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 一条疯狗(鲜花加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3章 一条疯狗(鲜花加更!)

苏小白冷声道:“我有理由相信这里在举行非法聚会,甚至有理由怀疑这里有恐怖分子的存在,我调动部下来搜查,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你好大的胆子,就算真有,也轮不到你来管!你这是在违反军纪!”花哥呵斥道。 苏小白用行动回答了对方,他再次一个电话拨打出去:“让三营全部连排做好备战状态,随时等我作战命令!” 挂断电话,苏小白看着瞠目结舌的花哥,道:“需不需要我让我一个团的人都做好备战准备?我一句话,能扫平你这里!” “你还真当我这里是什么想扫就能扫的场子了?小瘪三,我今天还真就不相信了,真以为我花哥这些年是白混的?有种你动一个我看看!”花哥恼怒了。 苏小白眼神一凝,要下达命令,这时候陈六合对他摆了摆手,看向花哥道:“我兄弟要扫你这里,就跟玩儿一样,不用怀疑他的能力,不过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去浪费太多时间。” 陈六合继续说道:“你要是真不爽,就可以动用一切本事把我们清出去,但也得你真有那个本事才行。” 顿了顿陈六合笑吟吟的加了句:“不过事先我得先提醒你一声,这是我跟乔家之间的游戏,你确定你要参与进来吗?” 听到这句话,花哥骇然失色,跟乔家之间的游戏?这句话就跟一把大锤一样敲击在他心领,让他心里掀起了千层浪,震惊得无以复加。 他当然知道乔家是什么身份地位,更知道乔家在杭城的能量底蕴,放眼整个杭城,敢跟乔家叫板的人有几个?数都数的出来。 可现在,眼前竟然有个貌不其扬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说这是跟乔家之间的游戏,这如何能不让他惊骇?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在自寻死路! “当然,如果你真想插一脚进来玩一把,我也不拦着,前提是你玩的起吗?又有那个筹码吗?”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这话虽狂,但他却是在实话实说。 一时间,花哥的脸色在不断变换,眼神也是死死盯在陈六合的身上不停闪烁,似在琢磨,这个年轻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但很可惜,以他的眼力劲,压根就看不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虚实真假,不由的,他把目光落在了如死狗一般跪在陈六合身前的王金龙身上。 他很清楚王金龙的身份以及背后所站着的背景,他似乎开始慢慢相信了...... 凉气倒抽,花哥心中在悸动,大胆猜测陈六合会是哪方牛鬼蛇神,可杭城境内,绝对没有过这么一号狂人,否则他不可能不知道! 挣扎了一会儿,花哥心中轻叹了一声,不管眼前这个青年是在故弄玄虚还是在装腔作势,他都决定先静观其变,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生存法则,不然一旦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会死的很快! 既然他说了,这是他和乔家之间的游戏,那么自然会有乔家的人来收拾他,到时候是真是假,一看就知道了。 更何况,他在来的时候已经把王金龙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了王家的人,相信王家的人应该也会很快赶到,似乎怎么看,都轮不到他来当这个出头鸟。 叼起一根烟,陈六合老神在在的吞云吐雾,还有雅兴看着一楼舞池上那些穿着豪放的辣妹们,不时的砸吧嘴唇,默默点评。 又过了五分钟,大门处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美得动人心魄的成熟美人一同出现。 之所以说是骚动,是因为他们的身后跟了一大帮子凶神恶煞的人。 看到这两人,陈六合嘴角挑起的弧度瞬间扩大了一些,他喃喃自语:“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今天这场戏,会比想象中的更精彩。” “大哥,金戈,救我!”王金龙也看到了来人,他那死灰一样的脸色瞬间焕发了光彩,对着楼下大喊大叫。 陈六合无情的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再敢哭嚎,拔你舌头。”陈六合吓唬着,王金龙吓的一哆嗦,卷缩在地下不敢吭声了。 不一会儿,一大群人蹬上了二楼,来人自然是王金彪和王金戈,王金彪带来的人不少,瞬间把二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王金龙满脸鲜血半死不活的惨样,无论是王金彪还是王金戈,脸色都是充满了阴沉。 “陈六合,又是你!”