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6章 一顶大绿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6章 一顶大绿帽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连王金戈自己也是睁着一双骇然的眸子,这家伙胆子简直熏天,当着乔家亲信的面,敢这样轻薄自己? 她回过神,满脸憎恨的甩着脑袋,可却无法挣脱陈六合的钳制,陈六合一脸轻佻的笑容,手指不忘在王金戈脸上划了几下,对老者说道:“回去也帮我转告一下乔家那些人,王金戈这个乔家媳妇,我挺感兴趣的,如果不想老子给乔家带一顶大绿帽的话,不如乖乖把这娘们送给我?” “陈六合,滚!你当我是什么人!”王金戈羞恼大怒,扬起一只手要甩出巴掌,可手掌在半空中就被陈六合擒住,他一脸笑容:“啧啧,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妩媚,不给乔家带顶绿帽,我都对不起我自己了。” “找死!”老者怒不可遏,忍无可忍,做为跟随了乔家二十个年头的老奴,老者决不允许别人这般羞辱乔家。 陈六合敢当众轻薄乔家媳妇,这不是对乔家的羞辱是什么? 一声大喝,老者虎步生风,直接向陈六合掠去,他双掌成爪,威风凛凛,攻向陈六合,气势凛冽。 眉头微微一挑,陈六合嘴角的弧度扩大,他看着老者那凌厉的攻势,有些讶然:“形意拳?” 老者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是个外家拳的高手,从举手抬足之间的气势就能看出。 别看他年纪不小,可速度却不慢,陈六合的话音刚落,老者的双爪就已经探来,直切陈六合大开的中门。 “鹰爪?你这对鹰爪,似乎有些绵软无力?”陈六合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脚板轻移,一个赏心悦目的滑步出现,陈六合的身躯诡异的侧偏了几寸,堪堪躲过这一对鹰爪。 老者浓眉一竖,有些惊诧,但手下的攻势却一点也不含糊,双爪落空后,他爪式不变,双臂横移,再次抓向陈六合的胸膛。 陈六合这次没有再躲,他的应对方法很直接,右掌成拳,直接击向老者的双爪,他出拳的速度太快,快到让人无法看清。 在一个瞬息之间,陈六合连续两次出拳,用同一只拳头,击打在老者的双爪之上。 这一刻,老者只感觉双掌被重锤撞击了一下般,让他的双掌都有些发麻。 他脸上的表情终于骇然,陈六合可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瞬间改守为攻,双掌探出,擒住老者的肩膀。 老者脸色猛变,倒也了得,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身躯一矮,一个巧妙的晃动化解了陈六合这一简单擒拿。 “咦?”陈六合来了兴趣,没想到这老头有两把刷子,还能化解他的擒拿手。 老者不去理会陈六合,他的拳势又变,鹰爪不见,双掌成拳,如重炮一般轰向陈六合的胸口。 “看来你还是形意拳的高手啊,鹰爪不成换虎拳?天上飞的都没有用,地上跑的又有用了吗?”陈六合嗤笑了一声,手掌再次探出,宽厚的手掌竟然把老者的双拳准确的覆盖住了。 紧接着,陈六合的双掌一紧,捏住老者的双拳,然后双腕一拧,只见老者那如铁骨一般的双拳,竟然被陈六合生生捏弯。 老者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他的手腕处的骨头,都传出一阵快要被折断的哀鸣。 “松开!”老者惊骇的脸上变得狰狞,口中发出一声爆喝,同时,他右脚如雷电一般扫射而出,直奔陈六合脑门。 “速度太慢!”陈六合冷笑一声,瞬间松开老者的双拳,一只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影子,硬生生的击打在了老者的大腿上。 “咔嚓”一声轻响,老者脸上出现痛苦之色,那快要触碰到陈六合脑袋的腿,生生缩了回去,竟不敢沾地,因为他的腿骨,被陈六合一拳击裂。 “我的擒拿,这个世界上都没几个人能躲得开,你凭什么躲?”陈六合如法炮制的又是擒住了老者的肩膀。 这次老者还想挣脱,可就像是被陈六合上了枷锁一般无法化解。 他脸色骤变,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感觉自己双腿离地,被陈六合生生提了起来。 一个赏心悦目的过肩摔,老者从陈六合的头顶飞过。 这还不算完,陈六合一个转身摆腿,狠狠的踹在了老者的胸口之上。 顿时,老者那百来斤的身体就像是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了五六米远,才重重的撞在了一根铁柱上。 打斗的整个过程从头到尾绝对不超过五秒钟,却看得旁人震撼万分。 特别是王家三兄妹,他们可是清楚这位许老的实力,在他们的眼中,这老头可是一个真正的功夫高手,一身外家拳炉火纯青,一般十几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专业保镖,都不可能近他的身。 可今天,却出现了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一幕,这样一个牛逼人物,竟然被陈六合三下五除二就干飞了出去? 并且是一点势均力敌的意思都没有,从头到尾,陈六合有着绝对的碾压力。 强者与强者之间最怕的就是有比较,有比较才有衬托。 这样一比,就更加衬托出陈六合的变态战力! 