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 可怕的对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9章 可怕的对手

沈清舞摇摇头:“不用什么消息,在杭城,乔家的一个态度都可以让人重视起来,吸引多一点的目光很正常啊,他们虽然不能轻易动小白,但要给小白制造一点影响,还是轻而易举的。” “你这丫头的消息倒是灵通。”陈六合揉了揉沈清舞的脑袋,关于乔家的事,他只字没提过,沈清舞的心中却是能跟明镜一样的清楚。 看到陈六合的动作,苏小白就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这个世界上敢这样揉沈清舞脑袋的,估摸着也就只有陈六合了。 他深深的记得,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一次看到陈六合这个动作,也按耐不住心痒痒,试着去模仿,然而那一次的教训太惨痛,他楞是被矮了他一个头的瘦弱沈清舞揍得满地找牙,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 这个看似恬静到毫无杀伤力的女孩,可是一头隐藏属性及其骇人的boss,她和陈六合兄妹两个都是变态。 “说到底,还是这个家伙太废了,混了几年才混到个芝麻丁点的少校团长,哥们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一飞冲天了。”陈六合指着苏小白一顿痛斥。 秦若涵在一旁听的是直翻白眼,这家伙,又开始吹牛皮了,二十四岁的少校团长还不够逆天吗?在这个家伙嘴中竟然被说得一文不值。 苏小白也是哭笑不得的摸着鼻子,呐呐说道:“那个......六哥,你一飞冲天我是非常承认的,不过你说你在我这个年纪就怎么怎么样,好像不妥?” “你小子还敢顶嘴?找揍了不是?”陈六合抬手笑骂,作势要打。 苏小白笑嘻嘻的推开几步,道:“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一言不合就动手算什么本事?”顿了顿,他道:“我跟你捋一捋,我们两是同年的,你也就比我大几个月,按年龄来看的话,我在当少校团长的时候,你可是身无半职的庶民一个。” “所以要我说,六哥,牛皮不能乱吹,一下就吹破了。”苏小白哈哈大笑。 闻言,陈六合也是失笑了起来,还真是,他现在可是身无半职的草头小民,如果是放在一年多以前的话,区区一个少校在他面前,还真是跟芝麻绿豆一样无足轻重。 这是没有参杂任何半点水分的事实! 传奇这两个字,可也不是随便传传的,是因为他做到过足以称得上传奇的事迹,达到过常人在这个年龄想都不敢想的高度,所以他才是传奇! 有些尴尬,陈六合色厉内荏道:“牛什么牛,有本事让时光倒退一年,咱两再来比比军衔。” 苏小白脑门流下黑线:“六哥,不带你这么不要脸的,好汉还知道不提当年勇呢。” 连沈清舞都看不下去了,嘴角含笑:“哥,你无赖了。” ...... 不多时,沈清舞回房休息了,陈六合破天荒的把秦若涵送出了院门,看着她上了车,才返回。 而黄百万则是欣喜若狂的抱着沈清舞“遗忘”在窗台上的一本《人性弱点》,屁颠颠的跑回了房里阅读,沈清舞的每一本书,他都视若珍宝。 院内,还剩下陈六合和苏小白两人,他们似乎没有睡意,两人坐无坐像的架着二郎腿。 苏小白掏出一包部队特供的熊猫香烟,本想抽一根给陈六合,却是被陈六合整包抢了过去,还大言不惭道:“小白,现在长本事了,有好东西都不知道孝敬你六哥?” “得,我就知道你是个土匪,这烟我也不多,就一条,还是从我们军部司令那里顺来的,赶明儿就给你老人家送过来。”苏小白很识趣。 陈六合这才心满意足,两人吞云吐雾起来,苏小白忽然问道:“哥,今天晚上虽然咱没和乔家人正面碰撞,但乔家的狗总归是被你揍了,而且你还放出那样的狠话,别说乔家人,就算是个大老爷们都不会善罢甘休,你觉得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陈六合砸吧了一下嘴巴,这特供香烟的味道就是不一样,比三块五的红梅可给力多了。 “还能怎么样?我就一无权无势无产业的孤家寡人,他们除了能想着把我怎么从这个世界上抹杀,其他的也并不能做些什么,我身上并没有其他的点能够让他们去针对。”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光脚不怕穿鞋的。” “说起来还真是,这会让乔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如果你身后站着某个利益集团或者某个家族,乔家要打压起来可以有各种手段让你欲-仙-欲-死,可你偏偏什么都没有,就是光棍一条。” 