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8章 金口玉牙(鲜花加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8章 金口玉牙(鲜花加更!)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似乎也没了太大的兴致,扫了眼今晚被自己整的狼狈不堪的王家三兄妹,目光落在王金彪的身上:“其实那一脚,远远不足以弥补你今晚犯下的过错,但把你踩在脚下也没有什么成就感,今晚就饶你一条狗命,不是因为不想收拾你,更不是不敢收拾你,而是你该庆幸,你们王家有个不错的娘们。” 说罢,陈六合摆摆手,带着苏小白转身离开,走的很干脆,两人的背影在王家三兄妹的注视下,渐行渐远,留下的只是他们满心的恐惧与复杂。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疯子,一个地地道道的狂人!他们平生仅见的狂! 从地下爬起身,王金彪眼神阴鸷的看着王金戈,半响后冷声说道:“不知道是王家的幸还是王家的不幸,王家的命数再一次落到一个女人身上,可悲可叹!” 王金戈也冷冷站起身,嗤笑道:“这还不是你们太无用?王家,其实早在十年前就该认命,卖女求荣的无耻行径似乎并没有换来你们理想中的最大利益,这些年仍在半死不活的边缘苦苦支撑,真是可悲!” “还不是你这个贱人?喜欢当贞洁烈妇!”王金龙阴鸷的骂道。 王金戈冷笑:“我为王家牺牲的已经够多了,就算是还债,我也还的差不多了,陈六合有些话说的没错,我不是道德圣人,我凭什么去为这样的王家牺牲一切?你们把我当婊子,我偏偏就要立好身前这块贞节牌坊!” 说罢,王金戈讥讽的看了两人一眼,捡起地下的手提包,踩着高跟鞋铿锵离去。 王金彪轻蔑的看了王金龙一眼:“王家一门皆废物,倒是王金戈这个女人,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傲骨。” ...... 陈六合和苏小白走在街道上,披星戴月,偶尔这样逛逛,欣赏沿途夜景,看着周围的霓虹四射,看着这座繁华都市的斑斓色彩,似乎也挺不错。 “六哥,看样子你对这个王家挺感兴趣的。”苏小白忽然说道。 陈六合笑笑:“你不觉得这是个挺有意思的家族吗?王添财这个一只脚都踩进黄土里的老狐狸有远见有脑子,王金彪这条疯狗也不缺乏奸雄特质,虽然王金虎和王金龙两人平庸了一些,但一个王金戈,似乎又给王家加了不少分。” 苏小白不以为然:“只不过是个门庭败落又死不甘心的家族而已,十年来做了这么多挣扎,如今依旧半死不活,没看到闪光点。”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看到了一股韧性,与其说是整个王家在努力,倒不如说是只有王金彪和王金戈两人在支撑,他们看似无情,但骨子里还是血浓于水啊。”陈六合缓缓说道。 “六哥想扶扶这个王家?”苏小白笑问。 陈六合失笑摇头:“扶王家?呵呵,你觉得你六哥现在这个样子还扶的动谁?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不知道哪一脚下去就被水淹了,扶墙都费劲了。” “淹你?估摸着这片土地,还没有那么深的水!”苏小白说道,对陈六合从不缺少盲目的信任。 陈六合又是一阵失笑,顿了顿,说道:“王家能不能让我对他们青眼相加,就看他们自己的能力了,要跟乔家斗一斗,绕不开王家这颗棋,希望王家能有足够的魄力,懂得把握这个机会。” “六哥觉得呢?”苏小白又问。 耸耸肩,陈六合道:“王金彪聪明有余、但这种人也必然谨慎,王添财精明有余、但年纪大了会胆量不足,更为主要的是,乔家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和高度根深蒂固,快要不可动摇。所以我也不确定王家会怎么选,只能说一半一半吧。” “当然,这个一半一半,还是在我表现出了足够的实力之后,至少要跟乔家有个势均力敌的态势吧?”陈六合笑道:“如果我只是虚张声势,不自量力,也不排除王家会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乔家,呵呵。”苏小白笑的有些玩味:“六哥,今天的事态发展好像有点跟我们想像的不一样啊,闹了半天,一个正主都没出现。” “这不是很正常吗?如果谁都能让乔家大动干戈的话,那乔家岂不是自降身价?今天能来一条狗,就已经能证明乔家不悦了。”陈六合笑着。 “看来乔家的人还并没有把我们当成真正的对手,在杭城,他们也的确有这个资本不把我苏小白放在眼里。”苏小白有趣道:“当然,这也可以证明,他们对六哥的身份并不清楚,至少是现在还没查清。” 陈六合自嘲一笑:“你也把我捧得太高了,即便查清了又如何?知道了我是谁又如何?在所有人眼里,我和小妹已然是大势已去无足轻重了,爷爷走了之后,我们更像是无根浮萍一般,又有多少人会真的把我们当做一回事?” “说我们是虎落平阳都是抬举了,在许多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小妹也就是个有点文化的残疾人,仅此而已。”