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9章 精彩起(上)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9章 精彩起(上)

“还敢顶嘴?草,小子,我看你是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吧?你不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谁吗?想找死也也有个分寸!”又有人呵斥,剑拔弩张,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这时,满脸阴沉的王金龙忽然冷笑了起来:“你好大的胆子啊,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来你的命很大,乔家没宰了你?!” “他们倒是想宰我,但是他们乔家的刀磨得不够快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你的口气还真不小,看来上次的事情还没让你吸取教训?不知道什么人不该惹也惹不起吗?” 王金龙的心渐渐开始笃定,他觉得,既然乔家找过了陈六合,那么这个家伙就一定是知道了乔家的厉害,今天出现在这里,恐怕也只是个巧合,莫不是来给自己道歉的?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这家伙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来找麻烦,他倒也不是很怕,因为在这个场子里,他可不怕陈六合敢耍出什么花枪,且不说这里的老板手腕极强,跟他有着交情,就说周围那些纨绔们,估摸着也不可能看着他被人动而无动于衷。 说来说去,这里是他王金龙的主场,没理由怕了陈六合这么个外来者! “我当然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我又惹不起,但好像你不在这个名单里面?”陈六合笑着说道:“上次你跟我保证什么来着?不是说不会把矛盾激发到乔家那里吗?为什么乔家的人后来找上了我?” “就你这样的小瘪三,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既然乔家都找上了你,你还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是来道歉的,还是嫌自己活的太长?”王金龙很有派头的说道。 “道歉?”陈六合有些失笑的看着王金龙,这家伙似乎极度膨胀,自我感觉太好了一些:“道歉呢,肯定就不可能,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对我言而无信了,我想了好几个晚上,还是决定来找你聊聊人生。” 闻言,王金龙神色又是一沉,英俊的脸上满是不悦,松开身旁两女,他坐直身体,手臂在酒桌上一扫,丁零当啷的酒瓶子落地声,他颇有气势:“那就是说你是来找死的咯?” 他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旁人的注意,顿时,有几个雅座里的青年都豁然站了起来,他们都是这一片的纨绔,家里都多少有些底子,平常跟出手大方的王金龙关系都处的不错,这个时候看到王金龙似乎遇到了麻烦,自然需要表现,一下子,就围上来了十多个人。 “龙哥,什么情况?有不长眼的人触你眉头吗?你说句话,哥几个帮你弄死他。”有一个头发染成红色的纨绔子弟说道。 “这一片地段还有胆子这么肥的人吗?连龙哥都敢惹?罩子也不知道放亮一点,这大晚上的就要出来作死呢?”又一个纨绔说道,他不屑的看了眼陈六合跟苏小白,对王金龙道:“龙哥,有事你就吱个声,弄死人的事情哥几个不敢做,但是要弄残一两个人,咱还是轻轻松松可以摆平。” 一时间,剑拔弩张,陈六合和苏小白被人团团围住,那些纨绔们一个个的凶神恶煞满脸狂放,大多都是些一言不合就要开干的货色。 王金龙脸上的表情更为得意了,他歪着脑袋扫视陈六合:“敢到这里来找我,你还真算得上是勇气可嘉,难道来之前不知道打听打听我王金龙的分量吗?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不想走出去了?” 在人群合围之中,陈六合和苏小白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嗤笑与轻蔑,对这样的阵仗,他们早在十几年前就经常经历了,那时候没少在一些夜场里以少干多的,好像还没输过一次,要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才仅仅十岁出头。 这样的场面放到如今,他们只觉得异常可笑。 “呵呵,看不出来,你王公子在这里的人缘还挺好,看样子是我们失策了,来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好啊。”陈六合摸了摸鼻子笑道,无论是他还是苏小白,被这么多杀气腾腾的人瞪着,都没有丝毫的紧张,依然轻松自如。 “现在知道害怕了吗?