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7章 崩溃的王金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7章 崩溃的王金戈

一分钟之内王金彪不出现在他的眼前,就让王金彪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句话从陈六合的口中说出来,如此的笃定与自信。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得触碰沈清舞这块逆鳞,无论你是谁,一旦触碰,都需要付出代价,哪怕你仅仅是产生了触碰的想法,并没有伤害到她一根毫毛。 散给苏小白一根烟,陈六合自己点燃一根,苏小白吸了一口,看了看手腕上的军用手表,打趣道:“还有三十秒。” 陈六合耸耸肩,无动于衷,对于他来说,王金彪出不出来都无所谓,唯一的不同或许仅仅是他手上会多沾一条人命,仅此而已。 “十、九、八、七......”苏小白对这件事情挺感兴趣,开始看着手表倒计时。 当他数到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动静,王金彪从夜场里走了出来,站在他们的身后,但并没有言语。 陈六合回头看了一眼,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苏小白也是古怪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随后才看向面无表情的王金彪,笑道:“再晚三秒,你就会死。” “我相信。”王金彪一改先前的态度,没有丝毫张狂可言。 这倒让苏小白诧异了,他嗤声道:“你的转变太快,跟刚才不像一个人,你刚才可是根本不把我们两个放在眼里的,甚至还起了杀心。” “我相信一个敢不把乔家放在眼里的人,一定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疯子,也不是我王金彪能够惹得起的。”王金彪脸上没太多情感波动:“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面子和尊严,我早就把他们丢进臭水沟了。” 陈六合来了兴趣,上下打量王金彪:“你很聪明,我或许明白你为什么能够活到现在了。” “一个能把面子和尊严都抛弃的人,的确有活下去的资格,即便你做了不少丧心病狂的事情,但可恨之人总有可爱之处。” 陈六合笑着说,似乎对王金彪多了一丝欣赏,但接下来的一秒,却发生了巨大的反转,陈六合毫无征兆的一脚踹在王金彪的腹部上。 王金彪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跪在两米开外的位置,捂着腹部脸色发青,剧烈的疼痛让他腹部内翻江倒海,额头都冒出了细汗。 “不过这并不是你能随便犯错的理由,打了你不该打的主意,做了你不该做的事情,就需要付出代价,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一样。”陈六合声音平缓的说道,吐出一口浓烟。 “陈六合,你到底闹够了没有?你要跟乔家叫板,那是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死抓着我们王家不放?我们王家已经够惨了!如果你是想在我们王家身上寻找成就感的话,那又算什么能耐?我鄙视你这种人!”跟出来的王金戈怒斥着陈六合。 陈六合淡淡扫了王金戈一眼,说道:“娘们,你不觉得你对王家的拥护看起来很可笑吗?王家可是生生把你给毁了的罪魁祸首,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存空间,不惜把你推入火坑,你的死活又有谁曾管过?你在乔家所受到的摧残和折磨又有谁曾心痛?” “妇人之仁,倒也应正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陈六合嗤笑。 王金戈如一头发怒的狮子,狠狠的瞪着陈六合:“生在王家,这就是我的命,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你倒是乐于认命,也难怪这些年不曾有过挣扎念头!”陈六合笑着。 陈六合的这句话似乎踩到了王金戈内心深处最为伤痛的疤痕,她变得失态,愤怒的吼道:“陈六合,你在那里充什么高人?凭什么站在制高点对我评头论足?你凭什么,你有那个资格吗?” 王金戈的眼眶都红了:“挣扎?你让我怎么挣扎,我一个女人又能够怎么挣扎?即便乔家对我来说是恶魔窟,我也不能不踏进那个大门,我能挣扎吗?我身后站着整个王家,我要是撑不下去了,王家都得跟着我一起完蛋!你懂吗?你不懂!你除了会说一嘴的风凉话,你除了会干混蛋事,你还会干嘛?!” “你没有资格评价我!”最后一句话吼出,王金戈的泪水也跟着滑落脸颊,内心的无奈与悲凉在宣泄着。 