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哥,我想杀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21章 哥,我想杀人!

因为惧怕洪萱萱动摇到他的地位,故此洪昊才动用如此阴险卑鄙的手段要剔除洪萱萱这个心腹大患,为达目的,甚至不在乎洪萱萱与他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不用问,这个消息,肯定是周鸿给故意放出去的,这里面或许还有周灵的指示! 其目的,自不用多说,就是为了损坏洪昊在洪门内部的形象,影响他的威信!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这个传闻千真万确! 这消息一出,毫无疑问在洪门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让得洪门门徒议论纷纷,给洪昊的确惹来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这点麻烦对洪昊目前在洪门内的声势与地位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无论是周灵还是陈六合,都很清楚一个浅显的道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滴水穿石积木成舟嘛! 这晚,陈六合正半座在病床上看着一份京南晚报,在这无聊的时光中,除了偶尔调戏调戏洪萱萱外,就是看报纸来解闷了。 生活过的平静无聊,但倒也还算惬意,终归是有着洪萱萱这个倒霉娘们陪着一起共患难,哪怕这是个他打心眼里不是很待见的娘们,但贵在颜值上等,也能养眼不是? 电话铃声响起,陈六合拿起手机一看,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个极尽谄媚的笑容,赶忙放下报纸,清了清嗓子,整了整神情,才按了接听键! 他的这种夸张反应,让得一旁的洪萱萱都微微有些愣神,还是头一次看到陈六合这样,是谁打来的电话?竟能让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如此重视! “清舞。”电话接通,陈六合就唤了一句,能让他出现这种反应的,除了沈清舞还能有谁?这倒也让洪萱萱释然,是沈清舞,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她可是知道,那个双腿残疾坐在轮椅上的奇女子,在这个男人心目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哥,还好吗?”沈清舞那清冷到毫无杂质的声音传出。 陈六合嘴角荡开了灿烂的笑容,笑得跟孩子一样纯真,他赶忙道:“好,当然好了!京南山美水美娘们更美,哥在这里每天除了训练那帮小崽子,就是欣赏各色人文风情。” “嗯”沈清舞轻轻嗯了一声,不知道为何,陈六合感觉到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符中,充满了一种让他心虚的意味,他的心脏都禁不住抽了一抽。 “小妹,是不是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别瞎听,哥没事!”陈六合佯装平静的说道。 “哥什么时候回来?”沈清舞轻声问道。 “快了!等哥处理完这边的一些事情,立马就赶回去!”陈六合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无比轻柔道:“哥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沈清舞说完这句话,电话中就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陈六合跟沈清舞都没有说话,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谁也没有挂电话,仿佛只要这样隔着电话,听着对方那缓慢的呼吸声,都能让他们心中无比踏实与满足。 足足过了将近一分钟,沈清舞的声音才再次传出:“哥,我想杀人了!” 她的声音很平静,还是那么的清澈与好听!但是,陈六合却能感觉到一种足以令人心脏滞停的气息在蔓延。 陈六合的肩膀轻微一颤,他缓缓吸了口气,尽量挤出一个笑容,用温柔的语气道:“小妹,不急不怒不焦不躁不温不火不冷不热!这是你教给哥的!” “很难做得到啊!”沈清舞说道。 “呵呵,你可是被那些老狐狸称为佛根菩提心的人,可不能心生戾气!” 陈六合淡淡道:“你那双纯净的手,不应该染上鲜血!你只负责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小美人,杀人的事情,哥一个人来做就足够了!兄妹两一起上,太给别人长脸了!” “这个社会,佛心已经无法渡人!唯有以杀止杀才最为有效!地狱才是让人悔改的地方!”沈清舞的声音多了一抹冷意。 “这是哥最擅长做的事情!你不必操心!”陈六合说道。 杭城,老城区的一座简陋宅院内,沈清舞独自坐在庭院中,昂头望着天上的星空与明月,她的手中,还抓着刚刚挂断的电话,似乎很用力指关节都有些泛白。 这种无声无息不被人注意的细节,似乎透露出了这个仿若六根清净跳脱凡尘外的丫头那难得不平静的心情! 清澈的眼睛中,有着一抹难见的凌厉光芒,很是犀利,犹如星辰一眼在闪烁着! 她所看向的方向,是京南方向!她不说,但并不代表她对京南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任何的消息,想要把她封闭住,让她耳聪难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关她这辈子最在乎最重要的男人,只要她想知道的,就没有她不能知道的! 只不过陈六合不想让她知道,她便不说而已! 平静的表面下,沈清舞那可古井无波的心不再平静,有着不为人知的滔天杀意在激荡! “若不是他心中棋盘太大,所谋浩荡!我即便让这个世~界颠覆,也要让你们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他若出现半点意外!我便是不惜代价倾尽毕生所有,也要让这天变,把你们一个个都送进耳鼻地狱!” 沈清舞的声音在庭院中,在夜空下,幽幽飘散,那月色似乎都在闪动,那星辰似乎都在隐现,似乎被这席清幽浅浅的话语,给惊得失色! “我虽不如他,这辈子都不如他!但能让世~界为之起舞的,不止是他一人,我也可以!”沈清舞黛眉凝着,犹如一尊金刚怒目的菩萨。 挂断了沈清舞的电话后,陈六合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就像是打了一场恶战一般,背脊都出现了汗水! 他讪笑的摇了摇头,轻笑的呢喃了一声:“这丫头”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还会有这么在乎的人!”洪萱萱嗤笑了一声:“刚才那一瞬间,你的眼神真是耐人寻味!你敬她、爱她、惜她、疼她、又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