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作死的陈六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29章 作死的陈六合

战门门主的地位是仅次于长老阁和门主之下,他们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一方悍将,每个人的手下都有数以千计的手下! 平常,别人提起他们都免不住心生胆颤肃然起敬,可是现在,却是被陈**给揍了! 而且揍的毫不犹豫,动作赶紧利索!这就像是在挑战洪门的威严,一个耳光响亮的打在了洪门的脸面之上! “老子一只手捏着**,都能把你打成狗头!洪门帮众数以万计,其中废物也数以万计!”陈**及其不屑的说道,动了方阔,他似乎没有一点闯了大祸的觉悟,神情自若! “我看你今天是真的很难走出这间病房了!既然你要作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洪昊的脸上都快凝结出了寒霜,饶是他,也没想到陈**敢这么强势大胆!在他的病房内,动手打了方阔!这不亚于要把整个洪门得罪! 在这种情况下,洪昊如果还能忍得住,那也就不是洪昊了!他在心中快速盘算,甚至觉得,陈**敢如此不留余地,他都可以直接把陈**抹杀在此! 至于后遗症,他并不害怕,因为他完全有站得住脚的理由! 随着洪昊的话音落下,曹天和另外一个陌生中年男子毫不迟疑,齐齐身动,向陈**攻了过去!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这两个人都是身怀极强实力的强者,他们身动如龙,风声炸裂,那种劲风,都足以让人侧目三分,一看就知道,比方阔之流高出了无数个档次! 曹天就不用说了,本身就是地榜排名第四十五的猛人,而另一个中年男子,却是让陈**微微诧异,看他的身形与凌厉程度,比起曹天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实力很可能是一个在曹天之上的猛人! 这让陈**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洪门的水,真是深不见底啊,地榜高手层出不穷,没想到死了一个又来一个! 不能说是地榜高手不值钱到了多如狗的地步,只能说,洪门的底蕴实在是太过深厚! 来不及多想,两人转瞬就已经攻到了身前,陈**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忘把站在他身后的徐从龙给推了出去! 这种高手之间的对决,无疑是很恐怖的,举手抬足之间都能造成致命的打击,以免徐从龙被波及,还是离远一点来的更安全! 面对两人合力的强猛攻势,饶是陈**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全神贯注! 要知道,对方可是两个地榜实力的强者,而陈**此刻又是伤势没有痊愈,战力值显然不如巅峰时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精神! 双方刚一交手,便犹如狂风巨浪一般席卷开来,虎虎生风一往无前,举手抬足所激荡出来的威力,都能让空气起伏,甚至有气爆声不断炸出。...... 高手之间的搏杀,往往都是杀机四溢,每一个细节都足以造成致命打击,一个简简单单的疏忽都可以酿成惨重后果! 脚下迅疾的一个诡谲错步,陈**的身躯快速闪开便宜,一拳一腿从他的上下两路擦身而过,他都能感觉到那强劲力道所掀起的巨大劲浪与涟漪,很是惊人! 躲过连串的攻击,陈**脚步再次后退了两步,与两人之间拉开距离寻找破绽。 然而,两人都是强中的强手,压根就不会给陈**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们带着势如破竹般的气势,紧逼而上,想要一鼓作气的把陈**击倒当场! “你伤势未愈,战力远远不如巅峰时期!举手抬足之间都有所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我看你如何抵挡我们!” 曹天爆喝一声,手下的攻势更加迅猛了几分,他们从陈**的身形举措中,就能看出陈**很难放开手脚的端倪!可谓是眼力毒辣到了极点! “残破之躯也敢跑出来大言不惭!今天就让你自食恶果,含恨当场!” 陌生的中年男子冷喝一声,他的攻势要比曹天更凶猛,也更加偏向了大开大合,给人一种难以抵挡横扫千军的压迫感! 陈**的确有些节节败退了意思,交手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陈**的脚下就退了三四步。 情形,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妙,对陈**很不利,好像有不敌的趋势,只能苦苦招架着,就是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而已! 不过,饶是在这种情况下,陈**的脸上也不见分毫凝重的神情,反而给人一种不明所以的轻松,不急不缓游刃有余! 再次躲开了一道凶狠的攻势,陈**与曹天错身而过,禁不住的咧了咧嘴角,身上的伤势的确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啊。 “怎么?伤口已经崩裂了吗?陈**,你撑不住多久!乖乖束手就擒,我们让你少吃一些苦头!”曹天狞笑一声。 “你这个煞笔,不久前才死了弟弟,现在不乖乖滚到你弟弟的坟前去哭丧,还有心情待在这里帮别人卖命!你真是傻子!”陈**讥讽道。 “陈**!我今天取你狗命!” 听到陈**的话,曹天像是被戳中了痛楚,勃然大怒,足下一点,身躯纵跃而来,一腿压向陈**的头颅,狠厉至极! “就凭你也想杀我?白日做梦!”陈**冷笑一声,身体一个灵巧的扭转,很轻易的躲过了这一脚! 但曹天的攻势并没有完,右腿临空,并不收回,横扫而去,再次抽向陈**的面门! 仓皇之下,陈**脸色微变,足下一退,手臂抬起,格挡住了这劲道强悍的一腿! 但同时间,那名陌生中年男子的攻势也到了,几乎没有间隔性的,让陈**难以闪躲,只来得及一个偏身,可肩膀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一拳砸中。 这让得陈**的脚步禁不住的后退了两三步,肩头的痛楚让他眉头都皱了皱! “陈**!在这种情况下,你无力回天!败在两个地榜强者的合力下,你足以为荣!”陌生的中年男子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