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狗血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193章 狗血头!

这一碰,不亚于歃血为盟的份量,当然,既然都是狐狸,就少不了心怀鬼胎的特点!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最为清楚! 两个人的单独密谈,谈的时间不长不短,半个小时左右,当周鸿和洪萱萱再次走进厅堂的时候,也并未发现什么异样! 但他们能够清晰感觉到,陈六合跟周灵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热络与融洽了,甚至他们从周灵的脸上,都能看到几分笑颜,从周灵的眼中,更是能看到赞许和欣赏! 这让他们无比诧异,都非常好奇那半个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陈六合给周灵下了什么迷魂汤,又说了什么花言巧语,竟能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博得周灵的友善与认可! 当然,这样的心思,也只能放在心底,无论是周鸿还是洪萱萱,都不敢主动开口询问! “六子,你觉得萱萱怎么样?”忽然,周灵没头没脑的问了句,而对陈六合的称呼,也很自然而然的从陈六合变成了六子,这是一种亲近,不会让人觉得唐突! “聪明有余,但喜欢自以为是,有点聪明过头的意思!” 陈六合淡淡瞥了洪萱萱一眼:“无论是大局观还是细节处,她都具备不错的能力!唯独容易出现聪明反被聪明误的短板!这或许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差距,男人沉稳,女人感性!” 周灵轻笑的看着陈六合道:“别装聋作哑,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此话一出,除了陈六合翻了个白眼外,周鸿和洪萱萱两人皆是皱起了眉头,特别是洪萱萱,就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疾声:“外公” 但周灵并不给洪萱萱说话的机会,只是看着陈六合,道:“直言!” “呃周老,我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我很郑重的问一句,只有这一个办法吗?”陈六合摸了摸鼻子,看向周灵问道。 “对洪门来说,名正言顺很重要!一个外人,何以谈家事?”周灵说道:“别的且不说,就说今晚的见面,就会落下诟病,足以让人大做文章!得不偿失!” “所以最好的办法,只有这么一个!也是为了以后行事方便!”周灵说道。 陈六合有些苦笑不得,下意识的再次瞥了洪萱萱一眼,只见洪萱萱正无比冷漠的看着他,她当然知道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深意,对此,她保持沉默! “既然这样,那我的意见似乎无关痛痒了!反正都是逢场作戏,我无所谓!”陈六合很坦然的说道。 “那好,从今以后,对外宣称,你陈六合便是我洪门女婿!以后你辅佐萱萱,便不会再有人敢废话半句!”周灵一锤定音的说道。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除了些许的无奈,便无其他反常情绪,让他以洪萱萱未婚夫的身份出现在洪门的大局当中,无疑是非常有利的! 以后做起事情来,也能够更加的得心应手!最起码便捷了太多!即便是洪昊,也休想在他陈六合身上做什么文章! 这一招,虽然下作,但不得不承认也足够高明!恐怕都能让洪昊吐血三升哑口无言吧? 洪萱萱的娇躯微微颤动了一下,牙关紧咬眉目深凝,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作为一个从来不缺少野心和野望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在这件事情上,她不可否认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也预示着,从今晚开始,她跟陈六合真正的绑在了一条船上! 对于陈六合这个有名无实的未婚夫,她虽然排斥,但却不会任性取闹!更何况,这还是她外公的指令,就更有不得她说半个不字了! 但又不得不说,生活中总是充满了诸多嘲讽,现实总喜欢跟人们开着一个个丧心病狂的玩笑!她竟然要对外宣称,她心中最痛恨的一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不管你们心中是怎么想的,逢场作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但游戏就要有游戏规则,不能因小失大!” 周灵提醒了一声,看似对陈六合说,其实是在给洪萱萱提醒,他清楚这个外孙女对陈六合恨之入骨的敌意! “放心吧,做戏做全套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既然答应了这个方案,我就会进入这个角色!”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无比戏虐的斜睨洪萱萱一眼:“娘们,以后可要记住了,在有人的时候,我就是你的男人!你现在这种看人的眼神要不得,看待自己的男人,一定要温柔!首先要让自己相信,才能让别人相信不是?” “王八蛋!”洪萱萱冷哼了一声,狠狠的扭过了头,不去理会陈六合的幸灾乐祸冷嘲热讽,强压下心中的腾腾怒焰! “六子,有件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萱萱的形势并不乐观!我们处于绝对的劣势!”周灵忽然说道。 “这个我心中有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长老阁中的长老,恐怕也只有你一人支持洪萱萱吧?其他三个都倾向于洪武天跟洪昊!”陈六合说道。 周灵毫不避讳的说道:“这点是必然的,洪武天是洪门正统,也是现任门主,自然有长老阁的鼎力支持!再加上洪昊也出自正统,依仗洪武天扶持,乃洪门大势!”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悲观!洪门四大长老中,有两个支持洪昊继任门主,一个则保持中立!而我则是反对!” “这也是洪昊为什么迟迟不能继任门主的原因之一!”周灵说道。 陈六合眯眼笑了起来:“不是绝对,就还有机可乘!没到最后一刻,谁又知道结果如何?这个世上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充满了变数!” “接下来的棋,该怎么走?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周灵不动声色的问道。 陈六合不假思索,道:“怎么走?很简单,我的小舅子都重伤垂危入院了,我这个做姐夫的人,自然不能够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