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6章 狂妄至极!(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6章 狂妄至极!(求鲜花!)

赵江澜惊诧的看着陈六合,不明白陈六合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六合笑着继续说道:“转机往往都是拥有蝴蝶效应的,一个转机出现,就会有大把转机出现,你一旦打破眼下僵局,你的名字将会出现在更多人的眼里,那时候,有敌,但谁敢保证没有友?” 陈六合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地方是铁通一块的,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某个人某个集团只手遮天!” 一句话,仿佛让赵江澜眼界顿开,心中的迷雾也豁然开朗。 陈六合说的没错,想要打压他们赵家的人是很强大,强大到他赵江澜无法撼动,可再强大的人,也不可能只手遮天啊。 他现在改变不了赵家的尴尬处境,完全是他赵江澜的能力不够,或者不是那么耀眼,并不能引起某些大佬的注意。 一旦他表现出出众的能力,恐怕眼下的形势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木秀于林迎来的不一定是风必摧之,也有可能是鹤立鸡群! “说是说的简单,但这个契机谈何容易?”赵江澜不是那么乐观的说道,当他看到陈六合脸上的莫名笑容,他心中猛然一动,道:“六合,你心中是不是有了什么破局的办法?有就赶紧说出来,别吊胃口。” “机遇越大风险越大的道理你应该懂得,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量了。”陈六合缓缓说道。 赵江澜没好气的瞪了陈六合一眼,苦笑道:“风险?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处境,我害怕什么风险吗?连你我的敢招惹,我还怕什么?” 陈六合掏出一根烟,点燃,赵江澜这个不会抽烟的家伙居然破天荒的伸手要了一根,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等待陈六合下文。 “乔家,敢不敢动他一下?”陈六合笑问,这句在杭城来说足以吓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胆子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那般的轻描淡写。 这句话让赵江澜被浓烟呛到了喉咙,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他惊骇的看着陈六合:“你刚才说什么?” “动乔家!”陈六合笑吟吟的重复一遍。 赵江澜的表情无比精彩,他打量着陈六合,半响后才道:“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在杭城你想动乔家?” “乔家怎么了?只手遮天吗?”陈六合依旧那副懒洋洋的态度。 “只手遮天倒是谈不上,不过在杭城地界上,我似乎还真没听谁说过敢动乔家。”赵江澜深深吸了口气说道,陈六合的建议对他来说,有些惊世骇俗了,完全超乎了他的想像。 不是杭城人,不会明白乔家的地位到底有多么恐怖,商、政、黑三道,他们可以说通吃。 这个在杭城扎根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家族,早就已经跟这座古城融为一体,方方面面都盘根错节,还真没几个人知道乔家的实力有多强,底蕴有多厚。 “别人不敢动,难道我陈六合也不敢动了吗?”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说道。 赵江澜又是一震,这才想起了陈六合的身份,是啊,有什么事情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敢做的吗?他的狂人之名可不是空穴来风,就据他所知有关于这年轻人的那些事情,哪一件又不是惊心动魄了? “陈老弟,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赵江澜苦笑不跌的连连摇头,这可不是儿戏,乔家可以算得上杭城最不能惹的豪门之一了,一个不好,就容易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不敢了?”陈六合笑问道,倒没有因为赵江澜的态度而有所不悦,毕竟他自己可以疯狂,却没有理由要求任何人跟他一起疯狂,虽然他觉得要动乔家这件事情并算不上有多疯狂。 “你真要动乔家,你觉得我还有选择的权力吗?”赵江澜摇摇头。 “当然有,你可以选择隔岸观火。”陈六合平平淡淡的说道,不温不火。 赵江澜再次苦笑:“在隔岸观火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情是不是也就烟消云散了?” 