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玩火!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316章 玩火!

邓先生名为邓锦园,看上去也就三十几岁的模样,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绝对算得上是才华与帅气集一身的优质男!属于那种能通杀各种年龄段女人的完美类型! 两人走在一起,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男才女貌,无比般配! 离开商场的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很是融洽,特别是邓锦园那温文尔雅的姿态,充满了绅士风度,无比迷人,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就拨动女人的芳心! 对这种情况,商场的工作人员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是在王金戈众多追求者里面,唯一一个可以杀出重围的人,并且在很多人心中,已经无限接近成功! 恐怕用不了几天,或许就是今晚之后!这个男人,就要成为他们这家商城名副其实的老板了吧....... 通过专用电梯来到一楼,出电梯时,王金戈不小心歪了一下脚,身躯顿时失去了平衡,幸好用手撑着墙壁才没摔倒。 可是这个时候,一只手臂探到了她的腰间,想要去搀扶她! 还没等这条手臂跟她的腰肢触碰在一起时,王金戈如惊弓之鸟的赶忙闪了一下身子,无比戒备的看着名为邓锦园的男人,道:“你干什么?” 王金戈的巨大反应让得邓锦园都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看你差点摔倒,想要扶你一下!” 王金戈这才露出一个浅浅的尴尬笑容,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邓锦园也有些尴尬的点点头,两人走出了电梯,在王金戈转过头去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难看之色! 他追求王金戈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之间的相处都很融洽,唯独一点,他到现在连王金戈的手掌都没碰过,每次他刚刚想要有些亲密举动的时候,王金戈就会出现很大的抗拒反应! 这一点,是让他非常不解的,也是让他非常苦恼的! “王金戈,你又跟这个姓邓的出去约会?我警告你,你最好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忽然,一道人影冲了出来,挡在了王金戈与邓锦园的身前。 这个人油头粉面相貌英俊,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却有着三十岁的帅气模样,他不是别人,正是王金戈的亲生哥哥,王金龙! 看到王金龙,王金戈的娇躯显然微微颤动了一下,脸色变得难看,而站在她身边的邓锦园,也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笑着:“三哥,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排斥我跟金戈在一起?” 王金龙瞥了邓锦园一眼冷笑道:“姓邓的,谁是你三哥?不要乱认亲戚!” 王金龙丝毫不给邓锦园面子,他的立场,毫无疑问的是陈六合!他巴不得王金戈这辈子都做陈六合的女人,只要能跟着陈六合,别说是没有名分,哪怕是做小三小四小五都可以! 至于这个姓邓的,他听说过,背景来头很大,本身的身价也极浑厚,可那又怎么样?在他心中,都不及陈六合的万分之一! 他也认定了,王金戈只能是陈六合的女人,也绝不愿意看到王金戈做出对不起陈六合的事情来!因为这不光仅仅是王金戈在玩火,更是王金戈顶着他们整个王家的未来在玩火! 邓锦园表现出了非常得体的绅士风度,被这样呵斥,他也只是苦笑的摸了摸鼻子,颇为无奈,如果这家伙不是一个极度虚伪的人,那一定就是一个很识大体的人! “王金龙!你有病吧?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去!”王金戈脸色冰冷的呵道,这是王金龙第三次拦在她的身前警告她。 “王金戈,我看你他吗是疯了!我已经很久没骂你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你就是一个溅货!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王金龙恼火道。 王金戈的脸色难看至极,道:“我在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想怎样就怎么样,我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不需要你来过问,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好!王金戈,这是你自己说的!你要找死,你自己去找死!别拖累我们这些人!” 王金龙气怒交加的骂了一句,扯了扯领带,道:“你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玩火是吧?好,你有你自己的选择!老子管不了你!但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你的选择!” 王金龙怒极攻心的脱下了西装外套,狠狠的摔在地下,道:“老子眼不见心不烦,老子不干了,我去你大爷的!”丢下这句话,王金龙就愤然离开。 “这......金戈,你三哥是不是对我产生了什么误会?要不喊上他一起,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邓锦园说道。 王金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道:“不用理他,他就是这样,过两天就好了!我们走吧!” 走出了商城,寒风袭来,王金戈缩了缩脖子,紧了紧身上的西装外套,邓锦园很贴心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王金戈的身上。 王金戈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就想要把西装外套给挣脱,但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想了想还是没有搏邓锦园的这个面子,只是报以一个勉强的笑容。 谈笑风生中,两人来到了商场外的停车场,邓锦园贴心的帮王金戈打开了一辆劳斯莱斯轿车的车门,悉心的护她上车,看上去,两人的关系一如既往的无比亲密! 然而就在王金戈正要低头弯腰,坐进轿车的时候,忽然,她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从远处正在注视着她。 这种感觉很奇怪,说不清道不明,但她真的感觉到了,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她的身躯狠狠一颤,她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的心脏,都无比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她惨无血色的看着停车场不远处的地方! 那里,站着一个青年,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青年,一个长相并不出众的青年,跟身旁的邓锦园比起来,甚至可以说貌不起眼,毫无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