沈清舞的话,陈六合轻笑了一声,说道:“这一次,足够卢啸塚喝一壶的了!进都进去了,再想出来,可没那么简单!仅仅是叛~国~罪这三个字,就基本已经注定了他的下场和结局!” 顿了顿,陈六合把碗里的白粥喝完,接着道:“既然飞歌如月会把佐田村夫亲自带到华~夏来,那就证明佐田村夫一定有能够坐实卢啸塚罪名的证据!” “勾结他国势力在华~夏进行恐怖活动,这可不是轻罪!我和你就不用说了吧?光是他对慕家、白家以及周嘉豪这三方的暗杀,就已经足够他万劫不复了!”陈六合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里面并不排除有人不想让卢啸塚就这样倒下,所以整件事情里,只要一天没有判定,就一天充满了变数!里面的门道太多,能玩猫腻的地方也太多!” 沈清舞如是说道:“把死的捏造成活的,这种事情我们可没少经历过!” “呵呵,哥知道你的意思!哥也清楚,要彻底扳倒卢啸塚,仅凭一个佐田村夫,肯定是不够的!的确会有人跳出来给卢啸塚保驾护航!真正的博弈其实现在才开始!” 陈六合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在这种情况下,我要是再让卢啸塚全身而退了,那可就要闹出天大的笑话了!我就看这次谁敢保他!谁跟他沾上关系,我就要让谁惹上一身骚!” 沈清舞轻轻点了点头,旋即又有些异样的看了陈六合一眼,似乎对于陈六合能请动飞歌如月来帮忙处理这件事情,有些让她惊异。 她知道飞歌如月,是瀛国一个被视为在世神灵的女人!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笑道:“那娘们欠我一个人情!用这件事情来抵债,倒是便宜她了!”沈清舞再次点头,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对于她而言,任何惊人的事情分发生在身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她都不会感觉奇怪,顶多只会是有些好奇而已! 因为在她心目中,只要这个男人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他在她心目中,才是最接近神的人!她确信,也是这个世上,最接近神的人! 卢啸塚被抓的事情,在杭城自然掀起了一波巨大风暴,卢啸塚可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了,他的企业也是江浙地区著名的明星企业! 这样一个人被抓了,如何能够不让老百姓津津乐道?何况初步嫌疑,还是通~敌叛~国这样令人闻风丧胆的罪名! 一个上午,陈六合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周嘉豪、慕霆北父子、白流年父子,更是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不约而同的直接跑到了他家里来堵人。 委实是陈六合这突如其来的大手笔,太过惊人,像是一枚重磅炸弹一样,快要把他们都给炸懵了! 瀛国佐田家族的家主佐田村夫主动来到华~夏,跑到警局自首,以自身的名誉扫地万劫不复为代价,就是为了把卢啸塚一口咬出来?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啊,让人不敢置信!导致周嘉豪等人到现在都还回不过神来,根本就想不通其中缘由! 看向陈六合的眼神,更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惊奇,好像陈六合是什么怪物一般! “六子,快跟我们说说,你小子到底使了什么魔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周嘉豪惊叹的问道,慕霆北跟白流年这两个老狐狸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陈六合,慕建辉跟白茂轩就更别说了! 陈六合洒然一笑,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这太惊人了,今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恶作剧,没想到,卢啸塚真的被抓了,揭发他丑恶罪行的,竟然还是佐田村夫!” 慕建辉说道:“要知道,佐田村夫和是佐田家族的家主啊,瀛国著名的财团之一!他怎么会出现在杭城?又怎么会挥刀自斩?这一切太不可思议!” 闻言,陈六合笑了笑,说道:“这些你们就不用管了!总之这个结果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利就行!至于其他的,何必在意呢?我们要的只是卢啸塚万劫不复而已!” “没错!目的达到了就可以!至于过程如何,的确不重要!陈公子愈手眼通天,这对我们来说就愈是好事!”慕霆北释然的点点头说道。 “看来,卢啸塚这个占据了山头数十年的地头蛇,这次是真的要倒台了!”白茂轩惊叹的说道,脸上还挂着难以平静的神色,恐怕没人不会对这件事情动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