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京城来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163章 京城来电

“周老大,今晚的风声挺大,外面很热闹啊!”听到周鸿的话,陈六合嘴角扯出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他躺靠在病床上,惬意的翘着二郎腿! “是啊,今晚是挺热闹的,陈老弟又演了一出好戏啊!当着洪昊的面,硬生生逼死了他的舅舅段安楠,光是这一手笔,京南就鲜有人能够做到!” 周鸿笑吟吟的说道:“最让人大快人心的是,连尸体都留下了!今晚无疑是让洪昊吃了一个大亏,颜面尽失!” 闻言,陈六合笑容更甚,道:“我所做的这些,跟周老大的大手笔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陈老弟,这话从何说起?我做了什么值得让你称道的事情吗?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周鸿语气平缓的问道,带满了疑惑! 陈六合轻轻挑了挑眉头,瞥了眼把耳朵凑到电话旁偷听的徐从龙,才对周鸿道:“周老大,就凭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畏首畏尾吗?” “你不会不知道谭志杰的死讯吧?”陈六合轻描淡写的问道。 “哦,陈老弟说的是这件事啊!我刚刚收到了消息,的确令人震惊!堂堂谭家少爷在京南遇到这种意外,委实让人心痛啊!我也感到很遗憾!” 周鸿语重心长的说道,顿了顿,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这件事情,对陈老弟来说,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吧?毕竟对立者丧命!” “好事的确是好事!但我现在只想知道一点,这件事情应该跟周老大你有关系吧?”陈六合慢悠悠的问道。 “陈老弟说笑了!都说了是意外!怎么可能跟我有关呢?”周鸿道:“陈老弟,我们不必纠结是意外还是人为!过程不重要嘛,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对我们有利,就足以!不是吗?” “呵呵,看样子周老大还是信不过我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陈老弟言重了,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不为人知!有一种诚意,没必要表明,朋友之间心领神会就足够了!你说呢?”周鸿不温不火的说道。 “还是周老大有手段!我对你刮目相看!佩服!”陈六合笑意盎然。 两人没了多久,便挂断了电话。 徐从龙愣愣的看着陈六合,道:“六子哥,这件事情不会真的就是周鸿干的吧?如果是,他吗的,这家伙的胆子也忒大了,敢弄死谭志杰,给洪昊下套子!他只是洪门的战门门主而已,他不想活了?惹急了洪昊,分分钟灭了他!” 陈六合轻笑一声:“什么叫周鸿干的吧?这件事情一定是他干的!放眼京南,也就只有他有这个胆量和动机!” 陈六合的语气十分肯定,当然,让他如此笃定的,不仅仅是周鸿刚才那一袭满含深意的话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他从电话内,感受到了另一道轻微的呼吸声,从呼吸声来判断,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呼吸! 而在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周鸿身边的女人,除了是他的姘头,就一定是洪萱萱! 陈六合自然更倾向于后者! 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这两个人还在一起商量事宜,很显然,今晚出现了什么大事或者说他们做了什么大事! 例如暗杀了谭志杰! 想起了周鸿前几日跟他说的,一定会给他一个有诚意的交代!陈六合禁不住失笑了一声,这个交代,的确算得上是非常非常有诚意了! 用谭志杰的命,来做为洪萱萱道歉的筹码,这一点,陈六合没理由不满意! 听到陈六合的话,徐从龙咽了一下口水,道:“这他吗的,这帮人真是猖狂啊,当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得出来!” 陈六合洒然一笑:“这句话你说对了!他们本就行走与黑暗当中!在暗地里,还真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只是看一件事情所得到的好处够不够大罢了!” 说罢,陈六合打趣了一声:“所以,你以后出门可也要小心,别以为有老头罩着你,你就能横行无忌,小心哪天也被人下了黑手!特别要提防洪昊!” 徐从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中闪过一丝心怯。 陈六合摇头失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放心吧,洪昊还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杀了你,对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只会惹来灾难!他那么精明的人,不会连这笔小账都算不清楚!”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就没去理会徐从龙了,而是在脑子里想着这次事件所会带来的后果! 谭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追查到底!但周鸿做事,陈六合还是比较放心的,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唯一需要担忧的就是,他陈六合能想到的东西,洪昊基本上也能想到! 所以洪昊一定能猜测到,这件事情就是周鸿和洪萱萱干的!这无疑会让他勃然大怒! 这会让他很可能提前对洪萱萱下杀手!甚至不惜把之前的布局和考量全都推翻! 在陈六合想事情的时候,徐从龙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徐从龙对陈六合说道:“六子哥,那个肇事司机找到了,不过人已经死了!被人谋杀!明显是杀人灭口!线索到这里彻底断了!” 闻言,陈六合意料之中的点点头,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周鸿未免也太无能! 突然,陈六合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来自京城的陌生号码,这让他的眉头不由紧紧蹙了一下! 他跟京城那边已经没有任何的联系,突然有个京城号码打进来,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陈六合,谭志杰死在了京南,这笔账该怎么算?”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个无比沉冷的声音,明显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听到这个并不算得上非常陌生的声音,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你们谭家的人死了,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谁知道他在外面惹上了什么仇家?或许又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