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同归于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205章 同归于尽

陈**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很快就会有人杀到! “王八蛋,你这个人真的该挨千刀!总有一天活活被雷劈死!”洪萱萱无比气愤的说道,从这家伙口中说出来的话,永远是那么让人恼火! “有种现在就降下一道天雷把哥们劈死!我看你上哪去抓这么靠谱的救命稻草!”陈**打趣的说道。.. “我现在真的觉得,能跟你同归于尽,一点都不亏!”洪萱萱咬牙切齿!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倒是想得开,死都要占我一点便宜!但很抱歉,我可没兴趣跟你做一对苦命鸳鸯!” 陈**撇撇嘴说道,洪萱萱气得都在磨牙,随时都有一低头狠狠咬死陈**的可能性。 陈**背着洪萱萱狂奔,好在洪萱萱很清瘦,轻盈的没有多大重量,不然也会给陈**带来很多不便! 狂奔了很久,陈**终于来到山侧,他躲在一片杂草丛中观望,发现山下停了很多辆轿车,有许多人把手,这让他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果然跟我们猜测的一样,这片小山丘被他们的人给封死了!”陈**冷哼一声说道。 “现在怎么办?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次真的要被瓮中捉鳖了吗?” 洪萱萱凝重的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她和陈**两人是根本不可能冲出去的,一出现指定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还能怎么样?只能听天由命拖延时间了!”陈**舔了舔嘴唇,毫不犹豫的转头,朝着原路跑了回去。.. “你疯了?朝着这个方向跑,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包了饺子!”洪萱萱凝眉说道。 “呵呵,既然洪昊不想给我们活路,那我就杀出一条血路!以杀止杀最为有效!”陈**冷厉的道了一声:“我要让这些人只敢躲在山下,没有一个敢上山!” “他们有多少人,分部在哪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手里还有枪!跟他们硬拼,太不理智了!太危险,动辄就会丢掉小命!”洪萱萱非常冷静的说道。 “这片山丘区域不大,无处藏身,被他们找到更是只有死路一条!”陈**神情冰冷,速度一点都没有减缓! “既然这样,那就杀吧!看看这帮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陈**的目光中迸发出凛冽的杀机,他在树木荆棘中不断蹿动,身轻如燕灵活无边。 前方有异动传来,那是脚步声! 陈**感知极强,很远就听到了轻微的声响,他快速的找了个地方隐蔽,如一只正在等待猎物的猛虎一般,杂草遮盖了他和洪萱萱的身体,只露出了一双凶光凛凛的眼神! 人出现了,一行五人,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陈**屏住呼吸调整心跳,拉弦搭箭,瞄准一人,弓拉半月。 “嗖”尖锐的木枝从杂草丛中疾驰而出,瞬间就射穿了一个人的脑袋,巨大的力量把那人都给射得倒飞了出去,恐怖如斯! 射完一箭,陈**没有丝毫停顿,被这洪萱萱就急速狂奔,转移藏身地。 “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他们刚才所站立的位置,被打成狼藉,杂草全都被打碎了! “嗖!”奔跑中的陈**动作矫健,再次搭弓拉弦,整个动作毫无拖泥带水一气呵成,木枝再次射杀了一人! 陈**猛的一个急停,违背惯性原理般的折身而回! 一枚子弹,差之毫厘的与他的脑门飞驰而过,击打在了他身前的一颗树干上,树皮与木屑飞溅而起,溅在了他的脸庞之上,但是没能让他的眼睛有上一丝的眨动! “草!这枪法还有两下子!”陈**破口大骂了一声,一点都没有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觉悟,一边撒开脚丫子奔逃,一边娴熟的抬弓瞄准。 也就在这样奔袭反击且惊心动魄的经过当中,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一共五个枪手,全都被陈**射杀当场! 他用实力证明了冷兵器的恐怖之处,他的弓箭,快过了子弹! 要知道这还是一把东拼西凑出来的简易弓箭!如果用正儿八经的牛角弓、拉的是牛筋弦,一定会比现在的威力,还要大了十倍乃至数十倍! 洪萱萱很难去想像那种场景!因为那已经不是她所能想像得出来的恐怖! 她只感觉,被着她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杀神!一个杀人如屠狗一般轻而易举的杀神! 陈**跑到了一具尸体旁,捡起了一把手枪塞在腰间,又搜出一把匕首别在腰间! 最后拿起一把手枪丢给了洪萱萱,不忘提醒一声:“开枪的时候小心点,离我耳朵远一点!哥们可不想没被敌人的子弹打死,先被你误伤!” 这句话自然是玩笑成分居多,让得洪萱萱禁不住的翻了个他注定看不到的白眼! 在这个时候还有闲工夫开玩笑,这家伙的心扉可想而知的大! 不过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跟陈**在一起,她真的感觉到了生机越来越大,心中也越来越踏实,至少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 说不定,他们真的能在这种必杀局一般的情况下,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呢? “那你可要小心一点了,不要跟我摇头晃脑!指不定我一枪先打爆了你的脑袋!”洪萱萱冷不丁的说了句。 陈**一边奔跑一边道:“那赶紧把枪还给我!” “晚了!”洪萱萱挑了挑眉头:“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洪萱萱威胁般的就枪托敲了敲陈**的脑袋! “你能不能把你胸前那两盏大灯给收一收?压在我后心窝,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陈**忽然说道。 洪萱萱先是一楞,旋即怒不可遏,强忍着给陈**一枪的冲动,咬牙道:“陈**,我劝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这个时候还不忘尖牙利嘴!小心我一个想不开,跟你同归于尽!!!” “真是一个没有幽默细胞的娘们!苦中作乐才是最有风花雪夜的意境嘛!”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