苏小白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如果你仅仅是单纯的一个人,乔家对付起来倒也轻而易举,直接抹除就是,可你偏偏又不是普通人,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我都不相信乔家能给你造成威胁,这就让乔家非常头疼了。” “你这个假设根本就不成立,如果是个庸才,也不可能去招惹乔家,那还不如自己一头撞死在墙上来得痛快些。”陈六合笑着说道:“当然,乔家如果真的铁了心要跟我玩的话,办法倒不是没有,主要还是看他们的手腕如何了。” 苏小白道:“除不了你,一切都是空谈。” 陈六合用手指敲了敲膝盖,道:“动不了我,但他可却可以动我身边的人来给我制造麻烦。” 顿了顿,接着道:“乔家想动你,基本上不太可能,不是不能动,也不是动不了,而是要付出不小代价,得不偿失,不到一定程度,他们也没必要跟苏家翻脸。” “动小妹?也不太可能,在杭城大学里,就算乔家有飞天的本事也动不了小妹一丝半寸,当然,如果他真敢把手伸出来,我就直接剁了!” 陈六合慢慢分析道:“剩下与我还有瓜葛的就是秦若涵和赵江澜了,这不是什么秘密,瞒不过乔家,特别是赵江澜,身份敏感,可能会被放在火上炙烤,正好也可以让我看看他的定力,不过只要让他短时间内夹起尾巴来做人,应该还不至于出什么大篓子。” “还有一个秦若涵......”陈六合笑看苏小白:“乔家应该还不至于对秦若涵这么一个小娘们动刀动枪,或者商业打压吧?那娘们小家小业的。” 苏小白也没底,说道:“那就要看乔家人的无耻程度了。”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悬。”陈六合摇头失笑,这何尝不是一种对乔家的鄙夷和嘲讽。 顿了顿,苏小白说道:“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吧,重点应该是今晚过后,王家该如何自处?” 苏小白道:“你要给王家戴绿帽的事情估计已经传回乔家,王金戈这个乔家的女人多少算是让乔家蒙羞了,会不会被王家迁怒?” 顿了顿,他道:“还有,不管怎么说,你和乔家之间的矛盾,终究是王家引出来的,你越是难对付,王家的处境就越尴尬,说不准乔家会迁怒到王家头上,哥,你就不怕把王家逼到绝路吗?” 陈六合笑了笑,道:“王家会不会被逼到绝路,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逼他们的,王金戈在乔家或许会遭受白眼,但应该不会太过凄惨,如果乔家连这点容人度量都没有,就有点贻笑大方了。” “何况,王家被逼逼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不被逼到绝境,这条狗怎么敢跳墙呢?怎么又看得清楚乔家这头老虎会不会吃它呢?” 陈六合意味深长的说道:“只有一个人或一个家族被逼到绝境的时候,往往才能做出绝处逢生的惊艳之为,只有这样的王家,才能让我青眼相加。” “六哥,你是不是早就把这些东西琢磨的一清二楚了?”苏小白苦笑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耸耸肩:“如果连这样浅显的门道我都看不透,你觉得还会有那么多人因为怕我而不敢轻易动我吗?” “六哥,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我想我应该为乔家默哀三秒。”苏小白由衷的说道,一件简单的闹剧,却能满含玄机布下暗局,这样的对手还不可怕吗? “这就要为乔家默哀了?咱们家的狗头军师还没出山呢,不然你岂不是要为乔家哭丧?”陈六合乐呵呵的说道。 苏小白下意识的看了沈清舞的房内一眼,脸上满是苦笑。 是啊,还有一个iq高到骇人的大boss没有参与进来呢,这样的一文一武,绝对令人闻风丧胆! ...... 与此同时,在杭城的郊区地段,有一处环境优雅的别墅群,这个别墅群有些特殊,并不是现代化的洋楼,而是仿古建筑群,看上去环境优美,古色古香,颇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意境。 在一套古楼内,一个脸色苍白的老者正对着一名青年汇报着什么,老者的态度恭谦,本来挺拔的身躯微微弓着,头颅低着。 青年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五官端正面容俊朗,身上透露出一股贵族般的气质,优雅从容,偏偏有度。 他正在做着一件许多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画沙! --------------------- 感谢大家的鲜花,又还差33朵鲜花加更了!!!

下一篇   第0130章 合作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