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不知死活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48章 不知死活

“规矩?你们要是有本事可以无视这里的规矩,你们也可以这样!”眼看场面有些失控,经理面目森寒的环视了大厅一圈说道,登时,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 但,还是有人敢当出头鸟的,譬如坐在坐前排雅座之一的一帮公子哥。 “规矩就是规矩!怎么可以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被打破?规矩都没了,你们这个俱乐部还怎么开啊?不能因为徐从龙跟莫威迪的身份不低,就这么没原则吧?” 说话的是一个青年男子,阴阳怪气的,蕴含着满满的不屑! “别的不说,这个生死台,只要上去了,就必须要有一个人倒下才能结束吧?也不一定要谁打死谁,至少得打个生活不能自理才行!” 有一个青年说道:“如果这点血性和本事都没有!你们上去干什么?丢人现眼吗?装什么大尾巴狼?我看你们军区大院的脸,都要被丢光了!” 陈六合转头看了过去,看到那几个青年公子哥,脸上不由多出了几分笑容,他倒是谁,原来还是熟人。 虽然只有过一两面之缘,但陈六合还是记得他们的,其中一个人,正是当初被徐从龙收拾的有点惨的苏家公子爷苏靖! 另一个,则是叫什么唐志伟!徐从龙跟这个唐志伟当初在这拳台上还有过一战! 而那个苏靖,就要更惨一点,当初他的小叔叔苏庆生还找过徐从龙的麻烦,把徐从龙收拾的很惨,还是陈六合去处理的,那一晚,苏庆生差点没被他给整死! 不过那次事件之后,听徐从龙说,苏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举动,就那样偃旗息鼓了下去!只不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跟这个苏靖碰面了! “草泥马的,唐志伟,苏靖,你们两个说什么逼话呢?不服气啊?有种你们上来跟我打!”徐从龙恼火的骂道,眼中有着鄙夷。 “两个煞笔!”莫威迪也是骂了一句。 唐志伟冷笑道:“徐从龙,就你也配跟我说这样的话吗?大言不惭!上次的事情就忘记了?要不是陈六合破坏规矩,你早就被我废掉了!” “我呸你~妈拉个屁~眼子!”徐从龙狠狠的骂了一句道:“别跟老子说那些没用的!有种你上来,看老子干不死你!” 唐志伟怒急,想要起身,但看到了一脸冷漠的陈六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有这个猛人在,他心中可真没有底气,上次陈六合所带给他的恐惧,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看样子你们最近活的挺滋润,上次的事情还没吸取足够教训呢?”陈六合眼神在那帮二世主的身上扫了一圈。 最后落在了苏靖的身上,他缓缓道:“特别是你!你跟苏庆生两个人在医院还没有住够吗?是不是想让我再送你进去住一段时间?” 一句话,让苏靖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他道:“陈六合,你不要太猖狂了!上次的事情不跟你计较,是因为我小叔冲动在先!并不代表我们苏家就会怕了你们!” 闻言,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道:“这点我相信,凭你们苏家在京南的地位,还不至于被打了就当缩头乌龟!但这并不代表我能抽你们第一次,就不能抽你们第二次!” “陈六合,你不用在这里跟我们盛气凌人的说话!你现在应该好好担心你自己的处境!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可是有所耳闻!就怕你不能活着走出京南城啊!” 唐志伟冷笑的说道,陈六合跟洪昊乃至洪门的恩怨,不是什么秘密! “呵呵,这点就不需要两位大少来替我担心了!”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就算我明天横尸街头,但在今晚,也不是你们能够惹得起的!要试试吗?” 唐志伟跟苏靖两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怔,苏靖目光阴沉:“我们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而已!规矩就是规矩!你们破坏了,还不能让别人说了?” “徐从龙跟莫威迪是自愿走上拳台的,既然没有玩命的胆子,上去干嘛?这就是军区大院走出来的人吗?就是笑柄!”苏靖嘲讽的说道。 “我们大院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评头论足了?”莫威迪盯着苏靖。 “真是笑话,京南纨绔圈,谁不知道你莫威迪跟徐从龙不对路啊?今天既然走上了拳台,就打死一个算了嘛!不敢啊?不敢还不允许我们笑啊?”苏靖说道。 莫威迪眼神一凝,指着苏靖道:“你上来,我跟你打!死一个为止!敢吗?” 苏靖撇撇嘴:“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有种你跟徐从龙死一个,我苏靖就对你伸出一根大拇指!说你们大院的人牛逼!” 他不敢迎战,显然心虚! “去你~妈拉个比,什么鸡~巴玩意儿!爷爷干嘛要听你的?”徐从龙骂了一句。 陈六合摆了摆手,打断了徐从龙,对着唐志伟跟苏靖说道:“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这样没水平的激将法就不要用!” “你们不爽也好,不服也罢!我就无视所谓的规矩了!你们想怎么样?”陈六合嘴角挂着一抹冷冽的笑容问道! “如果我是你的话,不会出现在这里帮他们两个人出头!而是赶紧跑路,离开京南,跑的越远越好!”唐志伟对陈六合说道。 “去你吗的!说什么逼话呢?两个小王八犊子,有本事就滚上来!二对二,今天不把你们直接送进太平间,你龙爷就是你们养的!”徐从龙一脸凶怒! “不知所谓,你们这样的人,还有资格挑战我们吗?谁知道等下你们会不会又玩出什么幺蛾子?”唐志伟冷笑连连的说道,充满了鄙夷与不屑! “看来你们两个今天晚上是真的不想好了!”陈六合眯了眯眼睛说道。 “是又怎么样?我们就是看不惯你们的做法!还不让人说了吗?”苏靖冷哼道。 “呵呵,觉得只要不上拳台,你们就可以高枕无忧安然无恙了是吧?”陈六合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