陈六合摸了摸鼻子。 苏小白对这句话却是无比的嗤之以鼻,他道:“那都是井底之蛙才会这样认为,我六哥什么时候又缺少过翻云覆雨的本事了?我很清楚,你只要想,就能搅动任何一个地方风云变换。” 陈六合只是耸耸肩,对这句话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手中又到底有多少张底牌,或者还有没有底牌,别说苏小白不知道,就连沈清舞都是一知半解。 回到租住的院子,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沈清舞还没休息,坐在院中等待陈六合回来。 黄百万今天提前回来了,蹲在院子里抽着烟,除了他们两个外,还多了一个女人,坐在凳子上也不难看出她的身段婀娜,亭亭玉立。 秦若涵,这个娘们早就来了,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走,默默静候陈六合。 “呵,什么情况?都变成夜猫子了?这是要三堂会审还是怎么着?”陈六合带着苏小白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走进了院子,看着三人打趣道。 黄百万咧嘴一笑,丢掉烟头站了起来,沈清舞只是轻轻看了陈六合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秦若涵这娘们,慌慌忙忙的小跑过来打量陈六合,转了一圈发现这家伙完好无损,才稍微松了口气。 “还行,身上的零件都还完整,我刚才还跟清舞说呢,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秦若涵阴阳怪气的口吻。 陈六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怎么这么酸溜溜的味道,我是偷看你洗澡了,还是嫖你没给钱了?让你这样咒我?” 秦若涵撅了撅嘴唇,道:“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说你今天晚上又去干什么缺德事了?不然你平白无故会让猫眼那五个家伙从保安瞬间变身保镖?你可别以为我傻,再说今天晚上确实有一批人要对我图谋不轨,被猫眼几个家伙处理了!不然我可没机会站在这里数落你。” “那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陈六合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笑问。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里了?我看看你这到处惹麻烦的家伙会不会被别人揍得缺胳膊少腿啊。”秦若涵嘲讽道,她现在的心也够大,晚上遇到了危险事,这还没过去两个小时呢,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嘿嘿,那估计要让你失望了,那种人还没出生呢。”陈六合没心没肺的得意洋洋。 这个时候,黄百万咧嘴说道:“秦总怕小妹会有危险,就带着我赶紧回来看看,猫眼他们几个也是刚刚才离开的。” 陈六合诧异的看了秦若涵一眼,赞赏道:“还算你这个小娘们有点良心。” 秦若涵瞪了瞪眼,没有说话。 陈六合和苏小白一起来到沈清舞旁边,陈六合蹲在她腿边献殷勤的帮她按着腿,沈清舞抬目看着苏小白,轻声道:“我早就猜到你们两在一起就不会安生。” 苏小白苦笑的指了指自己,道:“又是我背锅?” “什么叫又是你背锅?本来就是你的锅。”陈六合很无耻的说道,苏小白悲愤的拍了拍额头,但也不敢驳斥什么,似乎这样的事情,他从小就做习惯了。 “小白,以后不用派人来保护我,更不要动不动就大张旗鼓,对你不好。”沈清舞淡声说道。 苏小白当然知道沈清舞口中的大张旗鼓指的是把部队拉出来,他不以为然道:“小妹,你知道的,这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也不在乎。” 沈清舞蹙了蹙眉头:“对你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对你的口碑无益,一旦引起了太多人的目光,对你并不是好事,现在的你跟以前的你也不同,你在不在乎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让你身后的苏家对你失望。” 陈六合很无耻的点头赞同:“小妹说的有道理。”苏小白对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还是态度很端正的对沈清舞点点头。 沈清舞从来不会说空穴来风的话,她的目光也永远要比他们长远开阔,一件事如果被她点透了说,就证明,该让人重视了。 “收到了什么消息?”陈六合笑问了一句。 ----- 还差4朵鲜花才加更,先加了吧,兄弟姐们有鲜花了赶紧给大红洒出来吧!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