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0章 王金戈的枕边风?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20章 王金戈的枕边风?

此时此刻,王金龙的内心是恐惧的,也是快要崩溃的,他最拿手的戏码就是仗势欺人,持强凌弱,别看他平常拽的二五八万,可的的确确的胆小如鼠。 在有优势的时候,他可以眼高于顶无比嚣张,可一旦大势已去,他就瞬间歇菜了。 而且现在不光是陈六合的变态让他恐惧,还有不远处的激烈打斗也让王金龙头皮开始发麻,陈六合变态也就罢了,怎么他带来的人也同样的变态? 在一个人面对十多个人的情况下,硬是打出了优势,看那家伙白白净净的模样,打起架来怎么就那么生猛呢?十多个人已经被他干翻了一大半,他就跟头生猛的老虎般,猛的吓人! “我保证,你只要敢离开沙发一步,我绝对会把你从二楼丢下去。”看到王金龙有逃跑的意思,陈六合平平淡淡的说了句。 王金龙挪动的脚步一顿,一丁点的酒意也瞬间消散了,他望着陈六合,狠声道:“你别太嚣张了,你知道你打的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吗?他们最少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你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赶紧逃命去,免得等下想跑都跑不掉!” “那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要打我,还不允许我还手吗?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他们是天王老子的儿子,我也不能站着让他们揍啊!”陈六合浑不在意的说道,在旁人开来,无比的自负。 王金龙嘴角都在抽搐:“陈六合,你特么是神经病啊?!”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王公子,你的声音怎么都在发抖?我怎么从你眼中看到了恐惧?这不像你才对,刚才的狂妄劲呢?不是要让我走不出这间夜场吗?怎么这才转头工夫,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陈六合,你......你想怎么样?我们之间的恩怨早就清了,你说过不会再找我麻烦的,你今天这又是什么意思?”王金龙腿肚子在打斗,他开始认怂。 陈六合淡笑的摇摇头,道:“完了吗?你去跟乔家打小报告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我们之间的恩怨两清了?我最讨厌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了,你说我今天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当然是专程来找你王大少聊聊人生了。” 王金龙吓的又后退了几步,有夺路而逃的趋势,他说道:“陈六合,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你理智一点,如果你动了我,乔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你这个人还真是善变啊,上次你不是说你在乔家连条狗都算不上吗?怎么今天又可以扯着乔家的虎皮做大旗了?”陈六合打趣的问道。 深深吸了口气,王金龙咬着牙关说道:“好,我不跟你说乔家,我就跟你说我们王家,我们王家可也不是好惹的,动了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王金龙还在恐吓,他希望能把眼前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吓走,就算他和这间夜场的老板有交情,相信夜场老板不会让他在这里被人踩,可他心中也害怕啊。 就算最后能把陈六合踩在脚下,可他现在也没实力去面对陈六合啊,他可不想再次挨揍了,他怕痛! “王家?”陈六合嘴角挑起一个玩味的弧度,敲着二郎腿悠哉的斜睨王金龙:“一只骨瘦如柴的骆驼,说它比马大,都是抬举你们王家了,就这样一个没落了十年的家族,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挂羊头卖狗肉?我都替你丢人。” 王金龙忽然暴怒:“你放屁,我们王家就算没落了,都比你强了十倍百倍,要弄死你还是轻而易举,十年前我们可是杭城的名门望族!” 陈六合嗤笑的摇摇头:“看来你还活在梦里,十年前的王家还能勉强算得上二流三流,但如今的王家还能登得上台面吗?你也不怕贻笑大方。” 陈六合继续说道:“王家有你这种废材,你觉得王家还有什么地方值得称道?别说恢复曾经辉煌,我看就是强撑着都费劲。”