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2章 正面叫板(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2章 正面叫板(求鲜花!)

“傻了?还不打电话吗?”陈六合的嘴角挑起:“你不打电话,我不敢保证我今晚会不会打死你!” “我......我......”王金龙吓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跟鲜血混淆在一起,触目惊心,看一眼都让人高骨悚然,模样太过凄惨。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吗?已经晚了。”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事情既然是你挑的头,那你不可能置身事外,你可是事件的关键人物,别哭,太丢人。” 陈六合这话说的倒一点没错,正是因为王金龙的出现,才让陈六合跟乔家之间有了矛盾的引爆点。 如果不是当初王金龙打着乔家的名头耀武扬威肆意狂妄,陈六合也不可能在乔天商场痛扁对方,更不可能跟乔家有什么交集。 如果不是王金龙心存不轨,自以为是的想借着陈六合对王金戈有不良心思的借口去乔家面前吹风,乔家也不可能特意去警告陈六合。 一件本该子虚乌有的事情,楞是让这个家伙把鸡毛当成了令箭,还楞是让乔家那个狂到没边的家族去找他这么个小角色发出警告。 别人既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以陈六合的尿性,自然没有忍气吞声的道理,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这样还有人跑到他面前来装逼,那就是作死了! 王金龙六神无主,在陈六合的注视下,他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可半响,他还是没能按下那个他一年都不敢拨打一次的号码。 “不敢吗?”陈六合轻声问道:“难道乔家在你眼中是豺狼虎豹吗?不应该,你有个妹妹叫王金戈,你说的,她是乔家的女人,你可是乔家的大舅哥!” 王金龙身躯一颤,带着哭腔道:“大哥,饶了我一条狗命吧,我上次跟你说过,我在乔家人眼中还不如一条狗,他们不会理睬我的,更不会管我的死活。” 陈六合轻笑了起来:“没关系,你反正会添油加醋、绘声绘色、无中生有,总之今天晚上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把乔家的人叫过来,我保证,你会很惨!” 顿了顿,陈六合又一字一顿道:“别抱着侥幸心理,除了乔家的人,今天晚上没有人能保得了你,无论是王金彪来,还是王金戈来!” “呜呜呜,你放过我吧,我知道我错了,我惹不起你,我同样也惹不起乔家,大哥你要真的这么痛恨乔家,你可以去把他们通通杀光啊,没必要跟我这样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小人物过意不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 王金龙痛哭着,他还不算太傻,从陈六合的种种行为可以判断出,陈六合一定不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否则不可能在乔家找过他之后,他还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要挑衅乔家,这人一定是有着什么依仗和底气。 而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乔家和陈六合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今天如果他把乔家的人扯了出来,那么很可能就是一场神仙打架的戏码,不管结果如何,他这只小鬼肯定都要遭殃,他可承受不起任何后果。 陈六合无动于衷的摇摇头:“我这个人做事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今天没得选择,要么把乔家人喊来,要么你就让人给你准备好一副棺材。” “我就是个屁,毫无分量的屁,乔家人不会听我的,他们不会来的!”王金龙哭诉着,他已经吓破了胆子。 “打吧,他们会来的!”陈六合笃定的说道,他在挑衅乔家的威严,他不相信乔家能够有这么好的定力,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 最终,王金龙还是拨通了乔家人的电话,对方是个平常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下的乔家第三代,第三代中的第一人,乔云起! 电话通了,王金龙连哭带求,一通哭诉,声情并茂,不过倒是没有添油加醋恶意栽脏陈六合,只是实话实说。 通话时间很短,不到一分钟,乔云起从头到尾也没说一句话,在王金龙哭喊期间,换来的就是突然的忙音。 这一刻,王金龙脸色都吓的惨白,即便是满脸的鲜血也无法遮盖住他的苍白。 手机从他手中滑落在地,他觉得他今天死定了,喊不来乔家人,他不怀疑陈六合真的敢对他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不!这不怪我,电话我打了,他们不来这不怪我,你不能杀我。”王金龙浑身颤抖的说道。 陈六合却没有意想之中的发怒,他神色平淡道:“对方说了什么?” “什......