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7章 负心女!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7章 负心女!

“哥,我觉得你该去看看了,逃避不像是你会做的事情。”沈清舞轻声道。 陈六合沉默了,重新踩着三轮车,几秒钟后,才道:“嗯,会去的。” 沈清舞不再说话了,不一会儿,杭城大学那座气派恢弘的大门出现在眼帘之中,陈六合的目光也开始发亮,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女大学生。 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熟悉的长发,熟悉的职业套裙,仍旧是那张美到无法再去修饰的无暇脸庞。 陈六合精神一震,三轮车蹬的更加卖力,大吼道:“负心女,你别跑,今天总算是被小爷给逮住了吧。” 一声大吼中气十足,震动四方,所有人都把目光注视了过来,只见陈六合蹬着破三轮奋力向一道极美的倩影追去。 正准备走进学校的秦墨浓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吼,下意识的本不想去在意,可她感觉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旋即她的脑海中猛的浮现了一个令她每每想起都足以咬牙切齿的男人面孔,娇躯微微一颤,回头看去,果然看到那辆熟悉的三轮车,那个熟悉的无耻之徒。 负心女?秦墨浓一口恶气上涌,差点没气晕过去,感觉到周围投来的惊奇目光,她更是有些羞愤。 “哈哈,负心女,你跑啊,你躲啊,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的。”三轮车来到秦墨浓的身旁,陈六合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紧急刹车。 “大早晨的你发什么疯?谁是负心女了?你今天必须说清楚!”秦墨浓气不打一处来,反正看到陈六合,她就没有好心情,更别说陈六合这样公然污蔑她了。 “好你个秦墨浓,事情是你做的,好处也被你得了,当时那么舒服那么快活,转眼就不认人了?我真没想到,你仪表堂堂衣冠楚楚的,竟然会是这种吃干抹净就不认账的女人。” 陈六合满脸愤慨,旋即委屈:“早知道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那天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得逞。” 陈六合的声音不小,足以周围往来的学生听到,所有人都纷纷驻足,可谓是惊掉了一地眼球,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墨浓这个在他们心目中神圣无比的女神。 这话里的信息量好大啊,简直海量,莫不是他们学校的最美校长对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吗? 这口味也太重了点吧...... 秦墨浓拼命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可陈六合的这句话一出,她根本无法保持平稳的心境,当即差点没气得晕倒。 “陈六合,你别满嘴胡言乱语,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可要报警了。”秦墨浓深深吸了几口气,她决定捍卫自己的清白。 “报警?你还要报警?”陈六合更加来劲了,他一脸悲愤的对着周围的学生们哭喊道:“大家快来看看啊,看看你们的校长啊,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负心女,她不但伤害了我的肉-体,还刺痛了我的灵魂,让我纯净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可她自己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还要报警抓我,公理何在!” 这一嗓子下去,围观的人更多了。 秦墨浓急的都快哭了一样,她愤恨的瞪着陈六合,咬牙道:“陈六合,你有完没完?到底想干什么?”被陈六合这么一搞,那她以后在杭城大学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严形象不就瞬间倾倒了吗?还要落下个不知廉耻不检点的名头? 这是她无法接受的,所以她的恼火可想而知。 “你还问我想干什么?我还要问你想对我怎么负责呢。”陈六合拼命挤着眼睛,可也没见挤出一滴委屈的泪水。 “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能让你这样污蔑我?” 秦墨浓冷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倒想听听,我是怎么伤害了你的肉-体,又怎么刺痛了你的灵魂,还怎么让你的纯净心灵受到了创伤。” 陈六合愤然道:“怎么伤害的,你自己不知道吗?那是一个傍晚,夕阳余晖,我好心帮你,最后你却无情的伤害了我,你不但一笑而过,在晚上的时候,还不肯放过我,再次闯入我家,对我.......” 周围的学生们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墨浓,大家都是成年人,陈六合的话也说的太明白了,难不成他们的女神校长真的把眼前这个青年那啥啥了? 他们的心都碎了,这也太惊世骇俗了! “陈六合,你够了!说人话!”秦墨浓怒喝一声,她快要忍不住动手打人了。 “难道我说的不是人话吗?难道这一切不是你做的吗?”陈六合满眼促狭的说道,顿了顿,又道:“你敢说那天在西餐厅不是我帮了你,然后你不但不感谢,还动手揍我?然后还有脸去我家告状,这些你敢否认吗?” 闻言,周围的学生终于恍然大悟,禁不住对陈六合发出一阵嘘声,这无耻的家伙也太不靠谱了,说了那么一大堆有歧义的话,感情就是这么个破事? 害的他们的玻璃心都碎了一地,真以为他们的美女校长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呢。 “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搞得别人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秦墨浓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幸好这无耻的家伙还算有点良心,没有把她一黑到底,就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任谁估计都会想歪了。 如果真被这些学生误会了,那她以后在杭城大学的形象可就真毁了。 “你还想对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陈六合愤慨:“我就知道,秦墨浓,你是不是对我觊觎已久了?是不是一直都想对我下手?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得到我的!” 周围不知道有多人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家伙不要脸的可以啊,就他那样的也能入得了杭大女神的法眼? “陈六合!”秦墨浓凤目狠狠瞪着,一双粉拳都攥着,颇有种要跟陈六合拼命的架势,能把这位誉满杭大的女校长逼成这样,陈六合绝对独一份。 看到秦墨浓此刻快要气炸了的样子,陈六合心中都乐开了花,他得意洋洋的斜睨一眼,道:“说吧,准备怎么对我负责,或者说怎么赔偿?” “负责?赔偿?”秦墨浓咬着几个字眼,压低声音对陈六合道:“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你的意思就是概不认账咯?”陈六合不急不缓,笑道:“那也没关系,我明天就去做一个横幅,挂在杭大的门口,就说校长秦墨浓道德败坏,玷污了一个男人纯净的肉-体与心灵。” 秦墨浓气坏了,她怒不可遏的看着陈六合,内心满是无奈的发现,她竟然对这无耻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于一个毫无道德底线,毫无羞耻心的无赖来说,似乎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制衡,而且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像陈六合这样的人,绝对能够做得出那种没有下限的事情来! “清舞!”无奈之下,秦墨浓把求助的目光投降了始终恬静的沈清舞。 沈清舞回应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笑容,轻声道:“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不参与。” 秦墨浓有些悲凉的轻叹了一声,恶狠狠的看着陈六合,妥协道:“说吧,你想怎么样?要我怎么赔偿?”摊上陈六合这么一个人,她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陈六合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嘚瑟,像是在说,哥们还收拾不了你一个小娘们?这一下又是把秦墨浓气得不轻,不过为了不被陈六合胡搅蛮缠,她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既然是要道歉赔偿,那怎么着也得有点诚意吧?先摆一桌道歉宴不过分吧?”陈六合歪着头问道。 秦墨浓咬牙点头,面若寒霜:“可以。” 陈六合满意的点点头:“至于怎么赔偿,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陈六合,你这个大无赖,这次算你赢了,但你以后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跟你没完。”秦墨浓低声警告。 陈六合掏了掏耳朵不以为然,秦墨浓又道:“把清舞抬下来吧,我陪她进去,你这种人,还是别进我们学校的好。” 陈六合哈哈一笑,难得的没有反击,占了便宜就收工的觉悟他还是有的。 看着陈六合蹬着破三轮渐行渐远,秦墨浓满肚子的怨气仍是无法消散,她有些苦笑的看着沈清舞道:“清舞,你这偏爱偏的也太过分了,陈六合那样欺负我你也不帮我说句话。” 沈清舞笑笑,道:“墨浓姐,还记得那晚我们说过的话吗?既然你不相信,那你连独自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吗?” 秦墨浓微微一怔,旋即失笑,道:“你这丫头,对你那位无耻下流的哥哥倒是很有信心,就这么肯定你墨浓姐会栽在他的手上?” 秦墨浓对陈六合的评价没让沈清舞脸上出现半点波澜,她轻笑不语。 秦墨浓推着沈清舞向校园内走去,她道:“我还是那句话,陈六合的身上每一处都让我感到厌恶,我看不出他有半点闪光的色彩。” “这证明你一点都不了解他。”沈清舞淡淡道,秦墨浓一脸无奈,不以为然。 ------------ 三点钟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