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自量力了,屡教不改,太没有自知之明,或许你这种人,就要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有过惨痛教训,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你永远惹不起的。”王金龙大马金刀的坐着。 “小子,劝你最好乖乖跪下来给我龙哥磕几个响头,我龙哥要是高兴了,估计还能放你一马,不然你今天晚上想走出这里,不太可能。”有纨绔说道。 王金龙忽然拍了拍额头,嘲讽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我还差点忘了,你很能打,有恃无恐啊。” 有几个纨绔很有眼力劲的接过话茬:“能打?呵呵,哥几个就喜欢啃硬骨头啊,能打的好啊,这样才刺激,不过那有个卵子用?老子一个电话,信不信能让人把这迪厅都围了?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这两个狗比崽子淹死。” 陈六合轻轻点点头,看着王金龙道:“看你这么不友好的态度,就是没打算跟我坐下来好好聊聊人生咯?” “聊人生?聊你妈拉个比!”王金龙脸色忽然沉下:“上次那笔账,老子还没跟你好好算清楚呢,今天既然送上门来了,你就别想走着出去了,你现在老老实实给我跪下来,或许我等下还能让你身上的零件保存完整,不然老子让你这辈子都清清楚楚的记住这个晚上!” “我最讨厌恐吓,为什么偏偏有这么多人都喜欢恐吓我?真是伤脑筋。”陈六合笑着说道:“比人多,我们似乎还真比不过你们,但对付你们这样的臭鱼烂虾,两个人足矣。”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不如你现在给我跪下来,我就原谅你一次,然后我们好好谈谈?” “草,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动他,打到他跪下为止!”王金龙暴怒,一声令下。 登时,那些早就蠢蠢欲动的纨绔们哪里还忍得住?操酒瓶的操酒瓶,光膀子的光膀子,直接就动手了。 “嘿嘿,一共有二十个左右呢,人挺多,看来今天晚上要好好活动一下筋骨了。”苏小白冷笑一声,扭了扭脖子。 “你行不行?”陈六合笑问。 苏小白那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道:“六哥,全部交给我,你也帮我看看,我小白这些年有没有长进。” 陈六合很没心没肺的点点头:“被人打成狗头了我可不管,我丢不起那人。” “嘿,我要是连这两把刷子都没有,怎么敢说是狂人陈六合的兄弟?我自己都丢不起那人!”一句话刚落下,一个酒瓶子就砸了过来,苏小白很敏锐的侧身躲过,一脚就把一人踹飞了出去,一砸砸到一片。 “六哥,好好看着,我虽然没有你百人敌的变态,但这几个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丢下一句话,苏小白身上的铁血气质更加明显,直接朝那些纨绔冲了过去。 而陈六合这边,也有一些漏网之鱼,嗷嗷叫的对他张牙舞爪,对付这样跟手无缚鸡之力差不了多少的纨绔,陈六合很是干脆利索,脚下所站的位置都没挪动半步,抬起脚随便几下踹出,那四五人就倒飞了出去,清一色的爬不起身。 没有去看苏小白那边的战况,陈六合转头看着脸色惊诧的王金龙。 王金龙心中狠狠一突,他对雅座内的三名青年道:“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啊,弄死他,出了事我负责!” 几人虽然被陈六合的身手吓了一跳,可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们退缩,操起桌上的酒瓶子,怒吼的冲向陈六合。 这三个人在陈六合的眼中就跟几只蹦跶的蚂蚱差不多,被他轻描淡写的几下就扔飞了出去,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陈六合把控到位的力道,也足以让他们躺在地下半天爬不起来。 做完这一切,陈六合风轻云淡,他笑眯眯的看着王金龙,走进雅座,而那些早就吓的花容失色的妹子们则是惊声尖叫。 陈六合淡淡道:“还不滚出去?信不信我把你们一个个都扒光了衣服吊在大街上让路人欣赏?” 几个妹子被吓惨了,连忙慌不择路的逃跑而去,王金龙这个在她们眼中地位高如云端的贵公子都挽留不住。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在沙发上坐下,没去在乎不远处那正热火朝天、以一敌十的打斗,他淡然的看着王金龙那张惊恐交加的脸蛋,道:“怎么?对现在这个情况有些出乎意料?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还是在怀疑我的胆量?” 王金龙生生咽了下口水,他知道陈六合能打,但是没想到陈六合这么能打啊,六七个人啊,就这样被他抬抬手动动脚就弄翻了?一个回合就爬不起来了? 这些平常叫嚣得厉害的纨绔们,怎么就这么不中用?平常不都吹嘘自己打架多牛多牛能以一敌十吗?到这节骨眼关头,也忒他妈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