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惊人之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311章 惊人之举!

秦墨浓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在一个男人面前沦陷到这种地步,能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曾经自己最为重视的矜持与得体! 这无疑与她从小建立起来的价值观道德观和自爱观背道而驰! 但这又如何呢?她就是被这个男人驯服了的一只野猫!她愿意为了他,奉献一切!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她的一切,本就属于他,不是吗? 感受到翘臀下,仍旧剑拔弩张蓄势待发的恐怖物件,秦墨浓芳心颤抖的皱了皱鼻子,这一刹那的可爱,足以让群芳失色,让百花难逐! 当然,由于两人的脸庞紧贴在一起,这种倾城娇容,陈六合也注定了是没法欣赏到的! “六合,你不会生墨浓的气吧?”秦墨浓柔声问道,声音似水柔情,轻轻咬着陈六合的耳垂。 “如果你叫一声老公来听下,或许我就不那么生气了!”陈六合促狭道,心疼的抚摸着女人的背脊。 秦墨浓咬了咬嘴唇,贝齿轻磕了几下,才道:“老公......谢谢你对墨浓的尊重......” “傻不傻?谢谢你对我的倾心,我想这是老天给我最大的恩惠!”陈六合柔声说道。 秦墨浓浅浅一笑,再没说什么,动了动身躯,更加舒服的靠在陈六合的怀里,静静的抱着这个属于自己的男人,也注定了是个要跟她一辈子都纠缠在一起的男人! 办公室内陷入了一种短暂的宁静,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及其融洽与温馨的气息! 两人就这样抱着,似乎谁也不觉的不耐,无比满足! 足足过了很长时间,当秦墨浓抬了抬美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陈六合的坏东西,还处于一个夸张的战斗状态,她那羞红未退的脸蛋,再次变得更加娇红了起来。 轻轻啐了一口变态后,秦墨浓想到了什么,眉宇间闪过了一丝挣扎和犹豫,旋即咬了咬晶莹如珍珠般洁白的贝齿。 随后,她抬起的手掌,轻轻挪到了美臀之下的方位,颤颤巍巍的握住了那个怒张的坚硬物件!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得陈六合禁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感觉都快要攀上了云端一般,他无比惊讶的看着秦墨浓,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秦墨浓这样一个女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措! 秦墨浓的脸颊被红霞弥漫,都快要滴出血来了,她轻轻磕上的眼睛,不敢去看陈六合! 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鼓起全身的勇气,轻轻拉开了陈六合的拉链,然后,把那个规模及其吓人的“臭东西”给掏了出来。 再然后,秦墨浓从陈六合的身上下来,手掌毫无阻隔的握了上去....... “墨浓知道你难受,但在办公室里,墨浓真的无法过心里这关,但墨浓听说过,这样......也能让你舒服一些.......”蚊子般的声音从秦墨浓嘴中滑出,说着话,她的手掌便轻轻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陈六合就感觉自己飞上了云端一般,心里上和身体上带来的双重冲击,无法言语...... 中午,杭城大学校门外的一家普通餐馆,陈六合跟秦墨浓还有沈清舞三个人在这里用餐。 直到这个时候,秦墨浓的脸上还盛一抹难以消散下去的绯红,而陈六合就更不用说了,在办公室里的那种感觉,现在还在他心中萦绕,有些流连忘返的感觉。 这娘们显然是第一次干这种出格的事情,手法非常生疏,但这并不妨碍陈六合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沈清舞是什么人?那绝对是个心思剔透玲珑之辈,一点点的小瑕疵,都能让她看出很多端倪!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神意味深长的在秦墨浓的脸上清扫而过,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浅浅弧度,然而就是这一丝轻微的弧度,却是让得秦墨浓羞赧万千,都恨不得挖个地缝钻下去! 饶是她已经非常努力的故作镇定,佯装若无其事,但她还是有一种被沈清舞看穿的感觉...... “墨浓,杭城的事情,并非什么秘密!你跟我有染,这会给你带来不便!这次回京,若有人欺负你,不急不怒不骄不躁,用个小本本,把名字记下来!等为夫入京后,帮你出气!”席间,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看似说的轻松,实则非常郑重! 闻言,秦墨浓轻轻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有染?说话太没水平了。” 顿了顿,她又道:“放心吧,你觉得我有那么脆弱吗?也只有你这个坏家伙可以欺负我,别人想要来欺负我,那可得看看他的本事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谭家的事件余波未散,谭家心中更是积累着浓浓怨气!这口气自然不会轻易咽下!虽然他们铩羽而归,也不敢轻易南下来触我哥眉头,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忍气吞声!” 沈清舞淡淡说道:“我哥是在担心谭家会在墨浓姐的身上做手脚,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他,或者说是给他一个下马威!做些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的强一些!至少可以挽回一些谭家丢失的颜面,不至于让他们输的太难看!” 陈六合点点头,清舞这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毕竟,他对谭家所做的事情,算得上是狠绝了,完全不留余地,凭谭家的地位和心气,怎么可能息事宁人? 在一时半会儿不能拿他陈六合怎么样的情况下,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恶从胆边生的另寻突破口?哪怕是让他陈六合恶心一下,也在所不惜啊! 听到沈清舞的话,秦墨浓很平淡的说道:“跟我男人有仇,有本事就找我男人去!找我一个小女人有什么魄力可言?那样只会徒增笑话吧?” 秦墨浓用纸巾擦了擦嘴角,接着道:“再说,如果谭家以为我秦墨浓那么好欺负,那可就错了!” 陈六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秦墨浓这话,他相信,凭借秦家的地位,谭家即便是要动,顶多也就是一些小打小闹,不敢大张旗鼓,更不敢玩的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