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扎在心口的一把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40章 扎在心口的一把刀

“好,等下次想要去砸场子的时候,向你汇报!”陈六合无奈的说道,夏咚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威风凛凛的大白熊犬跟在陈六合的屁股后面一步三摇晃,乖巧至极。 吃完午饭,夏咚虎被老佛爷带到楼上去午休了,陈六合跟夏正阳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品茶,在这样的场合下,不必多说,自然是陈六合亲自捣鼓着茶具茶杯茶水。 “洪门这盘棋,架势已经被你完全拉开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夏正阳漫不经心的问道。 “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呗!”陈六合撇撇嘴说道,殷勤的帮夏正阳续了茶水,自己也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夏正阳虎目微微斜睨过来,轻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小滑头,在我面前还卖关子?你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狐狸!没有规划的事情,你从来不做!” 顿了顿,他又道:“上次的事件,经过一个礼拜的明争暗斗,已经让你跟洪萱萱两个人赚了个盆满钵满,洪萱萱笼络了大量资源,在洪门内部已经上了一个台阶!”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会放着这么一个大好的势头,不再做点事情?”夏正阳胸有成足的扫了陈六合一眼,他对陈六合的了解,是毋庸置疑的! 闻言,陈六合轻笑了一声,道:“洪萱萱得到的,只是一些蝇头小利而已,对洪昊来说,甚至都算得上无伤大雅!洪门,终归还是以四大战门占了重比!” 陈六合缓声说道:“没有得到这些资源的认可,洪萱萱还是太弱了,想要在洪门内掀起什么大浪,道行还太浅了!现在的她,除了一个周鸿一个周灵外,掌控在手中的,就只是一些虾兵蟹将!” “怎么?还想一口吃成胖子不成?”夏正阳毫不客气的打击道:“洪门这盘棋本来就很难下,你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颠倒大局,哪里有那么容易?” “要不是老子一直在给你撑腰,这个旋涡早就把你给吞了!” 夏正阳说着:“洪门里最可怕的,还是那几个老不死的狐狸啊!他们手中掌控的资源和脉搏,才是洪门的根本所在!” 夏正阳拿出兜里的特供香烟,抽出一根,自顾自的点了起来:“洪门,可是有很大来头的,在各个方面,可以说都有所建树,在曾经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资源根基,更是不可想像!不然你以为他们凭什么屹立这么长时间?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 夏正阳这句话里的信息量,那就太大了,囊括了很多!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也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能让他做出这样的评价,足以见得他对洪门的重视! 但陈六合的脸上,倒是没有多少惊讶跟意外,他对洪门的了解,并不浅,很多东西,他也是心中有数的! 看着夏正阳要把香烟揣进兜里,没有散给自己一根的意思,陈六合很不客气的伸手把香烟抢了过来,抽出一根叼在嘴上。 “这也是我非常看重的地方了!其实洪门的黑,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那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啊!”陈六合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把烟点燃,他深深吸了一口,很自然的把香烟揣进了自己兜里,这个动作无疑让夏正阳气不打一出来:“你这小王八蛋,把秋风打到老子头上来了!” 陈六合没脸没皮的拍了拍裤兜,道:“打你的秋风,不正是我最擅长的事情吗?” 夏正阳哭笑不得的指了指陈六合,吹鼻子瞪眼,拿着家伙没有半点办法:“有一点可以承认,如果你得到了洪门的认可,对你以后的路,会有很大的帮助!这也是我为什么默认你去干涉洪门内务的原因!” “不过,我要提醒你小子,这盘棋,杀机四伏,你每一步都要走的极尽小心!一不注意,就容易丢掉小命!”夏正阳说道。 “这个我知道,富贵险中求嘛!眼看三年之约越来越短了,还有一年出头的时间!京城,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陈六合淡淡的说道:“属于我的东西,我肯定要拿回来!欠我们老沈家的债,我必然要讨要,少一分都不行!” “我现在要是再不玩大一点,玩狠一点,把自己的底气积累的充足一点,还怎么让那些人坐立不安?我可不想北上之行,九死一生!”陈六合说道。 “呵呵,还算你小子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事不可为!”夏正阳叹了一声说道:“你这小王八蛋,什么都好,唯一不让人满意的就是执念太重戾气太大!” “爷爷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并不希望你北上!太危险了,还不知道有多少阴谋与炮弹在等着你呢!你形单影只势单力薄!想要怒吼惊雷,难如登天呐!” 夏正阳的脸色难得的凝重,语气也是语重心长,老眼中有着关切。 “再难也得咬着牙撞上去啊,不然怎么办?总不能忍着满肚子憋屈苟且活着吧?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时不时都有人跑到我爷爷的坟头去嘲讽讥笑一顿吧?” 陈六合吐出一口浓烟,神情落寞的说道,心有猛虎,只是暂时被他拴在了牢笼! “你跟你爷爷一样的偏执,但却是两个极端的性子!如果你爷爷还在的话,一定不想你这么累的活着,有些枷锁可以放下的!”夏正阳说道。 “他不想,那是他深明大义,不予小人计较!我不做,那就是我不忠不孝!” 陈六合很执着的说道:“别的就不说了,就说我小妹的那一双腿,这个债,要让多少人的命填进去?” “我可以不怪他们当初想方设法的把我送到缜云监狱!但我不能对我小妹的双腿视若无睹!这就是扎在我心口窝的一把刀!”陈六合舔了舔嘴唇,眼神有些发直。 “老头,你懂吗?说句不怕你笑的话,我刚出狱的那会儿,第一次看到小妹的时候......”陈六合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