什么都没说。”王金龙拼命的咽着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六合,生怕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下一秒会把他丢下二楼。 意料之外的,陈六合轻笑的点了点头,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半点恼怒的意思,只是轻声说道:“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安全了。” “可......可是他们没说来啊,一定不会来的。”王金龙说道。 “他们一定会来!”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如果乔家这都不派人来,也未免有些太让他失望了。 旁人看不出来,但乔家人一定看的出来,这不是他陈六合跟王金龙之间的矛盾,而是他陈六合跟乔家之间的博弈开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那些被打趴下的纨绔们也缓过劲来了,从地下爬起身,但是却没一个人敢再上前去叫嚣,更没人敢去帮跪在那里的王金龙说一句场面话。 并且,他们也很反常的没有打电话哟五喝六的去搬救兵,都是出来混的,一些场面见得多了,脑子至少也能灵光一些,事态发展到现在,任谁都看的出来陈六合不是什么善茬,轻易出手,恐怕只会死的很惨。 过了约莫十分钟左右,乔家的人没等来,倒是把这家夜场的老板等来了。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留着山羊胡,人称花哥,在杭城地头上多少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没什么大背景的支撑,不过黑白两道都吃的挺开,否则也不可能罩得住“花城夜色”这么大夜场! 当他看到王金龙的惨状时,眉头都深深皱了起来,脸色也瞬间阴沉了下去,他打量着神情自若的陈六合跟苏小白,眼神在飘忽着。 “两位朋友,进门就是客,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算我花哥没做到位,不过你们不声不响,就在我的场子里大闹天宫,似乎有些太没规矩了吧?”花哥说道,语气倒不算太冲。 陈六合歪头看去:“你是这家夜场的老板?” “我是。”花哥点头。 陈六合说道:“借你的场子用一用,花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能完事。” 这句话让花哥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一点:“兄弟,就算你们有几分来头,但这样是不是也太嚣张了一点?我花哥开了这么多年的场子,敢到我这里来闹事的,还真没有几个,你们是不是也给我一个薄面?” “没有几个吗?那么恭喜你,今天又见识到了一个。”陈六合轻笑的说道:“要不你给我个薄面?行个方便?” 闻言,花哥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眼中也有怒火在跳动,他什么人没见过?像陈六合这么不知分寸这么嚣张的人,他还真没见过几个。 当即,他声音不悦的说道:“兄弟,你这样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面子都是互相给的,你这么不留余地,我怕你玩的太过火啊,能不能兜得起?” 顿了顿,他指着王金龙道:“即便王公子有什么错,也不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吧?如果你们不知道王公子的身份,需要我给你们普及一下?” 陈六合没说话,苏小白开口了:“花哥是吧?废话就不跟你多说了,我知道你应该也有几分手腕,今天晚上,王金龙这个人,我们是动定了,而且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你要是觉得不爽或者面子上挂不住,可以动一动你手中的资源,不管是玩黑的还是玩白的,都成,我们接着。” 顿了顿,苏小白道:“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也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是不是玩得起?” 花哥冷笑了起来,他盯着苏小白:“你就是那个少校团长?” “没错,我姓苏,苏小白!”苏小白自报门户。 花哥沉凝一下,在脑中显然没搜到这么个人,他心中略微笃定,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总之想在我这里闹事,我就不能坐视不理,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当大家结个善缘了,否则的话,也别怪我不给你们面子!” 陈六合仍然不语,苏小白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打了个电话出去,很简单的几句话:“让三营一连给我进入备战状态,随时等我作战命令!” 一句话,掷地有声,却让旁人倒抽凉气。 花哥死死盯着苏小白,说道:“我不相信你有擅自调动军队的本事,你只是一个小小团长,难道你就不怕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