陈六合神情淡漠的看着王金戈,那悲痛欲绝般的神情并没有让他升起太多的怜悯与疼惜,他淡淡道:“说得冠冕堂皇,似乎你变成了道德圣人,在对王家以德报怨,好像王家能存活到今天,是你一人撑起。” 顿了顿,陈六合冷笑了起来,无情的打击道:“不过在我看来,你并没有那么伟大,如果你真的为了王家,为什么不在乔家张开双腿?你可以从了乔晨木,也可以从了乔云起,我想如果那样的话,王家或许会活得更好!” 这句话就像是把王金戈最痛的伤口给揭开,让她娇躯狠颤,旋即她变得竭嘶底里:“陈六合,你混蛋!你当我王金戈是什么人?我不是婊子!”王金戈心都在刺痛,仿佛尊严都被陈六合击得支离破碎。 陈六合无为所动:“所以我说,你痛恨王家,也痛恨乔家,你之所以不挣扎,并不是因为你顾忌着身后的王家,而是你并没有那个能力去反抗乔家。” “所以,王金戈,你并不是有多高尚,你只是无力反抗,你也并没有彻底认命,不然你也不会如此痛恨乔家,死死守着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 吸了口香烟,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轻笑道:“在我看来,你跟婊子的唯一区别就在于你身前还立着一块贞节牌坊,什么时候这块牌坊倒了,立不住了,你跟婊子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陈六合,你个王八蛋!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王金戈斯声吼骂。 陈六合冷冰冰道:“恼羞成怒了吗?是不是我的话戳中了你内心深处最真实想法?是不是觉得我把你那些包裹着内心的外衣一一撕开后,你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王金戈仿佛已经崩溃,蹲在地下泣不成声,那模样伤心欲绝,充满了悲戚,看着都让人心生不忍。 但不管是跪在地下的王金彪,还是被人搀扶着的王金龙,都是不敢吭声一句,就那般默然的看着抽泣的王金戈,脸上甚至都不曾有过怜惜,似乎麻木。 “你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很有道理,当一个人被命运摧残的时候,如果不能反抗,那不如尽情的享受。” 陈六合低睨王金戈:“而你呢?既无力反抗,又不愿放弃挣扎,最是生不如死,要我说,你还不如去死,或许这会是最好的归宿,起码不用再受煎熬。” 陈六合这话说的有点狠了,也非常的重,响鼓重锤一样的重,就像是把王金戈的外衣扒光了一样,让她的心灵在阳光底下暴晒,这些她平常只能埋在心底,甚至都不敢去试想、却真实存在的想法,被陈六合无情的揭露出来,毫无保留。 “陈六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王金戈哭诉,愤怒的用手提包砸向陈六合,她泪如雨下。 陈六合轻而易举的接过王金戈的包包,及其欠抽的嗅了一下,才说道:“我刚才就说过,你这顶绿帽,我给乔家带定了!” “你做梦!我就是让狗日,也不会让你压在身下!”王金戈怒骂。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我这个人嘴皮子虽然也很厉害,但我一向都喜欢用实力说话,而且我说过的话,一向都能做到,我看上的女人,如果我日不到,这个世界上谁都别想碰到!” “哼,你这个自负、自大的畜生!”王金戈满眼怨恨。 陈六合无所谓的摊摊手,无视王金戈的谩骂,他缓缓道:“刚才跟你说那么多,并不是想让你无地自容,只是想让你面对现实,我陈六合的女人,不可能是一个连现实都不敢面对的女人,同样在我看来,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人,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资格都欠缺!” “虽然现实很残酷,残酷到往往让人快要窒息。”陈六合说着。 这一席言论,可谓是又狠又重,重到让人难以承受,可听在苏小白耳中,却是让他看向王金戈的目光渐渐发生了些许变化。 他似乎要重新看待王金戈了,因为他很清楚,能让陈六合说出这种话,并且愿意说出这些话的女人,一定是在陈六合心中有了分量的,让他真正产生了兴趣。 “别大话连篇,我等着看你怎么被乔家整死。”王金戈昂着俏脸,泪水止住流淌,但泪痕仍挂在脸颊。 “一个小小的乔家而已,何足畏惧?”陈六合轻描淡写。 王金戈冷笑连连:“有本事你点把火把乔家烧了!” “点把火并没难度,但既然是游戏,就要有游戏规则,一把火烧掉的只是一套宅院而已,没有意义,真正的博弈应该是一脚把乔家那高傲的头颅踩在地下,这才叫牛逼。”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道,脸上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