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瀛国武圣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98章 瀛国武圣

宫本葬武的恐怖并不能代表他胆小如鼠,更不是空穴来风! 别人不知道,可做为瀛国刀圣家族的宫本葬武可是清楚的,眼前这个家伙,可是被瀛国看作是恶魔的家伙,没人会忘记,他曾经一人一剑,血洗瀛国神社的恐怖事件! “没想到宫本家族也插手了我的事情!很好!看来我很久没杀人了,瀛国已经忘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还敢来犯我,我就让你们更加刻骨铭心一点!” 说着话,陈六合向宫本葬武走去! 宫本葬武不断后退,连跟陈六合对战的勇气都失去了,他用瀛国话大吼了一声。 那三个服用了生化药剂的瀛国杀手二话不说,朝着陈六合就飞扑了过来! 愤怒中的陈六合有多可怕?这一点想必是毋庸置疑的,只见这三个人还没接近陈六合,就呆滞的生生顿足,三人同时捂住了自己的脖颈,然后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三个人,在瞬间之内,全都被陈六合击碎了咽喉而亡,陈六合的动作太快,甚至都没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 本想让这三人为自己争取一点逃跑时间的宫本葬武,彻底傻在了当场! “不要抱着侥幸心里,别说是你,即便是你们宫本家那个号称百年一遇的武道天才宫本葬天,在我面前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全身而退!”陈六合冷笑说道。 “放肆,宫本葬天乃是我们宫本家的骄傲,也是我们大瀛帝国最伟大的武圣!如果他在,你必死无疑!”宫本葬武厉声喝道,手掌紧紧握着武士刀。 “年纪轻轻就能排进瀛国十大武圣之列,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方!”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似乎一点都不否认那个宫本葬天的伟大。 说罢,他忽然又露出了一个无比邪魅的笑容,道:“但你又知不知道,当初我血洗你们神社的时候,有三大武圣联手对我围追堵截,都没能把我留下?” 瀛国十大武圣,在瀛国,那是神一般的存在,站在金字塔的最顶尖,就像是华~夏的天榜,世~界的神榜!身列其中的,无一例外,不是超脱凡俗之人! 陈六合语不惊人死不休,像是要彻底把宫本葬武的心里防线给击溃:“你知道他们最终的下场吗?两伤一残!” 宫本葬武的神色狠狠一颤,脸色都变得惨白,不断后退,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实力足以媲美华~夏地榜顶端的强者,在陈六合面前,还没动手,就已经吓成这般! 可见,陈六合在世~界上某个领域的份量有多重,恶名有多凶!人皇这两个字,又代表了多么磅礴的含义! 有句话说的好,不知者无畏!而知道的,却怎么也无法保持淡定!这就像是有某些地榜上排名连前十都挤不进去的人,也敢在陈六合面前上蹿下跳是一个道理!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陈六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人皇,你不要乱来,我若葬身华~夏,宫本家必定与你不死不休,你将迎来宫本葬天无休止的追杀!”宫本葬武说道。 “我等着!”随着这句话吐出,陈六合探出了手掌,擒向宫本葬武的咽喉! 宫本葬武自然不会束手就擒,知道无法身退后,他毅然反击,第一时间就拔出了腰间的武士刀,寒芒炸起,凌厉万分,像是要撕裂夜空! 一个实力足够媲美地榜前十强者的人,不可谓不强,甚至是强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但在杀心四起的陈六合面前,却是显得那么的黯然无光! 陈六合也是这么长时间一来,第一次显露出了他真实战力值的冰山一角! 杀一个宫本葬武,他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宫本葬武胸口坍塌,心脏被陈六合生生轰碎,口鼻喷血,武士刀都断成两截,他直到死,都是睁着一双斗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难以消逝的极致恐惧! 陈六合风轻云淡,身无波澜,看着宫本葬武的尸体,他嗤笑摇头:“以为这样的计量,就能对我造成伤害吗?到底是他们忘了曾经的教训,还是经过不到两年的沉淀,我在他们眼中已经变得太过温和了?” “哥......杀了宫本家的人,可不是小事!”沈清舞轻声说道。 陈六合洒然一笑,来到沈清舞身边,柔声道:“可世人都不知道,敢打我小妹的主意,那才是捅破天的大事啊!” “杀宫本家一人不是小事吗?那我就灭他宫本家全族,是不是就可以没事了?”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的恐怖霸气,让皇一皇二两人心潮澎湃,他们感受到了很久没有感受过的热血沸腾!数年不见,皇还是那个皇!放眼世~界,舍我其谁! 沈清舞抬起双手抚摸着陈六合那刚毅的面孔,她无比温柔的看着陈六合,很入神,久久吐出几个蕴含了万千思念的字眼:“哥,我想你。” 陈六合咧嘴一笑,笑得及其单纯和灿烂,哪里有半点杀人不眨眼的模样...... ...... 夜深,在杭城市一家奢华的五星级豪华酒店内,总统套房中,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经过漫长的等待,已经有些焦躁不安了。 自从落下残疾后,性格本就阴鸷狂暴的他,变得更加变态了,嘴中一直在骂骂咧咧:“一帮废物,这么久还没搞定?要是耽误了老子的好事,把你们统统剁碎了当花肥!” 他不是别人,正是卢啸塚的独子,卢经纬! 他像是一个神经病一样,一边骂着,一边又笑着,想到了兴奋处,他一个人狂笑了起来,笑声恐怖,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他知道今晚的行动是什么,他知道今晚过后,他爸卢啸塚将再无对手,而让他恨之入骨夜夜都会让他进入噩梦的那个恶魔,也将以最惨的方式死去。 “死死死,统统都要死,啊哈哈哈哈!”卢经纬疯狂的吼叫着,他看着大床上准备好的一些对女人使用的变态工具,他的笑容更加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