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针尖麦芒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156章 针尖麦芒

段安楠语无伦次的说道:“不但跟洪昊没关系,跟别人都没有关系,我是被逼的!是那些人逼我跟他们合作的,不然他们会杀了我,他们会杀我全家!不管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听到这话,陈六合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声,对徐从龙摆了摆手,徐从龙一脚就把段安楠踹进了水池当中,伸手把段安楠的脑袋按在了水池内。 段安楠奋力扑腾,但在徐从龙的控制下,却也是挣脱不开! 几秒种后,徐从龙才松开了手,快要窒息的段安楠跟个落汤鸡一样不断咳嗽着! “现在脑子清醒了一些吗?如果不想多受苦,就乖乖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你的命不值钱,杀了也就杀了!但那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所以你也别逼我,好吗?”陈六合幽幽道。 “真的与我无关啊,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去找那帮人啊!”段安楠语气颤颠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对徐从龙说道:“从龙,把他手指切掉两根,再不说实话就一直切,直到他说为止,我不想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徐从龙二话不说,狞笑的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不顾段安楠的恐慌求饶,直接切下了对方的两根手指! 桑拿房内都传荡着段安楠杀猪般的惨嚎声! “还不说?很好,看来你还很有骨气!或许是洪昊在你心目中的份量太重了?”陈六合眯了眯眼睛说道。 不给段安楠说话的机会,陈六合示意徐从龙继续,徐从龙再次切下了段安楠的两根手指!他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做起这样血腥的事情来,也是熟门熟路。 直到把段安楠左手的手指全部切光,段安楠都昏死了过去,他都没开口! 冷水浇头,段安楠幽幽醒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嘴唇都在颤抖,他看着陈六合道:“我是洪门的人,你敢这样对我,洪门不会饶了你!你等死吧!” “呵呵,求饶不行,就想跟我玩横的?洪门算个屁啊?惹到我,天王老子也没用!”陈六合嗤笑的说道:“到现在还以为洪门的身份能救你吗?太天真!” “段安楠,我不光知道你是洪门的人,我还知道你是洪昊的舅舅!可我照样动你了,你又能如何?”陈六合笑吟吟的说着。 “去你吗的,陈六合,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动我,你活腻了!你等着吧,洪昊不会放过你!”段安楠恶狠狠的说道,他虽然害怕,但想让他出卖洪昊,他还是没那个勇气的。 当然不是因为洪昊是他的外甥,而是因为洪昊比起眼前这个陈六合来,要可怕了太多! 他宁死不屈,或许洪昊还能救他!如果他把洪昊给抖出来了,那么他就是必死无疑! 这笔浅显的账,他还是算得清楚! “说来说去,你还是觉得洪昊比我牛逼!”陈六合失笑一声。 随后,他接着道:“其实今天你说不说,都无所谓!那不重要!既然你觉得洪昊能救你,那不如我就把洪昊叫过来,我看他是能救你,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趴在我脚下!” 说着话,陈六合就拨打出去了一个陌生号码,几秒后,电话接通,陈六合言简意赅的说道:“五洲大酒店八楼,丁香桑拿房!段安楠在这里,我等你来!” 说罢,他不给洪昊回答的机会,就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六哥,你把洪昊喊来,这......”莫威迪蹙了蹙眉头说道,有些担忧。 “不把洪昊喊来,今晚我们玩什么?玩一个段安楠?他的段位太低了,根本不够格!”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顿了顿,又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敢把洪昊喊来,就不怕他跟我玩什么幺蛾子!京南可不仅仅是他洪门的京南!这件事情我们才是受害者,哪有被人欺负了还要怕别人继续找麻烦的道理?” 等待是漫长的,桑拿房内很安静,陈六合也没有丧心病狂的对段安楠继续施暴。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洪昊亲自赶来了,他带来的人不多,也就七八个而已,有两个贴身保护他的老者,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两人是高手! 其余的六个人,清一色的魁梧壮汉,脸上都有着凶悍之色,看得出,皆是狠角色! 桑拿房内的情况,让洪昊的神色微微一沉,特别是看到躺在地下抱着断掌的段安楠以及地下的血泊与断指,他的眼睛都微微凝了一下。 “陈六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段安楠跟我的关系!今晚的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不会让你站着离开这家酒店!”洪昊盯着陈六合说道。 闻言,陈六合再次失笑了起来,道:“洪昊,你倒是会反咬一口!这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吧?如果你们今晚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陈六合指了指地下的段安楠,道:“我保证他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他又指了指洪昊道:“至于你能不能走着出去,可就要看你带来的这几个保镖,有没有那个能力护住你了!” “陈六合,我现在严重警告你,你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做是你能够肆无忌惮的资本!一旦我失去了耐心,你要试想一下后果和你所会承受的下场!”洪昊凝目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想想今晚的事情你该如何脱身才好!”陈六合争锋相对!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仿佛都有电光火石擦出,谁也不怕谁,谁也不想退步! 停顿了两三秒,陈六合再次开口:“废话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今晚我为什么会找到段安楠,又为什么会把你喊来,我想你心里一定很清楚才是!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解释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六合,你不要为你自己犯下的恶行找借口!”洪昊说道。 陈六合冷笑连连,嘲讽道:“想要让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去承认一个事实,的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就像是你永远无法把一个装睡的人叫醒一般!”

上一篇   第1155章 上门讨债

下一篇   第1157章 弃之不顾