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怨念深重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75章 怨念深重

“这个娘们是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实力很强,你捡到一块宝了!”陈六合眯了眯眼睛,对身旁的洪萱萱说道! 就凭红衣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陈六合或许还真相信她的实力不止是地榜排名第十八那么简单!可能要更强! 洪萱萱没有回答陈六合的话,而是凝眉问道:“为何先攻九点钟方向,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是十二点钟方向的狙击手!” “各个击破太麻烦了!只有先打掉九点钟方向的狙击手,就可以接过狙击枪,狙击另外两个方位的狙击手!这样做,省了不少的事情!这个红衣,不但厉害,而且经验丰富,脑子很冷静!”陈六合解释道。 在他们说话期间,红衣已经攀上了商场的天台,没过几秒钟,陈六合就清楚的看到,端着狙击枪的,是一身大红色皮衣皮裤的红衣,而那名狙击手,自然是凶多吉少了! “厉害,全程只用了三分四十七秒!”陈六合不由赞叹了一声,让洪萱萱诧异的看了陈六合一眼,这个家伙,还在心中默算着时间?如此精准! “如果是你,需要多久?”洪萱萱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陈六合洒然一笑,嘴角挂着高深莫测般的弧度,没有做出解释,眼神在四周环视了一圈,确认了一下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凶险! “故弄玄虚。”洪萱萱有些不满的说道。 陈六合歪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很快!快到你不敢相信!” 说罢,陈六合从车后站起身,道:“没有危险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红衣去处理吧,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会有麻烦!” 说着话,陈六合迈步向自己的吉普车所在地走去,洪萱萱赶忙跟上,问道:“里面那个杀手怎么处置的?” “死了!”陈六合回答简单。 坐上车,陈六合启动,一脚油门,就蹿了出去,快速的离开了这片区域! 刚才的事情,倒是没在陈六合心中留下什么波澜和阴影,不过洪萱萱,可就没有陈六合这么大的心扉了! 她捏紧了拳头,一脸的怒容:“这件事情一定是洪昊安排的了!在京南,有这种胆量敢对我下手的,也只有他,找不出第二个!”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可奇怪的吗?”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杀了我们两,万事大吉,留下我们两,他坐如针毡!” “这样太被动了!”洪萱萱凝目说道,眼中杀机凛凛。 “这也恰恰可以证明,洪昊心中越来越着急了!我们给他带去了很大的威胁!”陈六合点燃一根香烟,放下车窗,让冷风吹佛在自己的脸面上。 “这样的手段,不是他洪昊一个人会玩,我洪萱萱也可以!”洪萱萱气愤的说道,如果今天不是陈六合,今天不是她身旁有一个红衣,恐怕她现在早就死了! 洪昊的卑鄙手段,已经让她防不胜防! “先别说这么多了,有惊无险便是万幸!先去拜访你外公吧!”陈六合说道。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入了郊区,停在了那座古气十足的浩大庭院外。 还是那个厅堂,陈六合跟洪萱萱两人看到了周灵! 对两人的突然拜访,周灵并不觉得奇怪,他扫了陈六合跟洪萱萱一眼,笑道:“我料到,你们应该坐不住了!” “我想如果是周老,你应该也会坐不住吧?”陈六合在茶桌前坐下:“从来都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别人这样的欺负我,还真没有过!” “呵呵,成大事者,应当能屈能伸!走的就是这样一条杀机四伏的路,你们还想风平浪静?逆流直上可是要承受激浪冲击的!”周灵不急不缓的说道。 随后看了眼陈六合,又道:“你来掌茶?” “乐意效劳!”陈六合耸了耸肩说道,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帮周灵煮茶斟茶! “小六子,其实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叫怨,要说萱萱这丫头被欺负的很惨,心中很憋屈,这点我相信!要说你也被欺负的很惨,可就有些不太像话了!” 周灵对陈六合说道:“洪昊在你手中,吃的亏大了去了!你什么时候在他的计量下吃过大亏?这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到的东西!” 陈六合不乐意了,愤愤的说到:“这还不算被欺负?光是我经历过的暗杀事件,就不下五次了!哪一次不是险死还生?” “可是你现在仍然完好无损!反倒是洪昊,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听说他脸上的淤青,还未好尽!”周灵淡淡的说道。 “你怎么不说我身上那几颗弹孔伤疤,还没好尽呢?”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能活到现在,那也只能说明我的本事大!并不能说明我就没被欺负!难道还指望我只挨打不还手?” 看到陈六合那义愤填膺的表情,周灵笑了起来:“你这家伙,怨念很深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已经是万幸了?” 陈六合心中有火,摆摆手说道:“周老,今天来,我可不是找你说这些的!就在来之前,我跟洪萱萱都差点嗝屁了!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周灵点点头,显然对这件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陈六合道:“你知道就好!现在洪昊,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目的就是不惜代价也要除掉我跟洪萱萱!你说吧,怎么办?” “你们屡屡给洪昊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他现在会怒极攻心手段激进,也实属情理之中!洪门四大战门,萱萱已经掌控了两门!足以给洪昊带去危机感了!” 周灵喝着陈六合给他倒的茶,镇定自若的说道:“你们扭转了这么多的局势,承受一点激进的怒火,又有何妨?成大事者,要能屈能伸,小不忍则乱大谋!”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周老,你这话说的我就太糊涂了!你到底是站在哪边说话呢?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就只能站在这里挨打不还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