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3章 鸿门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13章 鸿门宴

“金玉满堂”娱乐会所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好歹也是上千万的产业,又是搞得服务娱乐行业,底下员工自然不少,少说也有个七八十人,而女性就占了三分之二的比重。 这一情况让得陈六合与黄百万两只牲口眉开眼笑,只不过那笑容,委实不敢让人恭维,怎么看怎么猥琐,脑子里绝逼在打着什么歪斜念头。 散会后,陈六合来到了副总经理的单独办公室,坐着老板椅,把腿架在豪华办公桌上,一眼看上去充满了流里流气,哪有半点总经理的味道?典型的穿上龙袍也不像个太子。 “从今天开始,哥们也算是个精英人士了。”陈六合洋洋自得的吹了声口哨,在这个喧闹的大都市中,他算是有了个正儿八经的容身之处。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陈六合赶忙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道貌岸然的清了清嗓子说道:“请进。” 谁知道走进来的是秦若涵,这一下子让陈六合泄气了,他还以为刚上任就有哪个很懂事的小娘们来投怀送抱表衷心呢,亏他还做好了随时为事业献身的准备。 走进办公室,秦若涵扫了眼跟办公室庄严风格格格不入的陈六合,轻轻蹙了蹙眉头,问道:“对办公室还满意吗?” 陈六合懒散的靠在老板椅上,又摆出了那副懒洋洋的模样,道:“马马虎虎,勉强能够接受。” 秦若涵又是被气得咬牙切齿,这个死无赖,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就我这耗费了十几万打造的办公室,给你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好不好,还敢跟老娘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真是欠揍。 看到秦若涵敢怒不敢言的娇俏模样,陈六合暗笑了一声,抬起眼皮打量过去,这小娘们的貌美真没得黑,一身夏奈尔白色连衣裙把身段衬托得十分玲珑,修长的白腿上套着一双透明的黑色丝袜增添了几分神秘诱惑。 脚下踩得是一双水晶高跟绑带凉鞋,让精致无比的小巧玉足若隐若现,特别是十根脚趾头上,做了彩色缤纷的美甲,荡人心弦。 她的脸蛋根本不用再去多做评价,能让陈六合打上九十分的,不说能够倾国倾城,至少也算得上是国色天香,再加上身上那抹青葱少女不具备的成熟气质,妥妥的一个小尤物,勾人不眨眼的妖精。 如果能把这小娘们压在胯下鞭挞一翻,似乎也会是一个不错的良宵。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想想而已,对于陈六合这个邪念与行动力完全不成正比的家伙来说,他还没禽兽到至高境界。 “说吧,身为副总经理的我,以后都需要做些什么?”陈六合笑问。 秦若涵在沙发上坐下,姿势很淑女也很优雅,并不会让短裙内的风光有半点走漏,这不免让陈六合有些小小的遗憾,白瞎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你什么也不用干,所有的事情都有下面的部门经理操持,你只需要上班下班就可以了。”秦若涵说道:“就算你天天睡大觉也没人管你。” 陈六合撇撇嘴笑道:“换句话来说,我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呗,感情我这个副总就是中听不中用啊。” 秦若涵没好气的说道:“这不正是符合你的要求吗?是你自己说的要个工资高又不用干活、还要在经理以上的职位。” 顿了顿,秦若涵又道:“其实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用干,你的责任很重,整个会所跟我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陈六合嗤笑道:“你这个小娘们的如意算盘是打得欢实,用一个虚职就要我给你去卖命啊。” 秦若涵抿着嘴唇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我会记着你的恩情。” 陈六合来了兴趣,邪笑道:“既然记得这个恩情,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是情债肉偿还是以身相许?” 秦若涵脸色一恼,压下鄙夷,道:“就没有第三种选择吗?” “有!”陈六合说道:“一炮而过。” “你!无耻下流!”秦若涵气恼的说道。 那副贞洁烈妇般恼羞成怒的模样委实让陈六合玩味不已,他摆摆手哈哈大笑:“算了,懒得欺负你了,你放心吧,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人,做不出那种拿钱脱裤子还只调情不上阵的事情来,做婊子立牌坊不是我的风格。” 秦若涵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瞪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以后说话能不能文明点,怎么每句话从你口中出来都那么下流。” “下流总比下作好。”