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绝不放过!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19章 绝不放过!

听到陈**的话,周鸿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六子说的没错!洪昊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萱萱和你!但你们却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因为形势和高度不同!起码现在不行!真那样做了,整个洪门都容不下你和萱萱了!” 周鸿凝重道:“到时候只会让整个洪门崩盘,落到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是啊,这就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标准!洪昊算得上是洪门至高,主掌大权,资源在握,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了!” 顿了顿,陈**又淡淡说道:“洪昊是一定要对付的!但还需要一些时间!” 徐从龙咋咋呼呼的说道:“六子哥,我知道你考虑问题都是从全局出发!可人家现在都站在咱们头上拉屎撒尿了,咱一个屁也不放吗?太憋屈了!咱们军区可不会怕他洪昊!” 洪萱萱凝眉说道:“没有那么简单!洪昊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这不是在长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要杀洪昊,就算全盛时期的陈**亲自出手,恐怕也难以得逞!” 陈**洒然一笑,没有否认也没有赞同,他不温不火的对着徐从龙说道:“洪门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过!这次的事情吃亏的是他,而不是我们!” “他这次也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而且付出的代价,也足够惨重!足够他心脏滴血!”陈**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抓狂的心都有!” 一只神罚小队的陨落,这对洪昊来说,是多那么的损失,根本就是难以估量的!足以让洪昊痛彻心扉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点,洪萱萱一点都不予否认,并且深表赞同,脑中不由又想起了陈**今天在那片荒山修罗场的恐怖表现,心房都禁不住再次颤颠! 特别是他徒手覆灭了整只神罚小队的场景!到现在都历历在目,并且会永远的印刻在她的心脏当中!成为她最刻骨铭心的回忆之一! 现在想起来,她都会感觉到头皮发麻,浑身发凉,毛骨悚然! “陈**,你真是太让人惊艳了!如果不是萱萱口述,我根本无法相信你今天所做的事情是真的!”周鸿吸了口凉气说道,提及这个,他就难掩震惊! “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要跟洪昊博弈,要跟你们洪门大势对着干,自然得有一点保命的本钱!不然跟寻死又有什么两样?” 陈**轻描淡写的道了声:“说起来,洪昊是真的对我恨之入骨了啊!为了杀我,不惜痛下血本!连这张杀伤力巨大的底牌都打出来了!” 陈**阴测测的笑道:“可惜,他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有着能够让他血本无归的实力!这就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今天的惨烈损失,足以让洪昊心如绞痛彻夜难眠!”周鸿肯定的说道。.. 陈**点点头,问道:“对这件事情,周老是什么意思?” “惊艳!被你的表现所惊艳!”周鸿如实的说道:“神罚小队的覆灭,是对洪昊的巨大重创,同样也是对洪门的重大损失!” 顿了顿,他又道:“陈**,今天的事情萱萱都跟我说了,我也禀告了义父!没有你,萱萱绝不可能活下来!你的诚意我们已经看到了,对这一点,毋庸置疑!同样,我们也会给你最大的信任!毫无保留的信任!” 闻言,陈**笑了笑,说道:“你们不必对我感激涕零!大家都是相互利用罢了!因为洪萱萱还不能死,所以我便不会让她死!就像她也知道我不能死,拼死保我是一个道理!” “今天的事情充其量算是大家扯平,谁都不欠谁的!”陈**瞥了洪萱萱一眼! 脑中不由闪过了洪萱萱不畏生死也没有把他丢下的场景,眼中闪过了一丝隐晦的笑意,还别说,这个娘们还有值得让人敬佩的地方! 起码那时候那一瞬的坚毅神情,就能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恨之处有着可爱可敬! “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洪萱萱冷不丁的说了句。 陈**无奈的耸了耸肩,旋即眼睛又是微微凝起,道:“虽然这次给了洪昊不小的教训!但如果他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可就大错特错!” “我白天就说过,老子要是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了他,老子就不是他爷爷!” 陈**冷哼道:“以为我真的这么好欺负,不能把他怎么样是吧?我不光能让他心痛,还要在他的伤口上狠狠撒下一把盐!让他知道,动了我陈**,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说罢,陈**瞥了眼洪萱萱道:“你救我的时候不是跟我说过,让我活着就是为了看我跟洪昊狗咬狗一嘴毛吗?这次我就如你所愿!让你踏踏实实看一场好戏!” “希望你不要是雷声大雨点小就可以,别让我失望!否则会让我觉得白救了你!”洪萱萱神情冷漠的说道,但不难看出,她那双妙美的眸子中,闪过了一抹异样神采! “六子,你想怎么做?”周鸿问道。 陈**冷笑一声,淡淡道:“很简单,他想要我的命,我就让他颜面扫地!虽然暂且还做不到对他赶尽杀绝,但要说起玩阴玩狠,他洪昊未必是我的对手!” “我就是为了争这口气,也会想方设法的把洪萱萱的地位扶正!”陈**阴沉道。 周鸿的眉头凝了凝,道:“六子,尽可能的不要意气用事,大局为重!” “放心吧,这件事情不用你们管!我心中自有定夺!”陈**说道。 周鸿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几人又在病房内待了半个多小时,随后便相继离开! 徐从龙跟莫威迪也去了隔壁病房,方便看守陈**,以及随叫随到的差遣! 息了灯,只剩下陈**跟洪萱萱两个人的病房内一片漆黑,很是安静,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