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当然,有些东西我也不得不承认,王家除了一个还算有点城府、但已经行将就木的王添财外,膝下包括你在内还有三子一女,你排行老三,是最无用的一个,老大混黑,勉强算是开始走上坡路,这些年不说风生水起,倒也算得上八面玲珑,老二混白,但这十年过去,也没见什么长进,在体制内半死不活的吊着,老四王金戈,被你们卖进了乔家。” 陈六合看着王金龙,笑道:“我说的都没错吧?” “你......你怎么知道?”王金龙脸色有些发白,陈六合显然调查过他们王家,并且调查的很清楚。 但这并不是让他害怕的地方,让他害怕的地方是,陈六合既然知道了他们王家现在的处境,还敢这么有恃无恐的来找他麻烦,显然就是胸有成竹,或者说没把他们王家放在眼里。 陈六合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王添财给王家制定的路线不错,一黑一白一商,三条路都在走,只不过只有老大王金彪勉强没负重托,至于老二王金虎的白,和你王金龙的商,就是一塌糊涂了,庸才不可扶,但好在你们还有一个最让你们不当人看的王金戈,她不但绑住了乔家这个豪门,且近年来凭借自己的个人能力在商混的也还算稳扎稳打,有些势头。” “比起十年前的谷底,你们现在的王家要好上一些。”陈六合对王家的分析一针见血。 王金龙的身躯再次一震,说道:“这些你既然都知道,你还敢来找我麻烦?我告诉你,我大哥王金彪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敢动我,小心他把你剁碎了喂狗!” 顿了顿,他又道:“还有王金戈,她也不会放过你的,只要她回乔家吹吹枕边风,你就会死的很惨很惨!我背靠两座大山,你凭什么动我?” 陈六合不急不缓:“王金彪的确够狠,为了一些利益上的争夺,没少干一些杀人全家损阴德的事情,不过他在我眼中顶多算得上是一只疯狗,没什么威慑力。” “至于王金戈?”陈六合的笑容玩味到了极点:“你让她吹谁的枕边风?她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公似乎常年卧床,听说已经病入膏盲活不过一年了,王金戈显然没办法吹他的枕边风,难道你是让她去吹乔云起的枕边风?或者是乔云起的小叔,乔晨木的枕边风?” 听到这话,王金龙的脸色骤变,一片不敢置信,他惊愕的看着陈六合:“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他骇然无比,这都是乔家最辛秘的事情,不为外人所知。 陈六合嗤笑道:“很吃惊?这些造孽丑陋的事情做都敢做,还怕别人不知道吗?呵呵,在我眼中,乔家是禽兽,而你们王家是废物,上到王添财那条老狗,下到你王金龙这个废材,满门的窝囊废!” “卖女人求得全族一丝苟且偷生的希望,这本来无可厚非,但卖女人还卖得这么窝囊低贱,你们就太过让人不耻了,据我所知,你们似乎也从没把王金戈当个人看待,巴不得她在乔家万人骑才高兴?”陈六合脸上有着一抹轻蔑。 “你们自己说说,连王家的女人你们都保护不了,你们王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有什么意义?我看就是丢人现眼!”陈六合冷嘲热讽。 “够了,陈六合,我们王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头论足了?小瘪三,别他吗的不自量力!” 王金龙恼羞成怒:“女人不就是拿来让男人睡的吗?我们把王金戈送进乔家有什么不对了?她嫁入豪门,当了阔太,她应该感恩戴德,她就该张开腿让乔家人去睡,如果不是她故作清高,我们王家也不可能得不到乔家的太多资源,都怪王金戈那个贱人!” 陈六合脸上的笑容都充满了怜悯和鄙夷:“你的意思是,王金戈当初就该从了乔晨木那个大纨绔,然后再跟了乔云起这个第三代?最好陪乔家从上到下的人都睡个一遍?” 王金龙冷哼了一声,意思不言而喻:“在利益的面前,一个女人算得了什么?王家生她养她,难道她就不能为王家牺牲吗?她的脸蛋跟身体都是王家给的,当然要为王家去付出,这没什么不对!” “所以你们一直都心安理得,没有半点愧疚?”陈六合失笑的摇起了头:“啧啧,我一直以为我就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你们王家的人比我还要无耻,我今天也算是大开了眼界。” 顿了顿,他对王金龙勾勾手指头道:“你过来。” 陈六合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很灿烂,但在王金龙的眼中,却就像是一把锋芒四溢的利刃一般,寒彻刺骨,让他心脏都在抽搐。 “你......你想干什么?”王金龙心中发颤,脚步在后退。 --------------- 关于很多兄弟们提更新慢的问题,大红在这里解释一下,这段时间是特殊时期,等下个月,更新就会好起来的,大家再忍忍,并且下个月会有一段时间的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