王金戈的美眸中都闪烁着火星,虽然她很讨厌王金龙,很讨厌所有王家的人,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跟她都有着血缘关系,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亲人,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很好,杭城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一号疯子?你的胆子很肥。”说话的是王金彪,虽然他真实年龄已经有三十五岁,但看上去却白白净净,有着王家的优良基因,生了一张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俊俏脸庞。 陈六合打量着王金彪,他知道,这家伙是个狠角色,别看生的俊俏,其实是个真正心狠手辣的主,这些年死在他手下的人,没有几十个也有十几个,甚至还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利益纠纷,不惜杀了别人全家。 背地里,很多人都称他“疯狗”! “为什么胆子很肥的人是我,而不可以是你们王家?”陈六合神色平静的说道,他故意没去看王金戈那张寒气逼人的俏脸。 “我知道你是谁,一个外来的打工仔,我不管你在这层身份后面,还隐藏着什么身份,哪怕你是条过江龙,我也可以宰了你。”王金彪不亏“疯狗”名头,人如其名,有些神经质的疯狂。 “不错,你比王金龙这个煞笔要强一些,还知道查我的来历,除了这些,还查到了一些什么?”陈六合风轻云淡的问道。 “有不少,比如说秦若涵,黄百万,当然,还有一个叫沈清舞的残疾人。”王金彪狞笑着:“对了,你住在哪里我也知道了,今天晚上我会让放一把火把那里烧的一干二净。” 听到这些,陈六合的脸上竟然一丝丝的紧张神色都没有,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沈清舞的安危,他较有兴趣的打量着王金彪,缓缓道:“恭喜你,你让我记住了你这个人!这对你来说或许不会是一件好事。” “不要紧,我会让你很快忘记我这个人,并且忘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王金彪舔了舔嘴唇。 “你要杀我?”陈六合笑的很灿烂。 “这有什么稀奇的吗?”王金彪冷笑的问道,杀人对他来说,家常便饭,杀了太多,都麻木了。 “你很有信心,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杀了我?”陈六合笑问。 “因为我想杀你,你就必须死。”王金彪道。 “王金彪,别动不动打打杀杀,还有祸不及家人,别对陈六合之外的其他人动手,给老王家留点阴德!”王金戈怒斥道。 “阴德?你要是给乔家人干,我就不用损阴德,偏偏你还是个贞洁烈女,我再不损点阴德,老王家早就没了。”王金彪狞声说道。 “你!简直不可理喻!”王金戈气得脸色发白,她转过头,狠狠瞪着陈六合,眼神像是要杀人:“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精神病,把王金龙放了!” 陈六合笑吟吟的摇摇头:“游戏才刚刚开始,哪有你们一来就放人的道理?何况你又不是我的女人,凭什么你说放,我就得放?” 顿了顿,陈六合淡然道:“当然,更主要的是,今晚的主角并不是你们,所以你们并没有做决定的权力。” “你在等乔家的人?”王金彪的眼睛忽然一眯。 “你应该是王家最聪明的一个。”陈六合诧异的看了王金彪一眼,这个王家老大,似乎挺敏锐,脑子也转的够快。 “嘿嘿,你比我想象中的还不要命,有意思。”王金彪脸上充满了轻蔑,他对身后的手下道:“去把王金龙那个废物带过来。” 顿时有两人上前去搀扶王金龙,可还没等他们碰到王金龙,陈六合就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说道:“我似乎没说过你们可以把人带走?” “你算老几?”王金彪嗤笑一声。 然而就在那两人弯腰要去搀扶王金龙的时候,徒然,两个酒瓶子凭空飞去,准确无误的命中两人额头,两人一声惨叫,豁然倒地,头破血流。 猛然间,气氛变得异常萧杀,王金彪再次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他二话不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向陈六合掷去。 这一手飞刀,显然是有练过的,速度极快,直指陈六合脑门,奔着要陈六合小命去的。 陈六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样的小把戏自然不能对他产生威胁,脑袋微微一偏,刀锋划过他的耳旁,他的手掌一探,竟然把那飞行中的飞刀给擒住。 随后,很多人都没看清陈六合的动作,只知道陈六合离开了沙发,下一秒,就听到王金龙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只见一把匕首,刺穿了他的手掌,把他钉在了地板上! 王金彪带来的小弟怒了,刚要动手,却戛然而止,因为一把手枪,顶在了王金彪的额头上,拿手枪的人,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白净青年! -------- 鲜花还差2朵才满50,应兄弟们要求,还是先加更了吧!求鲜花!!!!

下一篇   第0124章 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