陈六合说道:“你错了,我们之间本身就没有什么交情,至少是现在还没有交情,顶多算得上是利用关系,你想成为我手中的一张牌,我便如你所愿,仅此而已。” “那我由衷的希望,你不要打出一手臭牌。”赵江澜轻声说道,这句话,已经证明他做出了选择。 陈六合歪头轻笑:“决定了?不再仔细考虑考虑?” “不必考虑了,我起码知道历史上的悲剧人物多都出自墙头草,我可不想步了他们的后尘。”赵江澜说道:“正如你所说,想要改变赵家的现状,必须要剑走偏锋了,破釜沉舟也不失一个好选择,何况还有你这艘大船在前面遮风挡雨。” 顿了顿,他忽然问道:“不过我真的挺好奇,为什么会是乔家?” “因为我不太喜欢别人威胁我,而乔家又不知死活的跑到我面前来装逼,所以我决定在老虎的屁股上摸一把,看看是他一口把我咬的偏题鳞伤,还是我能一脚把他踩在地上,让这头猛虎在我的脚下跟狗一样温顺。”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 “你很狂妄,是我见过最狂妄的人,狂到了骨子里,没救了。”赵江澜打趣了一声,又道:“不过我相信你是自信,而不是自负!” “为什么这么肯定?”陈六合笑问。 “因为你如果是个自负的人,你绝对不可能活到现在。”赵江澜笑道:“你能活下来,并且活得这么逍遥自在,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很显然,你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一些。”陈六合不可否认的耸耸肩。 “我希望,这一次的豪赌过后,我们能有一点交情。”赵江澜道。 “如果你们赵家没被乔家碾压成渣的话。”陈六合笑着。 赵江澜耸耸肩,没在说什么,而是摆了摆手就钻进了车里。 看着黑色奥迪融进了车流,陈六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苏小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么快就把别人忽悠了?” “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他该怎么选择。”陈六合说道。 “不得不说,他的魄力和胆气挺大,这样的人不是死的很惨,就是绝处逢生。”苏小白对赵江澜做出了一个评价。 “那你觉得他会是哪一种?”陈六合笑问。 “我觉得不管你和乔家的博弈结果如何,赵家都能安然无恙。”苏小白道。 “为什么这么说?”陈六合笑容很浓。 “因为你不会让赵家出事。”苏小白肯定的说道,陈六合兴趣浓郁,苏小白笃定道:“因为小妹的学生是赵如龙,你可以不在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但一定会在乎小妹的喜怒哀乐,哪怕小妹并不在乎。” 陈六合没有说话,但脸上却绽放出了异常好看的笑容。 在一排豪华轿车堆里,推出了自己的三轮车,陈六合很潇洒的一步上位,苏小白也没脸没皮的跳上了车斗。 “你不是开车了吗?”陈六合回头看了一眼。 “我跟你回去,看看小妹。”苏小白说道。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赶紧滚下去,你的呼噜声惊天动地,上次差点没把我的屋顶掀开。” “没事,我知道六哥不会嫌弃我。”苏小白脸皮极厚。 ...... 第二天大早,陈六合骑着三轮车送沈清舞上学,途中,恬静如止水的沈清舞抬头看着陈六合:“哥,林爷爷问你什么时候才肯去看他。” 正卖力蹬车的陈六合神情一怔,旋即恢复了玩世不恭,随口道:“你转告那老头,该去看他的时候自然就去了。” “其实你不用愧疚,没送到爷爷最后一程,不是你的错,林爷爷没有怪你。”沈清舞轻声说道。 陈六合道:“现在这模样去了也是让那老头嘲笑,不去。” 沈清舞抿着嘴唇,她知道,陈六合没能给爷爷送终,心中一直愧疚,也一直在自责,他觉得他没脸去见爷爷生前的挚友林秋月。 “林爷爷说了,再不去陪他下棋,他就要杭城大学对你发动禁足令了。”沈清舞声音平淡的说道。 “啥玩意?”陈六合顿足,回头看着嘴角含笑的沈清舞,他瞪大眼睛道:“那老头还有脸找我下棋?就他那臭棋篓子的水平,哪一次不是被我杀得丢盔卸甲?这老头够可以,年纪越大心气还越高。” 这句话让的沈清舞都不禁莞尔一笑,能把一个拥有围棋业余七段实力的人说成是臭棋篓子,恐怕除了中段以上的职业棋手外,别人还真没那么大的口气。 可偏偏这话就是从陈六合口中说出来的,说的底气十足,而且他偏偏还就不是一名职业棋手。 但这话却一点也没让沈清舞觉得好笑,她只是觉得有趣而已,因为这个对于她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没有吹牛! “小妹,你回头帮我告诉那个老头儿,让他一大把年纪了别没事喜欢找虐,无论是围棋还是象棋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向我挑战!你让他还是老老实实练他的书法就完了,省点心。”陈六合大喇喇的说道。 --------- 今天有三章,鲜花满50加更!

上一篇   第0115章 小聚

下一篇   第0117章 负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