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双腿毫无形象的架在办公桌上,大拇指从破袜子的洞口挤出来,还在那一扭一扭的,看的秦若涵满脸厌恶与嫌弃。 秦若涵的这个表情正好被陈六合扑捉到了,不过这家伙毫不在乎的依旧我行我素,文明、端庄、从容、优雅、温文,不是他不会,而是他不在乎。 他这个能被英国皇室奉为贵宾,被皇室首席公主要死要活差点从欧美追到华夏来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敢妄言一句他不是绅士? 只不过这些,注定了秦若涵这辈子可能也不会知道。 秦若涵手中的精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秦若涵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看着陈六合道:“是周云康,怎么办?接还是不接?” 陈六合笑了笑,打趣道:“怎么?你就这么怕他?不是口口声声说恨他入骨,要弄死他吗?” 秦若涵眉目一瞪,道:“现在你还有闲心开玩笑?” 陈六合摇头道:“接吧,以后跟黑龙会合作,你们少不了打交道。” 秦若涵吐出一口香气,按了接听键,没说两句话,她就有些古怪的看了陈六合一眼,站起身扭着小蛮腰来到办公桌前,捂着手机对陈六合小声道:“他找你。” 陈六合洒然一笑,脸上没有半分意外,伸手接过电话,操着一口流里流气的话道:“周老大,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啊,有何指教?” 也不知道周云康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是听陈六合说了几个好字,就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还给秦若涵,陈六合脸上挂满了玩味的笑容,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秦若涵在一旁有些着急的问道:“你们说了什么?周云康找你干嘛?”按常理,周云康就算有什么要求,也是应该找她这个会所的老板才对啊,怎么会直接找陈六合的?这不得不让秦若涵心生疑惑。 陈六合轻轻敲打着桌面,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思忖了几秒钟,才对秦若涵笑道:“没什么,张永福请我吃饭。” “什么?”秦若涵惊诧得差点没拿住手机,她一双杏目瞪得老大,脸上有着一丝惊恐:“张永福请你吃饭?他......他们不会是没答应我们提出的要求吧?周云康那畜生肯定是没把事情办成,不然张永福怎么可能亲自出面?” “完了完了,黑龙会狼子野心,肯定是想对我们赶尽杀绝,看来他们不得到我这个会所是不会善罢甘休了。”秦若涵花容失色。 旋即,她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说道:“不行,你不能去,这肯定是鸿门宴,他们对你没安好心,这件事情是我拖累了你,我看你还是赶紧逃吧,不要因为我丢了小命。” 看到秦若涵的一系列反应,委实把陈六合逗乐了,他笑道:“算你这个小娘皮还有点良心,就冲你良心还没被狗吃了,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秦若涵先是一怔,旋即复杂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拍着办公桌呵斥道:“陈六合,我没跟你开玩笑!黑龙会可不是地痞流氓,他们是真正的恶人,敢杀人的!” 陈六合笑看着如小野猫般的秦若涵,还别说,这个时候的秦若涵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因为气息不顺,导致胸前那一对小白兔上下起伏,很是惹火。 从陈六合这个角度看去,透过微微撑开的领口能隐约看到一条深邃的雪白沟壑,两颗羊脂白玉般的肉球在微微颤动。 “小妞,穿紫色文胸,性子很野啊。”陈六合满脸玩味的说道。 秦若涵赶忙直起腰身,捂住领口瞪着陈六合,还不等她说什么,陈六合就风轻云淡的说道:“如果说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信不信?” 秦若涵一楞,无比惊疑的问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早就想到了这个情况?你知道张永福会要见你?” 耸耸肩,陈六合靠在真皮座椅上,懒洋洋的说道:“你先说说,为什么你就料定了张永福要见我是别有用心?就不能是答应了我们的提议,单纯的请我去见个面吗?” 秦若涵说道:“很简单,如果周云康真的把这件事情办成了,那么张永福就算要见,也是见我这个会所的持有者,而他们现在不见我却要见你,还不能说明一切问题吗?” “张永福请你赴宴,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想直接除掉你这个出头鸟,要么就是没摸清你的底细,想要借这个机会试探你。”秦若涵说道:“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你的处境都会很危险。”

上一篇   第0012章 三有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