陈六合这个家伙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看他打斗的动作,仿佛一点技巧都没有,也绝没有老者的形意拳来得好看,可他就是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楞是能把一个高手强势轰翻。 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字能拿出来形容陈六合,那就是“快”! “你......噗嗤!”老者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六合,还没说出什么,一口鲜血就涌了出来,陈六合刚才那一脚,足以把他踹出内伤,不说内脏破裂,胸腔出血是绝对没问题的。 他内心中的震惊比脸上表现出来的还强了十倍百倍,他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栽在这么一个懒懒散散的年轻人手下,而且还是败的这么彻底。 要知道,他可是练了一辈子的功,从年轻到现在,至少四五十年了吧,靠的就是这身本事混饭吃。 他不敢说他有多大造诣,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即便是特总兵退役的军人,他一个对上几个都没有问题,这身本事足以自傲了。 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陈六合不光是比他强,而且比他强了还不止一星半点,至少他没从陈六合身上看到半丝的认真。 “怎么?还不服气吗?你的形意拳是不错,但那也仅仅是在普通人眼中还不错,在我眼中,只有其形没有其意,连半吊子都算不上。” 陈六合奚落道:“年纪一大把了,没什么本事,还喜欢学别人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吗?你说你是不是没事找抽?上次看你一大把年纪,秉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我就忍着没抽你,今天你还是要来找抽。” 老者被陈六合气得差点又没喷出一口老血,他怒视陈六合,大喘气的说道:“你很能打,但没有用,乔家你惹不起!” 陈六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话轮不到你这条狗来说,要说也是让乔家的人来跟我说,但是靠嘴巴也不能吓人,还是让乔家拿出点真本事来吧。” 陈六合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苏小白会意的收起了指着王金彪的手枪。 叹了一声,陈六合对老者说道:“今天我也不抽你了,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在一条老狗身上浪费,别忘了回去告诉乔家老小,乔家这顶绿帽,我陈六合帮他们带定了,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欢迎随时来找。” 王金戈暴怒,满脸怒火的捏着一双粉拳,心中起码骂了陈六合一千八百遍混蛋禽兽畜生。 没去理会王金戈的臭脸,陈六合带着苏小白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雅座,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这两个出尽了风头的家伙,走出了“花城夜色”,带走的还有一大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们。 什么叫牛逼?这才叫真正的牛逼,装了逼还能潇洒的转身离去,留下的只有让人津津乐道吐沫横飞的经典谈资,在普通人的脑中足以刻画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传奇。 走出“花城夜色”,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夜空繁星点点,弯月盈盈,陈六合用力吸了口清新的空气,脸上挂着淡淡笑容。 今天晚上不能说出了口恶气,反倒让陈六合觉得无趣,乔家的表现可以说让他失望,但又可以说让他更加产生的浓厚兴趣。 失望是因为乔家的人今晚并没有出现,让这场好戏大大降低了精彩程度。 兴趣更浓厚是因为乔家越是表现得如此高高在上,就越证明他们并没有太把自己这个人放在眼里,这样一个家族,如果不是骄横惯了,那肯定就是有着足够的底蕴跟自信的实力。 跟这样的一个家族叫板,怎么能不让陈六合心潮澎湃呢? “六哥,就这么走了?”苏小白笑问道,表情轻松自若的,一点也不觉得他们今天晚上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不然呢?你还想留下来猎个艳?找个马子来个销魂的一夜情?”陈六合笑问。 苏小白耸耸肩,道:“这倒没想过,只是觉得你就这么简单的走了,好像有点不像你,按我对你的了解,你放了那个老头意料之中,但你会不跟王金彪计较,就情理之外了,毕竟那家伙可是想要对小妹动手的狗东西。” 陈六合笑看了苏小白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一分钟,一分钟之内如果王金彪不跟出来,我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还差7朵鲜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